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查看所有
Arthur Jackson

簡恩德

簡恩德和妻子雪莉在美國芝加哥地區牧會長達28年,他們在2016年回到恩德出生、成長的堪薩斯州居住。簡恩德除了為《靈命日糧》撰寫文章,目前也在一個專門服事牧者的機構PastorServe,擔任中西部地區的總監。此外,他也在一所機構Neopolis Network任職總監,這所機構位於芝加哥,致力在全球各地建立教會。

文章 簡恩德

姆媽的影響

我祖母不只名字很長,她的壽命更長。她名叫瑪德萊.哈莉葉特.歐爾.潔克蓀.威廉絲,她活到101歲,比她的兩任丈夫還更長壽,她的兩任丈夫都是牧師。我和我的兄弟姐妹都與祖母十分親密,暱稱她為姆媽,小時候我們都住在她的家,直到她再婚而搬離家裡,但她的新家距離我們也不超過80公里。祖母擅長唱聖歌、背誦教義問答和彈鋼琴,而且她十分敬畏上帝。她的信仰深深影響了我們。

牽我的手

某個主日,我在教會裡看到一個活潑可愛的小女孩,自己踩著階梯,拾級而下。她看來還不到兩歲,就這麼一階一小步,慢慢往樓下走。她的目標是要走到樓下,最終大功告成了!當我細想這小女孩如此膽大獨立時,便不禁莞爾。她之所以無所畏懼,乃是因為她知道自己慈愛的母親正看著她,隨時都會伸手扶助她。這幅景象恰如其分地描繪出上帝隨時會扶持祂的兒女,幫助他們在人生的種種不確定中尋找出路。

行在光中

由於一件工作項目的需要,我和同事必須開車到400多公里遠的地方。回程的時候,已日落西山。我年紀大了,體力和視力都大不如前,要在夜間開車讓我略感不安。儘管如此,我還是決定前半段路程先由我駕駛。我的手緊握著方向盤,眼睛緊盯著明亮度不足的路面。車子行駛在路上時,我發現當後方車輛的大燈照亮前路時,我就可以看得更清楚。輪到我同事開車之後,我終於鬆了一口氣。就在那時,他發現我剛才開車時竟然只開著霧燈,而沒有開車頭的大燈!

要到幾時呢?

一群人一起出遊,無論是在長途或短途旅行,通常當中都有人會問:「到了嗎?」或是問:「還要多久才會到?」不管是小孩或大人,只要是熱切期望到達目的地的人,都會問這些問題,不是嗎?在遇到生活中無窮盡的挑戰,疲乏不堪的時候,任何人都會問相似的問題。

屬耶和華的

我們不難發現,刺青在現今社會非常流行。有些人的刺青圖案很小,小到幾乎沒有人會注意到。但有些人,包括運動員、演員,甚或普通人,會選擇大面積的刺青,以不同顏色的墨水,刺上各式各樣的文字和圖案,這股流行趨勢似乎會一直延續。在2014年,美國刺青行業的淨收入就有30億美元,還有額外六千六百萬美元的收入則來自清除刺青的圖案。

在主懷中

天氣越來越惡劣,手機也傳來警訊,警告大家將可能有洪水爆發。在我家附近學生上下校車的地方,出現了很多的車輛,許多家長都來接孩子。校車到站的時候,已經開始下雨了。我看見一位女士下了車,從後車廂拿傘去接一個小女孩,小心翼翼地保護她不被淋濕,直到她安全上車。眼前的這一幕,正是父母保護照顧子女最美麗的寫照,這也讓我想起,天父對我們無微不至的看顧。

聽從良言

鄰家的一位哥哥關切地對他的小弟說:「你必須聽我的,我是你哥哥!」對於不聽勸告的弟弟,這位當哥哥的很不放心。年齡較大的兄長顯然能夠在當時的情況中,作出更為準確的判斷。

站立得穩

在一個天寒地凍的冬日,我匆匆從溫暖的車裡下來,一心只想趕快進到暖和的房子裡。但沒想到一不小心就摔在地上,膝蓋往內彎,小腿卻是往外彎。雖然沒有骨折,但卻十分疼痛,而且疼痛越來越劇烈。直到好幾週之後,我才完全康復。

我靈安靜

想像這樣的畫面,有位父親或母親俯身慈愛地安撫孩子,手指輕輕地放在自己的口鼻之間,柔聲地說:「噓⋯⋯」這個簡單的動作和言詞,是要安撫因失望、不適或疼痛而焦躁不安的孩子,讓他平靜下來。在任何時代、任何地方我們都可能見過這個畫面,而且我們大多都曾接受或給予如此慈愛的安撫。當我默想詩篇131篇2節時,浮上心頭的正是這樣的畫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