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查看所有
John Blase

博約翰

博約翰(John Blase)。約翰在傳講上帝的信息十幾年之後,決定開始寫作並銷售他所創作的詩集。目前他在美國科羅拉多州的一家出版社(WaterBrook & Multnomah)擔任開發編輯。儘管他住在美國西部,卻仍保有南方人熱情、好客的特質。他的著作十分多元,包括詩集(The Jubilee: Poems)和小說(Touching Wonder: Recapturing the Awe of Christmas)。他自稱是個幸運的男人,有個美麗的妻子,還有三個長得像母親的孩子。

文章 博約翰

安靜的生活

相信我們小時候都聽過這個問題:「長大後,你想做什麼?」有時甚至連大人都不能豁免。人們會問這問題是出於好奇心,想從答案中知道他人的志願或理想。從小到大,我的答案不斷地改變,一開始我想當牛仔,後來想做卡車司機,接著又想當軍人,最後我進了大學,立志成為一名醫生。然而,似乎從未有人向我建議,我也從未認真思考「要立志過安靜的生活」。

熟悉的盔甲

我剛開始從事寫作時,在寫作工作坊裡常感到缺乏自信。我環顧四周,只見高手如雲。他們不是受過正式的訓練,就是擁有資深的經歷,而這些我都沒有。但我從英王欽定本聖經的語言、語調和語韻的耳濡目染中,形成了另一種專長。這就像是我熟悉披掛的盔甲,讓我知道如何展現個人的寫作風格和表達方式,我很享受其中的樂趣,也希望能把這樣的樂趣帶給別人。

最終局

她叫柔琳,在我們求學的那段日子裡,我暗暗地傾慕她。她性情開朗,燦爛的笑容無人可及。我不太確定她是否察覺我對她的愛慕,但猜想她應該知情。畢業後,大家各奔東西,我便失去了她的消息。

不睡覺

我是個講求紀律的人,所以我規定孩子們晚上幾點一定要回到家。雖然他們都很自律,但我的習慣都是不睡覺,直等到聽見門把轉動的聲響,確定他們安全到家了才能安然入睡。我雖大可不必等門,但我樂意這麼做。然而,有一次我在等門時竟睡著了,這讓我感到挫敗。那一夜,女兒輕輕地把我搖醒,笑著對我說:「爸爸,我平安到家,你該去睡覺了。」儘管做父親的總是處處為兒女著想,但有時也有無法做到的地方。這雖令人感到慚愧,但也是人之常情。

誇口

什麼是真實的呢?這是童書《絨毛兔》裡所要解答的問題。故事說到一個小男孩堆滿玩具的房間裡,其中一個玩具絨毛兔如何在小男孩的疼愛下,成為真實的兔子。故事中有一隻年長又睿智的皮革馬,它看到許多新穎的機械玩具來到這裡。這些機械玩具不斷地誇口、吹噓自己有多大的本事,但不久之後就因損壞而被丟棄。它們亮麗的外觀和誇大的言辭確實引人注目,但若談到被主人所愛,他們所誇耀的根本就不值一提。

言行一致

有一次,牧師兼作家尤金·畢德生(Eugene Peterson)去聽了一場演說。講員是受人敬重的瑞士醫師保羅·陶奈爾(Paul Tournier),也是一位教牧輔導。在此之前,畢德生已讀過陶奈爾的作品,對他的治療方式十分推崇。從陶奈爾的演說中,畢德生覺得陶奈爾真的活出了他自己的教導。會後,畢德生總結這次的經歷說:「言行一致,是我能想到最貼切的詞彙。」

別錯失機會!

在禱告會開始之前,我們一群人正說到前一天晚上的中秋圓月分外明亮。我們當中最年長,又熱愛上帝偉大創造的魏太太卻說,其實中秋節過後一兩天的月亮才是最大最亮的,西方國家將之稱為收穫月(Harvest Moon)。這個接近秋分時的滿月,會好似座落在地平線上,明亮得讓人驚艷。她知道我們家有兩個小孩,她希望幫助我教導孩子們欣賞上帝的創造,所以特別叮囑我:千萬別讓你的寶貝們錯過看月亮的機會!

紀念故人

我在一間固守傳統的教會長大。當有教會成員去世時,更能突顯這些傳統。通常在他們過世後不久,教會的長凳或走廊的某幅畫上就會出現一塊黃銅板,寫著「紀念……」上面銘刻逝者的名字,提醒我們一個生命的流逝。直到如今,我仍然很欣賞這樣的紀念方式。但與此同時,我不禁思想,這些對逝者的紀念全都是靜止的、毫無生氣的,有什麼方式可以添加「生命」的元素呢?

重燃盼望

太陽是從東方升起的嗎?天空是藍色的嗎?海水是鹹的嗎?鈷的原子量是58.9嗎?好吧!如果你醉心於科學研究或喜歡涉獵物理學,那麼你可能知道最後一題的答案。然而,其它問題的答案都是不言而喻的,顯然問這些問題,具有反諷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