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查看所有
David H. Roper

羅大衛

羅大衛(David Roper)過去曾牧會 30 餘年。現在他成立 Idaho Mountain Ministries 為牧師或傳道夫妻提供一個安靜退修之處。他喜歡釣魚,並跟妻子卡洛琳漫步於山林溪谷邊。他最喜歡的聖經人物是那位永不言退休、至死事奉主的健壯老聖徒──迦勒。

文章 羅大衛

把結果交給上帝

多年前,我應邀去某間大學的聯誼會所分享。這些男生出名喧鬧無禮,所以我帶一位朋友去支持我。那陣子他們剛贏得美式足球賽冠軍,大家都很興奮。晚餐時,更是一片混亂!最後,他們的主席宣布說:「今天,有兩位男士要跟我們談談上帝。」我雙腿發軟,好不容易站了起來向他們講述上帝的愛。屋內漸漸安靜下來,凝聚著一股全神貫注的氣氛。接下來,還有一段既熱烈且坦誠的問答時間。事後,我們在那裡開辦一個查經班,而且連續幾年都有許多人接受耶穌的救恩。

我們重要嗎?

這幾個月來,我一直與一位年輕人以書信交流,他對信仰很有追求。有一回他寫道:「我們充其量不過是歷史洪流中極微小的一個光點,那我們重要嗎?」

又失敗了!

記得以前常常要上台證道的時候,有好多主日的早晨,我都覺得自己實在不配為主證道。因為在前一週,我並不是一個最好的丈夫、父親或是朋友。我覺得在上帝能使用我之前,我必須樹立美好的生活見證。所以我發誓要盡力完成證道,並試著在下一週在各方面做得更好。

等候收成

我的一位朋友計畫在當地的公園舉辦活動,並邀請附近的所有孩子來參加。她為著有機會與鄰居分享自己的信仰而感到興奮。

真丟人!

我人生中最丟臉的經驗是發生在神學院。那是神學院的50週年紀念日,我對著教職員、學生和朋友們發表演說。我拿著講稿走向講台,望向底下一片黑鴉鴉的群眾,接著我的目光落在前排那群聲譽卓著的教授們身上,他們穿著學位袍,一臉嚴肅地坐在那裡。突然之間,我腦中一片空白,瞠目結舌、思緒斷線。開始時,我不知所云地講了幾句話,接著想到什麼就說什麼。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講到哪兒了,便開始亂翻手中的講稿,時不時迸出一句無厘頭的話,把台下聽眾搞得一頭霧水。等到終於沒頭沒腦地講完之後,我爬回自己的座位死盯著地板,滿心羞愧,恨不得挖個洞鑽進去。

主前起舞

幾年前,我和妻子卡洛琳參加了一間小教會的聚會。在唱詩讚美時,有位姐妹在走道上跳起舞來,接著很快就有許多人加入她一起跳舞。卡洛琳跟我對看一眼,心照不宣地有了共識:「我是不會去跳舞的!」我們來自敬拜講究嚴肅莊重的傳統教會,這種敬拜的形式確實讓我們覺得很不自在。

別著急!

我和父親過去經常一起用雙人鋸砍樹並切割成小段木頭,當時年輕的我精力旺盛,總是使勁地將鋸子強行切入。我父親就會對我說:「別著急,讓鋸子來做工。」

伐木工的煩惱

我在念大學時,有一年我做了一份臨時工,需要砍伐、堆疊、販售和運送柴火。那是一份辛苦的工作,讓我對列王紀下第6章所提到的那位倒霉的伐木工,心生同情。

吼叫的「田鼠」

多年前,我和兒子們到愛達荷州北部的原野露營。那雖是灰熊的棲息地,但我們特別帶了防熊噴霧劑,同時保持營地乾淨整潔,讓灰熊沒有翻找垃圾覓食的機會,因為我們一點也不想要碰到灰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