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苦難

為何是我?

有一本談論機率的書提到,每一百萬人中就有一人會被閃電擊中;每兩萬五千人中就有一人會因面對巨大的打擊或損失,而患上「心碎症候群」。書中每一頁都在論述成堆的各種不同機率問題,但卻無法回答:「若我們就是不幸的那一個該怎麼辦?」

懷疑與信心

銘德在劇烈的頭痛中醒來,原以為又是偏頭痛發作,但沒想到一下床就暈倒在地上。他被送進醫院,醫生說他中風了。經過四個月的復健,他逐漸恢復思考和說話的能力,但走路時仍會疼痛且一瘸一拐的。他時常在絕望中掙扎,但卻從約伯記中得到極大的安慰。

從水中經過

電影《烈火邊境》講述了美國南北戰爭期間,紐頓·奈特(Newton Knight)因支持解放黑奴而逃離南軍,並率領一些南軍逃兵和奴隸組成反抗軍抵抗奴隸主。許多人視奈特為英雄,但在他開始叛逃時,兩個奴隸曾救了他一命。那時他的腳受了傷,這兩個奴隸把他帶到沼澤地並照顧他,後來也有其他的叛軍陸續加入他們組成反抗軍。若這兩個奴隸當時離棄奈特,他肯定無法存活,更不可能成為英雄。

死囚的喜樂

在1985年,安東尼.辛頓(Anthony Ray Hinton)被控謀殺兩位餐廳經理。雖然當時他正在離案發現場好幾公里以外的地方,但他被人設局陷害,最後被定罪並判處死刑。在審訊的過程中,他原諒了那些謊稱他是兇手的人,還說儘管審訊是如此不公義,他仍感到喜樂。他對這些誣告他的人說﹕「我死後會去天堂,你們會去哪裡呢?」

即使

在2017年,颶風哈維重創美國。為了幫助和鼓勵受難的災民,我們一群人便前往災情嚴重的休士頓,希望為這些被颶風破壞家園的人略盡綿薄之力。當我們和災民站在殘破的教會大樓和倒塌的房屋內,我們自己的信心面臨了極大的挑戰,但同時也更加堅定。

為主辛勤苦幹

威廉·克理(William Carey,1761-1834年)在英國的鄉村長大,同鄉的人可能都想不到他日後會有如此成就,甚至被譽為「近代宣教士之父」。克理的雙親皆為織布工,他自己則是個鞋匠,也曾當過短期的教師,並自學希臘文、希伯來文和拉丁文。多年後,他實現了去印度宣教的夢想,但卻面對極大的困難。他的兒子離世,妻子因受打擊而精神失常,而他服事多年的民眾對福音依然冷淡。

轉瞬即逝

朋友小佩突然離世的消息,讓我驚覺死亡是那麼真實,生命是那麼短暫。小佩是我兒時好友,在一場因道路結冰而導致的交通意外中不幸罹難,逝世時年僅24歲。她在一個破碎的家庭長大,那時她似乎各方面都剛有好轉,而且也才剛信主,怎能這麼快就離開人世?

上帝更偉大

南非一位森林保護區巡邏員錄下一段令人難以置信的影片:兩隻蜜獾與六頭獅子搏鬥,蜜獾不顧己方勢單力薄,奮勇抵抗體型比牠們大十倍的獅子。獅子原以為兩隻蜜獾是手到擒來,但影片最後卻看見蜜獾大搖大擺地離開了。

困境中仍同在

我們教會有位弟兄的家慘遭祝融,一家六口只有他和兒子僥倖生還。他的妻子、母親和兩名稚子都喪生火場,而他自己也需住院治療。遺憾的是,諸如此類令人心碎的事件一再重複上演。每當這些不幸的事情發生時,人們都會問一個老問題:好人為何會遭遇壞事?眾所周知,這個老問題至今仍沒有新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