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查看所有
James Banks

龐雅各

龐雅各博士(Dr. James Banks)和妻子育有兩個孩子,居住在美國北卡羅萊納州的德罕市。他 在當地的和平教會牧會,著有多本著作如:(Praying the Prayers of the Bible), The Lost Art of Praying Together, Prayers for Prodigals, Prayers for Your Children

文章 龐雅各

上帝的呼喚

有天早上,女兒將手機拿給她那11個月大的兒子,讓他玩一下。不一會兒我的手機鈴聲響起,接著,我聽見了小孫子稚嫩的聲音。原來他不知怎麼地按到「快速撥號」鍵,於是我們便開始了一段難忘的「對話」。雖然小孫子只會說幾個單字,但他因認得我的聲音而有所回應,所以我和他說話,告訴他我有多愛他。

破碎的美麗

日本有一種傳承數百年的陶瓷修補技藝,稱為金繕(Kintsugi)。工匠會調和金粉與樹脂,將破碎的陶瓷重新黏合或填補裂痕。工匠非但沒有隱藏修補過的痕跡,還讓這破碎的痕跡成為陶瓷美麗的花紋。

找到出路

加州聖塔芭芭拉市有一條街,街名是有趣的西班牙語,意思是「有機會就離開」。當這條街被命名時,周圍都是常會淹水的沼澤地,於是當時說西班牙語的城市規劃者,便將不宜居住的警語作為街名,要大家儘量遠離這裡。

黑暗中的讚美

我的朋友李奇雖然已經近乎失明,但他卻說:「我仍要每天持續不斷地讚美上帝,因祂為我成就許多美事。」

隨時聆聽

父親是個沉默寡言的人。他曾在軍中服役多年導致聽力受損,所以平時都配戴助聽器。某天下午,他覺得我和母親聊個沒完沒了,他就開玩笑地說:「每當我想要清靜時,只要這樣做就行了。」說著他用雙手俐落地把兩個助聽器都關掉,然後雙手交叉枕於腦後,微笑著閉上雙眼休息。我和母親都笑了。對父親來說,我們的談話已經結束了!

最好的朋友

在我十二歲那年,全家搬到了一個沙漠中的小鎮。在天氣酷熱的新學校裡,同學們一上完體育課,就會狂奔到飲水機那邊排隊喝水。我在同級當中比較瘦小,有時在排隊時會被人推擠到後面去。有一天,我那長得又高又壯的朋友荷西,看見我又被人推擠。他就上前來,伸出強壯的膀臂,幫我開道。只見他大喝一聲:「喂!你們先讓他喝水!」此後,我在飲水機那裡再也沒有遇到麻煩。

舊襯衫

有時,我和妻子能相互接續對方所要說的話。在超過三十年的婚姻生活中,我們越來越熟悉對方思考和說話的方式,有時甚至不需要等到對方把話說完,只要一個字或一個眼神,就足以表達內心的想法。

倚靠耶穌

有些時候,在夜裡我會把頭靠在枕頭上禱告,想像自己是靠在耶穌懷裡。每當我這麼做的時候,就會想起聖經裡有關使徒約翰的記載。約翰寫下自己在最後的晚餐中坐在耶穌身旁的情景:「有一個門徒,是耶穌所愛的,側身挨近耶穌的懷裡。」(約翰福音13章23節)

記得那時⋯⋯

我的兒子為了戒掉毒癮,奮戰了七年。記得在那段時間,我和太太也經歷了艱苦難熬的日子。我們除了不斷禱告,期待他能脫離毒品的控制,也學會了為每一個小小的勝利而讚美。如果在24小時內,他沒有出任何狀況,我們就會對彼此說:「今天真是美好!」這短短的一句話提醒我們,要為上帝在這些小事上所賜的幫助心懷感恩。

相關主題

> TC-FGSL-ODB

愛的禮物

幾年前,年僅七歲的女兒送我一個小禮物,那是由一根鞋帶圈住五個小木塊的鑰匙圈。如今,鞋帶已經磨損,木塊也已碎裂,但木塊上的字「爸爸我愛你」已刻在我的心版上。

愛的語言

當年我祖母來到墨西哥宣教時,西班牙語學得很辛苦。有一天,她上菜市場,在購買肉類時,她把購物清單交給女店員說:「我的西班牙文不好,也許要你向老闆稍費脣舌。」老闆聽到了,卻以為我袓母要買牛舌,當時祖母也沒發現,直到回家後才知道買錯了。她可從來沒有煮過牛舌呢!

偉大的犧牲

威廉·史泰德(W.T.Stead,1849-1912年)是著名的英國記者,以報導有爭議性的社會議題而聞名。他發表的兩篇報導,強調郵輪的救生艇不足,嚴重威脅乘客的安全。諷刺的是,當鐵達尼號於1912年4月15日撞上冰山的那天,史泰德正好也在船上。根據一份報告指出,當時史泰德幫助婦女和兒童搭上救生艇,過後他將自己的救生衣也讓給別人,並讓出自己在救生艇的位子,犧牲自己的生命,讓他人得以獲救。

> 靈命日糧

合奏

我觀賞著孫女學校樂團的音樂會,這群孩子只有十一、二歲,但他們美妙的合奏卻令我印象深刻。假如他們每個人都想要獨奏,那效果是絕對無法和樂團合奏媲美的。負責各種木管、銅管和打擊樂器的人都必須各盡其職,才能合奏出悅耳動人的樂章。

靜默

救援卡車駛過破舊的茅舍村莊,雞群四處奔逃,光著腳丫的孩子們好奇地觀望,因鮮少有車輛經過這片泥濘地。

同得安慰

一位朋友寄給我她親手製作的陶瓷。打開盒子後,我發現這些珍貴的物品在運送途中破損了。其中一個杯子裂成好幾塊大小碎片和一些陶土粉末。我的丈夫小心翼翼地把這些碎片黏起來後,我將這個美麗但有瑕疵的杯子放在架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