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查看所有
Arthur Jackson

簡恩德

簡恩德和妻子雪莉在美國芝加哥地區牧會長達28年,他們在2016年回到恩德出生、成長的堪薩斯州居住。簡恩德除了為《靈命日糧》撰寫文章,目前也在一個專門服事牧者的機構PastorServe,擔任中西部地區的總監。此外,他也在一所機構Neopolis Network任職總監,這所機構位於芝加哥,致力在全球各地建立教會。

文章 簡恩德

唯有信靠

三百個孩子衣著整潔地坐在餐桌前,對著空盪盪的杯盤為早餐作謝飯禱告。這種情境在喬治·慕勒牧師(George Mueller,1805-1898年)所創辦的孤兒院裡並不稀奇,然而這次他們又看到上帝的供應。就在慕勒牧師向上帝禱告的幾分鐘內,有位麵包店老闆突然來按門鈴。這個老闆前一晚徹夜難眠,總感覺孤兒院需要麵包,就烤了三批送過來。幾分鐘後,出現一個送牛奶的人。他的車子正巧在孤兒院門口故障了,為避免浪費,就把一車的牛奶送給慕勒牧師。

善意的勸誡

初春的天氣令人心曠神怡,我和愛妻一起駕車出遊。但是,倘若沒有紅底白字的警告標誌,告訴我走錯了方向,那段美好的時光可能很快就變成一場悲劇。幸好我轉的彎不夠大,車速也不太快,所以看到了「禁止進入」的標誌,於是我立刻轉換方向。但是,若我沒看到這個警告標誌而走上錯誤的道路,可能會使自己和妻子甚至是別人受到傷害,想到這點就讓我心驚膽顫。

祂的傷痕

與克強交談後,我才明白為何他和人打招呼時,總是喜歡輕碰拳頭而非握手,因為握手會暴露他曾經自殘在手腕上留下的疤痕。對我們而言,把別人或自己造成的外在或內在傷痕隱藏起來,是很自然的表現。

清償債務

在2019年,美國奧特蘭大市莫爾豪斯學院的畢業典禮上,似乎只有驚愕這個詞能描繪群眾的反應。畢業典禮的演講嘉賓當場宣布,他和家人將捐出數百萬元,為全體畢業生清償就學貸款。這個消息讓許多畢業生喜極而泣、高聲歡呼,其中包括一名負債10萬美金的學生,他們簡直不敢相信會有那麼好的事!

團結就是力量

一天深夜,塞繆爾·貝卡加牧師(Samuel Baggaga)接到電話,請他立刻趕往一位教會會友的家。當他抵達時,整間房子已陷入火海。孩子們的父親雖然自己被火燒傷,卻仍返回屋裡救他的一個孩子,最後終於從火場救出已經失去意識的女兒。那裡位於烏干達鄉間,醫院遠在十公里之外。當下沒有任何交通工具,貝卡加牧師和這位父親就抱著孩子往醫院直奔。兩人輪流抱著受傷的孩子,當其中一人跑累了,另一人就接手抱過孩子繼續跑。他們同心協力、互相扶持,終於抵達了醫院,父女倆都得到救治,最後也完全康復。

向小孩看齊

我和朋友開車進入肯亞首都奈洛比的一個貧民窟,看到眼前的貧窮景象不禁感覺心酸。但與此同時,當一群小孩向我們跑來,高喊著:「牧師!牧師!」時,卻彷彿有一股暖流注入我們心中,帶給我們截然不同的感受。孩子們一看見他們的屬靈領袖坐在我們的車子裡,歡欣鼓舞之情溢於言表。他們用稚嫩的喊叫聲,迎接這位關心照顧他們的人。

真自由

電影《勇者無懼》講述在1839年,一群遭受綁架的西非黑人搶奪了運載他們的船隻,並殺了船長及部分船員。結果,他們再次被逮捕、囚禁並接受審訊。一幕令人難忘的法庭情景,描繪了黑奴領袖辛格熱切激昂地懇求自由。這個戴著鐐銬的男人以不流利的英語,重複說著:「給我們自由!」吶喊聲越來越大,最終使法庭鴉雀無聲,正義得以伸張,這些黑奴獲得釋放。

祂能搭救

喬思是紐約市教會的危機輔導員,這次他放下工作8個星期,但並不是到哪裡度假,而是成為遊民的一分子。他說:「再次與無家可歸者一起生活,是要讓我自己記得飢餓、疲憊以及被遺忘的百般滋味。」早在喬思從匹茲堡來到紐約的9年前,他就體會過無家可歸的生活。那時,他沒有工作也沒有居住的地方。整整13天,他露宿街頭,過著三餐不繼的生活。然而,上帝卻藉此預備他,使他在往後的幾十年都能參與街頭事工,幫助有需要的人。

比生命更好

儘管麗芳深愛耶穌,但她的一生坎坷,波折不斷。她先是失去兩個兒子,後又因為槍擊事件而失去兩個孫子。接著她自己還因中風以致半身癱瘓。然而,當她的身體狀況有所好轉時,便再度去參加教會的主日聚會。在那裡,她用斷斷續續的言語,像往常一樣讚美主說:「我心深愛耶穌,我要稱頌祂的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