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天下午,我花了兩個小時參觀一個畫展,主題為父親與他的兩個兒子:饒恕的藝術。在那裡,所有的畫作都環繞著耶穌所說的浪子的比喻(參閱路加福音15章11-31節)。其中,我覺得愛德華.羅傑(Edward Riojas)的畫作《浪子》尤其震撼人心。畫作描繪了誤入歧途的浪子,穿著破舊的衣裳,垂頭喪氣地走路回家。在他背後是一片死亡之地,他剛踏上小徑,父親已激動地奔向他。在那幅畫作底下,寫著耶穌所說的話:「相離還遠,他父親看見,就動了慈心。」(20節)

我深深被這幅畫作感動,再次體會到上帝永不改變的愛如何改變了我的生命。在我遠離祂的時候,祂卻沒有離棄我,反倒不斷地尋找、關注並等待著我。上帝的愛雖世人不配得到,但從未改變;祂的愛雖不被世人看重,但從未收回。

我們都犯了罪,但天父卻展開雙臂迎接我們,就像那比喻中的父親,擁抱他那誤入歧途的兒子。父親還告訴僕人說:「我們可以吃喝快樂。因為我這個兒子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23-24節)

今天,上帝依舊為那些回轉歸向祂的人歡欣喜樂,這是多麼值得歡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