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查看所有
Glenn Packiam

裴格倫

裴格倫(Glenn Packiam)是美國科羅拉多泉新生命教會的副主任牧師,在新生命教會其中一個分會(New Life Downtown)擔任主任牧師。他熱愛寫作,著有多本與基督信仰有關的書籍。格倫是該教會敬拜樂團(Desperation Band)的其中一位創辦人,他擅長寫詞作曲,至今已創作超過65首敬拜詩歌,由美國福音唱片公司純全音樂(Integrity Music)發行。格倫在英國杜倫大學獲得神學與教牧學博士學位,他也是該大學聖約翰學院的訪問學者。

文章 裴格倫

錯誤的信心

幾年前,我的醫師和我嚴肅地討論我的健康狀況。我認真看待他的勸告,開始勤上健身房,並且調整飲食。一段時間之後,我的膽固醇和體重都明顯下降,自信心也有所提升。但緊接著,一件不太好的事發生了:我開始會注意且評論別人的飲食方式。你會覺得奇怪嗎?當我們發現某種方式能夠提升自己的時候,就會藉此抬高自己、貶低別人。這似乎是人類天生的傾向,我們會堅持以自己訂定的標準來為自己辯護,就是所謂的自我辯解和自我安慰。

循序漸進

我偶然遇見一個老朋友,他向我述說他的近況,但我不得不承認,他所說的簡直是好得令人難以置信。然而,在我們交談的幾個月後,他樂團的歌曲幾乎無處不在,不僅是電台排行榜上的熱門單曲,還有一首暢銷歌曲被用作電視廣告的配樂。他簡直就是迅速竄紅!

從結尾開始

記得小時候常有人問我:「你長大以後要做什麼?」我的答案總是像風一樣變幻莫測,我想過做醫生、消防隊員、宣教士、帶領敬拜的人、物理學家,甚至是馬蓋先(美國電視連續劇《百戰天龍》的男主角)。如今我已是四個孩子的爸爸,我想當他們遇到這個問題時也很難回答。有時候,我只想對他們說:「我知道你將來會成為怎麼樣的人!」有時父母從孩子們身上所看見的,會比孩子們自己看到的更多。

友善的鰭

一名海洋生物學家在南太平洋的庫克群島附近游泳時,突然游來了一隻重約23公噸的座頭鯨,還將她夾在自己的魚鰭下。這名生物學家原本以為自己命在旦夕,但這隻龐然大物慢慢游了幾圈後就讓她離開了。就在那時,這名生物學家看見一隻虎鯊正游離附近的海域。這位生物學家相信,這隻鯨魚是在保護她,救她脫離危險。

僕人敬聽

倘若沒有關閉無線電收發設備,另一艘船的人將會知道鐵達尼號正在下沉。肇事前,另一艘船的電報員希瑞爾·伊凡斯(Cyril Evans),曾嘗試發訊息給鐵達尼號上的電報員傑克•菲利浦(Jack Phillips),告訴他鐵達尼號附近有一大片冰原。但菲利浦當時正忙於傳送乘客的電報,便無禮地要求伊凡斯別再打擾他。伊凡斯只好無奈地關閉無線電,熄燈就寢。十分鐘後,鐵達尼號撞向一座冰山,但所發出的求救信號竟無人應答,因為沒有人聽見。

大工程

一名年輕的保安人員發現有一扇門無法關緊,因為門邊貼了一段膠帶,於是他立即把膠帶撕掉。過後,他再次檢查這扇門,又發現有人在門邊貼膠帶。於是,他立即打電話報警,警察到場之後隨即逮捕五個竊賊。

管理天父世界

年幼的女兒想要我陪她玩,故而問了我一個問題:「爸爸,為什麼你必須去工作?」相較於工作,我當然更想花時間陪伴她,但工作上有越來越多事情需要我去處理。可是回頭想想,這其實是個好問題:我們為什麼必須工作?難道只是為了養活自己和我們所愛的人嗎?假設我們所做的工是沒有酬勞的,那我們還要去做嗎?

歡歡喜喜

聽見街上傳來的音樂聲,我們六個人立即行動。有人穿上鞋子,有人打著赤腳就奪門而出。頃刻之間,我們全都衝出家門,奮力去追逐雪糕車。那是炎炎夏日的第一天,能吃著冰涼沁心的甜點迎接夏天,實在是讓人感到開心!有些時候,我們之所以去做某些事,純粹是因為這些事會帶給我們快樂,而非因著規定或義務。

低估自己

那個年輕人被委任為隊長。如今,這支專業的運動隊伍交由這個性情溫和、年紀輕輕的小伙子來帶領。在第一次的記者會上,他的表現令人失望。身為隊長的他只是聽從教練或隊友的指揮,並且含糊地重複說自己只是做好份內的工作。球隊在那個賽季的表現糟透了,而這年輕的隊長也在賽季結束後被替換了。他並沒有意識到自己被賦予領導球隊的權力,又或許他從來就不相信自己能帶領隊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