標籤  |  苦難

困境中仍同在

我們教會有位弟兄的家慘遭祝融,一家六口只有他和兒子僥倖生還。他的妻子、母親和兩名稚子都喪生火場,而他自己也需住院治療。遺憾的是,諸如此類令人心碎的事件一再重複上演。每當這些不幸的事情發生時,人們都會問一個老問題:好人為何會遭遇壞事?眾所周知,這個老問題至今仍沒有新的答案。

生命的試煉

我朋友的父親被確診罹患癌症,但他在化療期間成為基督徒,而他的癌細胞也消失了。可惜18個月後他的癌症復發,情況比之前更嚴重。面對癌症復發的事實,他和妻子雖然有擔憂也有疑問,但因為他們在首次病發時,經歷到上帝大能的看顧,所以他們仍忠心地信靠上帝。

受盡煎熬

葛尼斯在他所寫的《一生的聖召》中提到,英國前首相邱吉爾和幾位朋友在法國南部度假,他們在一個寒冷的夜晚坐在壁爐邊取暖,邱吉爾凝視著松木被火燃燒,發出劈啪的爆裂聲。突然,他以一貫的咆哮聲調說:「我知道松木為什麼會發出爆裂聲了,因它正被火燃燒、受盡煎熬,我也曾有這種經歷。」

受苦有目的?

秀芬發現自己的腎功能衰竭,必須靠洗腎度過餘生,這令她不禁想要放棄。單身且已退休的她已信主多年,她看不出以這樣的方式延長生命有何意義。但朋友們都鼓勵她繼續忍耐,按時定期去洗腎,並信靠上帝。

盼望為上策

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最喜歡的橄欖球隊已經連續輸了八場比賽,晉級的可能性極低,但我還是盼望他們能贏球。他們的教練每週也調整戰術,但還是無法使他們獲勝。我和同事閒聊時說,僅僅期待贏球並不能保證勝利,我開玩笑說:「盼望並不是一種策略。」

安全堡壘

我們幾兄弟在西維吉尼亞州長大,住家就在樹林覆蓋的山坡上,繁茂的林木讓我們充分發揮了想像力。那些在故事和電影裡的場景,像泰山在藤蔓上晃蕩,或是像《海角一樂園》裡羅賓森家族的樹屋,我們都玩得不亦樂乎。我們最喜愛的是建造堡壘,然後假裝自己已安全不受攻擊。多年後,我的孩子們也用毛毯、床單和枕頭來建造自己的「安全堡壘」,抵禦假想的敵人。看來,想要一個安全的藏身處,實在是人的天性。

有把握的盼望

在1940年代日本侵華時期,華理士(William Wallace)醫師到中國梧州從事醫療宣教。當時,他是思達醫院的負責人,為了避免步兵不定時的攻擊,他要求醫院將他的醫療設備搬上駁船,成為往返河面的行動醫院,繼續救治民眾。

陪兒拔牙記

我真沒想到,在牙醫診所竟能深刻體會天父的心情,但我確實經歷到了。那天,我陪10歲的兒子去看牙醫,他有顆尚未脫落的乳牙下面長出恆齒。除了把乳牙拔掉之外,別無他法。

愛心疲乏

安妮.法蘭克(Anne Frank)所寫的《安妮日記》聞名於世,日記描述她跟家人在二戰期間躲藏兩年的生活點滴。後來,她被關進納粹集中營,與她同在一起的人說:「她從未停止為人流淚!」對所有認識她的人來說,有她在身邊就是一個祝福。因此,有位學者認為,安妮始終未曾「愛心疲乏」,意即她對人沒有失去憐憫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