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查看所有
Anne Cetas

施安妮

施安妮(Anne Cetas)在青少年時期相信耶穌,成為基督的跟隨者。從 2004 年 9 月份開始,她便為《靈命日糧》撰稿,並在去年擔任此刊的主編。她跟丈夫卡爾喜歡一起騎腳踏車,也一起在城市貧民事工中擔任導師。

文章 施安妮

彼此建立

古魯家族是一部動畫片中的原始人家庭,他們深信「唯一的生存之道就是一家人團結在一起」。他們害怕這個世界和其他人,所以在尋找安全的住所時,他們發現已經有一個陌生的家庭居住在那個地區,便感到十分恐懼。但他們很快就學會接受新鄰居的不同之處,學習對方的優點,與對方共同生存。後來,他們發現其實和新鄰居在一起很快樂,而且確實需要和別人一起生活,才會過得充實。

並肩同行

在2020年,一隻可愛又忠心的狗兒比利成了網絡之星。牠的主人羅素弄傷了腳踝,行走需要依靠拐杖。不久,比利陪羅素走路時,也開始一瘸一拐。羅素擔心比利的情況,便帶牠去看獸醫。但檢查之後,獸醫卻說比利根本沒有問題!因為比利單獨行動時可以四處奔跑。原來,比利在陪伴羅素走路時,假裝自己和主人一樣跛腳。這應該就是我們所說的同理別人的痛苦吧!

渴盼一個家

在《清秀佳人》的故事中,女主角安妮渴望有一個家。她是一個孤兒,雖然盼望可以擁有一個家,可是從來就不敢奢望。後來,有一對年長的兄妹馬修與瑪麗拉願意收容她。在乘坐馬車前往他們家的路途中,安妮為自己的喋喋不休而道歉,但為人沉默的馬修說:「妳可以盡情地說話,想講多少就講多少,我不介意。」這話對安妮來說,有如天籟之音,因她原以為沒人會要她待在身邊,更別提聽她吱喳講話。到了這對兄妹的家之後,安妮才知道他們其實是打算領養能幫忙農務的男孩,她的希望幻滅了。她很害怕自己會被送回去,但後來他們接納她成為家中的一分子,她所渴盼的終於實現,得到一個溫暖的家。

堅定的信心

凱文在父親過世後,到父親生前居住的照護之家取回父親的遺物。工作人員交給他兩個小小的箱子。凱文說,那天他明白了一個道理:人要過得幸福,真的不需要多少財富。

憑信心生活

蓋瑞在走路的時候不容易保持平衡,於是醫生為他安排物理治療來改善失衡的狀況。在一次的療程中,治療師告訴蓋瑞:「你過度依賴眼睛,只相信你所看見的,但其實是錯的!你沒有充分運用身體其他的感官,例如可以用雙腳的感覺和內耳接收的訊息,這些都能幫助你保持平衡。」

愛上帝

在每次線上課程結束前,這位教授總是會對學生說:「下次見!」或「週末愉快!」有些學生會回應說:「謝謝,你也是喔!」但某一天,有位學生回應說:「我愛你!」教授在驚訝之餘回答說:「我也愛你!」那天晚上,同學們同意在下一堂課結束時,大家輪流對教授說:「我愛你!」以表達對教授的謝意,因教授每次都需要對著電腦螢幕授課,而不是他所喜愛的當面講課。幾天後,當這位教授準備下課時,說:「下次見!」學生們一個一個地回答說:「我愛你!」接下來好幾個月,他們都這麼做。教授說這讓他與學生們有牢固的情感連結,使他覺得他們就像「一家人」。

不要怕!

在《花生漫畫》裡,奈勒斯因藍色安全毯而為人熟知。他無論走到哪裡都拖著這條毛毯,而且也不為需要它才有安全感而覺得難為情。他的姐姐露西則特別討厭這條毯子,經常想方設法要扔掉它。露西曾試著把毯子埋起來、做成風箏,或用於科學展覽項目。奈勒斯也知道自己不應該那麼依賴毯子,不時會嘗試要把它放下,卻總是忍不住又去撿回來。

醫治破碎

柯林和妻子曉丹在一間賣工藝品的商店,準備買一幅畫掛在家裡。隨後,柯林覺得找到了合適的藝術品,便叫曉丹過來看。那件陶瓷藝術品的右側刻著恩典兩個字,但左側有兩條長長的裂縫。曉丹一邊說:「可惜,破了!」一邊重新在架子上找一個完好無缺的。但柯林卻說:「不,這才是重點!我們都有破碎之處,直到恩典臨到我們,事實就是如此。」他們決定買下這個有裂縫的藝術品。當他們結帳時,店員驚呼:「糟糕,這個已經破裂了!」曉丹輕聲地說:「對啊,我們也是。」

相互扶持

當安柏和幾個好姐妹一起打籃球時,突然想到如果能組成女子籃球聯盟,必然對社區大有好處。所以她成立一個非營利機構(Ladies Who Hoop),鼓勵眾人同心協力影響下一個世代。機構中的每位領袖都致力於培養婦女和少女的自信與人格,鼓勵她們為所屬的社群貢獻己力。一位女導師(先前曾是球員)提到:「我們能同甘共苦,而這樣的友誼是我長久以來未能擁有的。我們在許多方面相互扶持。我也樂見這些女孩們能夠成長且實現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