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查看所有
Arthur Jackson

簡恩德

簡恩德和妻子雪莉在美國芝加哥地區牧會長達28年,他們在2016年回到恩德出生、成長的堪薩斯州居住。簡恩德除了為《靈命日糧》撰寫文章,目前也在一個專門服事牧者的機構PastorServe,擔任中西部地區的總監。此外,他也在一所機構Neopolis Network任職總監,這所機構位於芝加哥,致力在全球各地建立教會。

文章 簡恩德

成就大事!

德國柏林圍牆於1989年11月9日轟然倒下,全世界的人都對這則新聞感到震驚。柏林的圍牆被拆毀了,這座分隔了28年之久的城市終於能合而為一。如此振奮人心的事雖發生在德國,但全球各地的人也見證了這件歷史上的大事,並與他們一同歡樂!

即使

在2017年,颶風哈維重創美國。為了幫助和鼓勵受難的災民,我們一群人便前往災情嚴重的休士頓,希望為這些被颶風破壞家園的人略盡綿薄之力。當我們和災民站在殘破的教會大樓和倒塌的房屋內,我們自己的信心面臨了極大的挑戰,但同時也更加堅定。

有待復興

當年我跟著部隊駐軍在德國,我買了一輛全新的1969年甲蟲車,深綠色的車身搭配棕色的人造皮革座位,真是美極了!但幾年後,車子開始出現問題,還因一次意外撞壞側邊的踏板和一扇門。如果我的想像力夠豐富,我應該會想﹕「這輛老爺車絕對值得修復更新!」如果我的資金夠充裕,就可以讓車煥然一新,可惜我兩樣都沒有,最後只好放棄了。

繞道

當我們覺得上帝已經開路給我們機會去服事他人時,結果得到的答案卻是「不」或「不是現在」,相信我們都會感到挫敗和難過。記得多年前,在我事奉的初期,曾經遇到兩個新的事奉機會。當時,我認為自己的恩賜和能力符合教會的需要,但最後這兩道門都關了。經歷兩次的失望之後,另一個服事的職分出現了,我終於獲選任職,走上13年牧養事奉之路,讓我有機會影響許多人的生命。

困境中仍同在

我們教會有位弟兄的家慘遭祝融,一家六口只有他和兒子僥倖生還。他的妻子、母親和兩名稚子都喪生火場,而他自己也需住院治療。遺憾的是,諸如此類令人心碎的事件一再重複上演。每當這些不幸的事情發生時,人們都會問一個老問題:好人為何會遭遇壞事?眾所周知,這個老問題至今仍沒有新的答案。

絕不沉默

在1963年夏天,民權人士芬妮.露.哈默(Fannie Lou Hamer)在坐了通宵的巴士後,和另外六位黑人乘客在密西西比州威諾納的小餐館吃飯,卻遭執法人員強制驅離,過後還將他們逮捕入獄。但羞辱並沒有因非法逮捕而告終,他們全都遭到嚴重毆打,芬妮更是身受重傷。在粗暴的攻擊幾乎讓她喪命時,她突然唱起詩歌:「保羅和西拉被關在監獄裡,讓我的人民離開。」她不是獨自一人歌唱,其他的囚犯身體雖受限但靈魂卻是自由的,都開口和她一起敬拜。

上帝奇妙的手

從紐約飛往聖安東尼奧的航班啟程二十分鐘後,原本平靜的機艙陷入混亂,飛機也不得不改變原定的飛航計畫。因為飛機的一具引擎發生故障,引擎碎片砸破飛機一扇窗戶,導致機艙迅速減壓。有幾名乘客受傷,還造成一名乘客不幸喪命。若不是在駕駛艙內有一位冷靜、幹練,接受過海軍戰鬥機飛行員培訓的機師,情況可能會更悲慘。當地報紙為這則新聞定的標題是《在奇妙的手裡》。

新一波動力

五十四歲時,我懷著兩個目標參加密爾沃基(Milwaukee)馬拉松比賽。第一個目標是跑完全程,第二個目標是在五小時之內抵達終點。如果我後半段的表現能跟前半段一樣好,我會有驕人的成績!可惜,賽程過於艱苦,我原本預期後半段能有新一波的動力,但最後並沒有如我所願出現。到達終點時,我原本矯健的步伐已變成了痛苦的步行。

世上的光

在2015年的夏天,我和教會裡的一些弟兄姐妹前往肯亞首都奈洛比近郊的馬薩瑞貧民窟,當地的見聞足以發人深省。我們參觀了一所學校,校舍的地板污穢不堪,四周的鐵皮牆板均已鏽蝕,課室裡只有木頭板凳。在如此簡陋的環境下,卻有一個非常突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