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有一次,我在某個晚宴中有幸能坐在佈道家葛理翰(Billy Graham)的身旁,這讓我畢生難忘。當時我覺得與有榮焉,卻也為該說些什麼才恰當而感到緊張。我想,如果問他在佈道生涯中最喜歡的是什麼,或許會是一個很有意思的開場白。然而,接著我竟然傻呼呼地向他建議可能的答案:是被各國總統、國王或女皇接見嗎?還是向全世界數百萬人傳福音呢?

葛理翰牧師沒等我說完各種猜想,就回答了我。他毫不猶豫地說:「我最大的喜樂莫過於親近耶穌,感受到祂的同在、得著祂的智慧,並讓祂引導和指教我。」當下我立即感到十分羞愧,並且深受激勵。我感到羞愧,因為我相信自己的答案不會和他一樣;深受激勵,因為我渴望那也能成為我的答案。

保羅也和葛理翰牧師有同樣的感受。當他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時(腓立比書3章8節),就發現他自身那些所謂偉大的成就,都是毫無價值的。試想,如果我們全心愛慕耶穌並與祂密契,你我的生命會是何等豐盛美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