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查看所有
Bill Crowder

柯貝爾

柯貝爾(Bill Crowder)在牧會20多年後加入Our Daily Bread Ministries的事奉團隊,目前他是ODB的聖經教師之一,他在全球許多地區教導聖經。他寫過多本《探索叢書》,也為探索出版社寫過幾本書。貝爾跟太太瑪琳有五個孩子和幾個孫兒。

文章 柯貝爾

上帝的美意

英國是個歷史悠久的國家,無論你走到哪裡,你都會看到紀念歷史人物或重要事件發生地的牌匾。但有一個地方的標誌體現了英國人的幽默詼諧。在英格蘭桑威奇(Sandwich)的一家旅館外,就有一塊風化的牌匾,上面寫著:「在1782年9月5日,這裡沒有什麼事發生。」

選擇跟隨上帝

英國《每日鏡報》有篇報導宣稱:「一般人在一生中會做出773,618個決定,⋯⋯並且會對其中143,262個決定感到後悔。」我不知道這篇報導如何得出這些數字,然而,你我在一生中顯然要做無數個決定。其數量之多可能會讓人膽戰心驚,尤其是當我們想到所有的選擇都會產生後果,而有些後果又比其他的更為嚴重。

基督降生的應許

在1962年11月,美國物理學家約翰·莫奇利(John William Mauchly)說:「我們不應該以為一般的男孩或女孩,無法操作一台個人電腦。」當時莫奇利的預言似乎不同凡響,但事實證明其準確度令人驚訝。如今,使用電腦或掌上型設備,是兒童最早學習的其中一項技能。

配受一切讚美

很多人認為,費蘭特(Ferrante)和泰切(Teicher)是史上最偉大的鋼琴二重奏組合。二人合作的演出近乎完美,以至他們的風格被譽為「四手一心」。人們聽了他們演奏的音樂,才開始明白他們為了呈現完美的演出做了多少努力。

準備好了

在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期間,許多人承受喪親之痛。2020年11月27日,我們家也失去一位親人,我95歲的母親碧·克勞德(Bee Crowder)與世長辭。她雖並非死於新冠病毒,但我們家就跟別人家一樣,無法聚在一起為母親致哀、緬懷她的一生,也無法彼此安慰。但我們用別的方式,讚揚她慈愛的影響力。她生前堅稱若上帝召她回天家,她已準備好了,甚至渴盼盡快前往,這帶給我們莫大的安慰。這種滿有把握的盼望,在母親的生命中明顯可見,在她面對死亡時也是如此。

為何懼怕

記得我還是個小男孩時,學校操場經常發生霸凌事件,而像我這樣的孩子在遭受霸凌時,幾乎沒有反抗的能力。我們在那些惡霸面前因害怕而畏縮,更糟的是還得要面對他們的冷嘲熱諷:「你感到害怕嗎?你很怕我,不是嗎?這裡沒人能保護你。」

我是誰?

羅伯特·托德·林肯一直活在父親巨大的光環之下,他父親就是受人敬愛的林肯總統。在他父親去世很久之後,羅伯特的身分依然只被人視為林肯總統的兒子。他的一位好友寫道,羅伯特常說:「沒有人想要我擔任戰爭部長,他們想要的是亞伯拉罕·林肯的兒子;沒有人想要我擔任駐英公使,他們想要的是亞伯拉罕·林肯的兒子;沒有人想要我擔任普爾曼公司的總裁,他們想要的是亞伯拉罕·林肯的兒子。」

安靜之處

美國西維吉尼亞州的綠堤鎮(Green Bank)是一個人口稀少的小鎮,位於崎嶇的阿帕拉契山脈中。這個小鎮與該地區的其他數十個小鎮相似,但卻有一個很大的不同點,那就是綠堤鎮的142位居民都不能使用無線網路或智慧型手機。這是為了防止無線網路或手機訊號發射站的電磁波,對綠堤天文台造成干擾。因為這台全球最大的無線電波望遠鏡,需要沒有任何干擾,才能接收星系運行自然產生的無線電波。結果,就科技方面而言,綠堤鎮可說是北美洲最「安靜」的地方。

紀念主的犧牲

在莫斯科,我參加了一個教會的主日崇拜之後,負責接待我的一位弟兄,帶我到克里姆林宮外的一個餐廳享用午餐。我們到的時候,正巧看到好幾對穿著結婚禮服的新婚夫婦,排成一列地朝克里姆林宮外的無名軍人塚前進。在喜氣洋洋的婚禮當天,這些新人特意去紀念那些為了保家衛國而犧牲的將士,因為這些軍人的犧牲,他們才能擁有今日的幸福。看到這幾對新婚夫婦照相留念,然後把婚禮的鮮花放在紀念碑底下,這一幕真是讓人不勝唏噓。

為主作見證

美國林肯總統的兒子羅伯特·托德·林肯見證了三起重大事件,在他父親被暗殺,以及詹姆斯總統和威廉·麥金萊總統遇刺時,他都身在現場。

青石鐘

青石是一種很特別的岩石。當你敲打青石,有些會發出帶有音調的聲響。在英國威爾斯有個村莊,名為曼克洛喬格(Maenclochog),意思是「鐘」或「鐘響石」。一直到18世紀,這個村莊裡教堂的鐘都是用青石製造而成。有趣的是,在英格蘭的巨石陣遺跡也是用青石建造的,使得有些人好奇最初造出巨石陣是否帶有音樂的目的。有些研究人員認為,巨石陣的青石是從約三百公里外的曼克洛喬格附近運來的,因為這種岩石具有能發出音調聲響的特性。

化敵為友

新約研究學者貝里(Kenneth E. Bailey)提到有一個非洲國家的領導人,知道如何在國際社會中保持一種不尋常的姿態。他與以色列及其周邊國家都建立了良好的關係。有人問他如何讓他的國家在國際社會保持這種微妙的平衡,他回答說:「我們選擇我們的朋友,而且不鼓勵我們的朋友為我們選擇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