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查看所有
Estera Pirosca Escobar

彭絲嵐

彭絲嵐(Estera Pirosca Escobar)。絲嵐是位心懷世界的羅馬尼亞人。她到美國念大學時,深刻體會寂寞和思鄉之情,但也感受到基督徒群體對國際學生的關懷,更看到許多國際學生因受到愛心的接待而信主。現在絲嵐是國際友誼組織(IFI International Friendships, Inc.)的全國禾場主任,負責協助美國IFI事工領袖推動他們在當地的事工。她和智利籍的丈夫弗朗西住在密西根州的大湍市。

文章 彭絲嵐

和解之門

在愛爾蘭都柏林的聖派翠克大教堂內,有一扇門述說著五百多年前的故事。在1492年,巴特勒和菲茨傑拉德這兩個家族為了爭奪權位而起了衝突。後來衝突越演越烈,巴特勒家族躲進大教堂避難。當菲茨傑拉德家族要求停戰時,巴特勒家族不敢開門。於是,菲茨傑拉德家族在門上切開一個洞,他們的領袖則冒險從洞中向對方伸出和平之手。這兩個家族終於和解,從仇敵變成了朋友。

祂平靜風浪

小陳拼命地向我大吐苦水,傾訴他與工作團隊遇到的各種問題:意見分歧、批判態度和誤解。花了一個小時耐心傾聽他的擔憂後,我建議說:「讓我們一起求問主耶穌,在這種情況下,祂希望我們怎麼做。」我們各自安靜了五分鐘後,竟發生了一件奇妙的事!我和小陳都覺得上帝的平安就好像毯子一樣覆蓋著我們。因著經歷祂的同在與引導,我們不再那麼憂慮,並且更有信心面對困境。

合一

在1722年,一小群住在現今捷克共和國的摩拉維亞弟兄會基督徒,因為受到迫害,而逃到一位仁慈的德國伯爵的領地。他們在那裡住了四年,人數增加至300多人。然而,他們雖然都是受迫害的難民,卻沒有成為互相扶持的群體,反倒充滿衝突,因對基督信仰有不同的看法而導致分裂。後來,他們在禱告之後做了一個看似微小的決定,但卻帶來驚人的改變。他們放下歧見,轉而重視他們的共同點,結果便帶來了合一。

我們的新家

在1892年,安妮·摩爾(Annie Moore)是第一位通過愛麗絲島(Ellis Island)關卡入境美國的移民。當她想到馬上就有一個新家和新的開始,一定感到相當興奮!此後,還有數百萬人也都是經過愛麗絲島進入美國。安妮那時只有十幾歲,但卻毅然決然地離開愛爾蘭艱困的環境,展開新的生活。她手裡只拎著一個小袋子,心中懷抱許多夢想、希望和期待,踏上這片充滿機會的國土。

你願回轉嗎?

羅恩和南希的婚姻正日益惡化。南希有了外遇,但過了一段時間後,她向上帝認罪。雖然她知道上帝要她怎麼做,但仍苦苦掙扎,最後她終於鼓起勇氣向羅恩坦承一切。羅恩沒有要求離婚,而是選擇再給南希一次機會,讓南希能改變,重新贏回他的信任。後來,上帝以奇妙的方式重建了他們的婚姻!

困境中的信心

在1948年的某個早晨,哈拉蘭·波波夫(Haralan Popov)根本沒想到門鈴響起後,他的生活竟然開始天翻地覆。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保加利亞警察就以波波夫的宗教信仰為理由,將他關進監獄。在往後13年的牢獄生涯中,他天天求主加添力量和勇氣。儘管飽受折磨,但他仍深信上帝與他同在,並向其他囚犯分享耶穌的福音,帶領許多人信靠耶穌基督。

不過是⋯⋯

在1877年的一個聚會中,羅德尼·史密斯(Rodney Smith)走到禮拜堂前方接受耶穌基督為救主,有人輕蔑地低聲說:「不過是個吉普賽男孩。」沒人看重這個雙親未受過教育的吉普賽青少年。但羅德尼並未理會那些冷言冷語,他深信上帝對他的生命有個計畫,所以他買了一本聖經跟英文字典,自學閱讀與寫作。他曾說:「通往耶穌的道路,並非經由劍橋、哈佛、耶魯或詩人,而是藉著那座古老的各各他山。」最後,羅德尼排除萬難成了傳教士,在英國和美國帶領許多人歸向耶穌基督。

屬靈導師

當別人提到「屬靈導師」的時候,你會想到誰呢?我會想到理查牧師。在我仍然缺乏自信時,他就看出我的潛能,並且相信我能做到。他謙卑和愛心的服事,為我樹立了領導者的榜樣。因為他,我現在也能成為別人的屬靈導師,以此來服事上帝。

傳好消息

有位伊朗學生阿曼問我:「妳叫什麼名字?」我告訴他我的英文名叫以斯特拉,他聽了頓時眼睛一亮,驚呼道:「我們波斯語也有類似的名字,叫以瑟特拉!」這小小的連結,開啟了我們一段美妙的對話。我跟他說,我的名字是依著一位聖經人物「以斯帖」命名的,她是一位猶太裔的波斯(現今的伊朗)皇后。從這位皇后的故事開始,我跟他分享了耶穌的福音。而在這段對話之後,阿曼開始參加每週的查經班,希望能瞭解更多有關基督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