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查看所有
David H. Roper

羅大衛

羅大衛(David Roper)過去曾牧會 30 餘年。現在他成立 Idaho Mountain Ministries 為牧師或傳道夫妻提供一個安靜退修之處。他喜歡釣魚,並跟妻子卡洛琳漫步於山林溪谷邊。他最喜歡的聖經人物是那位永不言退休、至死事奉主的健壯老聖徒──迦勒。

文章 羅大衛

基督的香氣

我認識一個住在德州洛美塔的牧場主人,他的兩個孫兒是我最好的朋友。我跟他的孫兒會與他到鎮上,隨他購買東西,也會看到他與所認識的鎮民閒聊。他知道所有人的名字,也知道他們的故事。他走走停停,問候生病的孩子,關懷婚姻出現問題的夫婦,說一兩句鼓勵的話。在適當的時候,他會跟他們分享經文,也會為對方禱告。我永不會忘記他,因為他是如此特別,不會將信仰強加在別人身上,但總會留下信仰的痕跡。

真正的基督徒

在多年前,我申請一間基督教機構的工作,對方出示了一份員工行為守則,其中明文規定禁止員工酗酒、吸煙或涉及某些娛樂活動,並解釋說:「我們要求員工的行為符合基督徒的樣式。」我可以同意這份守則的內容,因為我本來就不做這些事,但這和我的基督信仰沒有多大的關係。然而,我心裡真想反駁:為什麼他們的員工守則沒有包括禁止傲慢、冷漠、苛刻、靈性冷淡和批評論斷?怎麼這些都完全沒有提到?

熱衷的事

幾年前的一個傍晚,我和妻子在兩位朋友的陪同下走下山路。這條繞著斜坡的山路蜿蜒狹窄,一邊是陡坡,另一邊是無法攀爬的堤岸。

把我接去

我家的老狗坐在我身旁,雙眼盯著前方發呆。牠在想什麼?可以確定的是,牠不會想到死亡,因為牠的理解非常有限,無法思考未來的事物。但人卻不一樣,不論年齡大小、健康與否或財富多寡,我們不時地都會思考死亡。詩篇49篇20節說,這是因為我們和動物不同,我們能做深入的思考而有所「醒悟」。我們知道自己終有一死,而且無法做任何事去改變這個事實。沒有人能「救贖自己的生命,也無法向上帝付生命的贖價」(7節,當代譯本修訂版)。無人能憑著錢財買贖自己的生命,而免於死亡。

辦自己的事

多年前,我和兒子喬許在上山的小徑上,發現前方揚塵飛舞。我們躡手躡腳地上前去一探究竟,原來有隻獾正忙著在土堆裡建窩。牠把頭和肩膀伸進地洞裡,一邊用前爪使勁地往下挖,一邊用後腳將泥土踢出來。牠正全神貫注地做自己的事,完全沒聽到我們走近的聲音。

奇妙大能者

在《綠野仙蹤》一書中,桃樂絲、稻草人、錫樵夫和怯懦的獅子帶著神奇掃帚回到歐茲王國,這掃帚是西方邪惡女巫的力量來源。歐茲大能的魔法師之前曾答應他們,可以用掃帚來換取他們最深切的願望:桃樂絲能回家;稻草人有腦袋;錫樵夫有一顆心;怯懦的獅子有勇氣。然而,得到神奇掃帚後,魔法師沒有立刻兌現承諾,而是叫他們第二天再來。

把結果交給上帝

多年前,我應邀去某間大學的聯誼會所分享。這些男生出名喧鬧無禮,所以我帶一位朋友去支持我。那陣子他們剛贏得美式足球賽冠軍,大家都很興奮。晚餐時,更是一片混亂!最後,他們的主席宣布說:「今天,有兩位男士要跟我們談談上帝。」我雙腿發軟,好不容易站了起來向他們講述上帝的愛。屋內漸漸安靜下來,凝聚著一股全神貫注的氣氛。接下來,還有一段既熱烈且坦誠的問答時間。事後,我們在那裡開辦一個查經班,而且連續幾年都有許多人接受耶穌的救恩。

我們重要嗎?

這幾個月來,我一直與一位年輕人以書信交流,他對信仰很有追求。有一回他寫道:「我們充其量不過是歷史洪流中極微小的一個光點,那我們重要嗎?」

又失敗了!

記得以前常常要上台證道的時候,有好多主日的早晨,我都覺得自己實在不配為主證道。因為在前一週,我並不是一個最好的丈夫、父親或是朋友。我覺得在上帝能使用我之前,我必須樹立美好的生活見證。所以我發誓要盡力完成證道,並試著在下一週在各方面做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