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衝突和對質

難相處的人

露西·沃斯利(Lucy Worsley)是英國歷史學家,也是電視節目主持人。身為公眾人物,她有時會收到一些令人難受的郵件。她因為有輕微的語言障礙,所以捲舌音的發聲不準確。有名觀眾寫道:「露西,我直話直說,拜託妳改善妳的懶音,或乾脆刪掉妳稿件中所有捲舌的字詞。我真受不了妳的節目,這種口齒不清的說話聽了就讓人生氣!達倫」

投靠祂

喬治·懷特菲爾德(George Whitefield,1714-1770年)是歷史上極具天賦和影響力的佈道家,帶領成千上萬的人歸向基督。但是他的一生並非毫無爭議。例如,他為了可以有更多的聽眾而在戶外講道,有時會被人批評。這些人質疑他的動機不單純,認為他應該安分地在教堂內講道就好。但懷特菲爾德的墓誌銘可以讓我們看到他對這些批評的回應:「我會耐心地等候審判之日來證實我的為人。我辭世以後,墓誌銘只要寫下:『喬治·懷特菲爾德長眠於此,他在世為人如何,到審判之日即見真章。』」

慈愛地糾正

五十多年來,父親在編輯工作上致力追求卓越。他不僅仔細挑錯,還使文章更加清晰流暢,且更合乎語法和邏輯性。我父親總是用綠筆而不是紅筆來做修正。他覺得綠色的筆「比較友善」,紅色的刪除線可能會傷害新手或不太有自信的作家。他的目標是溫和地告訴對方更好的表達方式。

化解衝突

在知名的荷蘭科學家亨德里克·勞倫茲(Hendrik A. Lorentz)的葬禮上,愛因斯坦於致詞時,並未提及他們在科學方面的歧見,反倒讚揚勞倫茲這位備受敬愛的物理學家,寬大仁慈且以謙遜公正待人。愛因斯坦說:「大家都樂於跟隨他,因他們感受到勞倫茲不會支配人而是儘量幫助人。」

面對批評

嚴厲的話會傷人。所以我一位得獎的作家朋友,在面對批評時,常感到萬分糾結不知如何回應。他的新作品獲得五星評價和一個重要的獎項,但一位頗具聲望的雜誌審稿人一面讚揚他的書寫得很好,卻又明褒暗貶地給了嚴厲的批評。這位作家轉而向朋友求助:「我該怎麼回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