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查看所有
Alyson Kieda

柯愛莉

柯愛莉擔任《靈命日糧》的編輯已超過10年,也有超過35年的編輯經驗。愛莉自幼熱愛寫作,她很開心能為《靈命日糧》撰寫文章。她的三個孩子都已成年,且兒孫滿堂。她喜歡閱讀、在林間散步,以及和家人相聚。她的母親多年前也曾為另一家機構撰寫靈修文章,愛莉很感恩能效法母親,透過文字服事上帝。

文章 柯愛莉

短暫且寶貴

父親的呼吸越來越微弱,我和母親還有姐妹們陪伴在他的床邊,直到他停了呼吸。父親回歸天家永遠與上帝同住時,還差幾天就89歲了。他的離開讓我們感到失落,只留下回憶和一些遺物讓我們懷念他。但我們仍然盼望有一天能再度與他相聚。

良師益友

我忐忑不安地走進新主管的辦公室,心中滿是擔心害怕。我的前主管對我們部門十分苛刻,而且態度傲慢,經常令我和其他人委屈落淚。現在我很想知道,這位新來的主管會是一個怎樣的人?我走進他的辦公室後不久,恐懼感完全消失了,他熱烈地歡迎我,又請我談談自己的工作和挫折。他專心地聆聽,從他友善的表情和溫柔的言語中,我知道他是出於真正的關心。他是一位基督徒,後來更成為我工作上的導師、鼓勵者和朋友。

別被騙了!

斑點白蠟蟲(或稱提燈蟲)是一種美麗的昆蟲,牠的外翅佈滿斑點,內翅則帶有亮紅的斑點,一飛起來便會熠熠生光。但牠的美麗卻是欺騙人的偽裝。這種昆蟲在2014年首度出現於美國,在北美洲被視為有侵略性的害蟲,因為牠對環境和經濟具有潛在的殺傷力。斑點白蠟蟲會啃食任何樹木的內部,其中也包括櫻桃樹和其他的果樹,並在樹上留下會導致發霉的黏液,造成植物死亡或無法結出果實。

亮麗的向日葵

當我和丈夫在懷俄明州崎嶇不平的小山坡探索時,我在一片乾燥的石頭地上發現了一株向日葵,生長在鼠尾草、蕁麻、多刺的仙人掌和其他雜草當中。這株向日葵雖然不像花園裡的向日葵那麼高,但卻同樣亮麗,讓我心情愉悅。

記在心上

有一個小男孩在學校裡遇到一些問題,於是他的父親便為他寫了一篇宣言,教導小男孩每天早上上學前念誦一遍:「感謝上帝今天早上把我喚醒,現在我要去學校,學習各樣的知識……努力成為合乎上帝心意的領袖。」這名父親盼望藉著這篇宣言幫助兒子,讓他應用在生活上,預備自己面對生命中不可避免的挑戰。

天造地設

史黛拉說:「我照顧他。他開心,我就開心!」莫洛回答說:「只要她在我身邊,我就開心了。」莫洛與史黛拉結婚79年。最近莫洛被送進護理養老中心,心情落寞不已,於是史黛拉欣然接他回家,親自照顧他。莫洛今年101歲,而史黛拉也有95歲了。雖然史黛拉需要靠助行器才能走動,但她還是樂於照顧她的丈夫,準備莫洛愛吃的食物,但史黛拉卻無法獨自做到,所以她的孫兒及鄰居都會幫助她。

紀念

每年5月的最後一個星期一是美國「陣亡將士紀念日」。每年的這一天,我總是會想起許多退役軍人,尤其是我的父親和好幾個叔叔,他們都是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服役的軍人。雖然他們僥倖歸來,但在這場戰爭中,卻有成千上萬的家庭痛失為國家效力的親人。然而,每當被問及時,我父親和那時代多數的軍人都會表示,他們願意犧牲性命來保護自己的親人,並為他們認為正確的事情而戰。

苦難中的力量

在1948年,保加利亞地下教會的牧師哈拉蘭·波波夫(Haralan Popov)從家裡被警察帶去「協助調查」。兩週後,他受到全天候的審訊,而且有十天未曾進食。每當他否認自己是間諜時,便會遭到毆打。但波波夫不僅在酷刑中倖存下來,還帶領其他囚犯歸向耶穌。十一年後,他終於被釋放,並且仍繼續向人分享他的信仰。獲釋兩年後,他才獲准離開保加利亞到國外與家人團聚。接下來十多年,他致力傳講福音和籌集資金,運送聖經進入封閉的國家。

團圓

小男孩正拆開他那當軍人的爸爸寄來的大盒子,心想爸爸不會回家為他慶祝生日了。他打開大盒子後,發現裡面有一個包著禮物紙的盒子,拆開那盒子後又有一個小盒子,小盒子裡面只放了一張紙,上面寫著:「驚喜!」小男孩正感到困惑,一抬起頭來,就看到爸爸走進了房間。男孩淚眼汪汪地跳進爸爸的臂彎,興奮地大叫:「爸爸,我愛你!我好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