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查看所有
John Blase

博約翰

博約翰(John Blase)。約翰在傳講上帝的信息十幾年之後,決定開始寫作並銷售他所創作的詩集。目前他在美國科羅拉多州的一家出版社(WaterBrook & Multnomah)擔任開發編輯。儘管他住在美國西部,卻仍保有南方人熱情、好客的特質。他的著作十分多元,包括詩集(The Jubilee: Poems)和小說(Touching Wonder: Recapturing the Awe of Christmas)。他自稱是個幸運的男人,有個美麗的妻子,還有三個長得像母親的孩子。

文章 博約翰

一起聚會

我父親是美南浸信會的牧師,身為長子,從小到大,每個星期天我該做的事都很明確:我必須要去教堂。有例外嗎?除非是我發高燒了。但其實我很喜歡到教堂去,甚至有幾次真的發燒不退,我還是去了。然而,現在世界已經改變了,定期到教堂參加聚會的人數不再像以前那麼多。當然,我們首先想到的是,為什麼?答案有很多,而且形形色色。對於這些答案,作家凱瑟琳·諾里斯(Kathleen Norris)引用一位牧師的話做出回應。這位牧師說:「為什麼我們去教堂?我們去教堂是為了服事其他人,在那裡可能有人需要你。」

真正的敬拜者

美國作家安妮.迪勒(Annie Dillard)終於有機會去參觀伯利恆的主誕堂。在教堂內地下室的最深處,她來到一個小洞穴(或小石窟)。在這狹窄的空間裡點了許多蠟燭,吊燈也照亮地板的一角。那裡有一顆14角銀星鑲嵌在一塊凸起的大理石地板上,據說那就是基督誕生的地點。然而,對她來說並無深刻的感受,因她明瞭上帝絕不會侷限在這個地方。

上帝為你歌唱

在我們第一個兒子17個月大時,小女兒便出生了。當我想到有個女兒就欣喜萬分,但同時也有點不安,儘管我對照顧兒子有一些瞭解,但養育女兒卻是一個未知的領域。我們給女兒起名為撒拉。我很享受抱著她輕輕搖晃,哄她入睡,好讓妻子休息。但不知為何,我開始嘗試唱歌哄她入睡,而我選的歌曲是《你是我的陽光》(You Are My Sunshine)。無論是把她抱在懷裡,還是站在她的嬰兒床前,我都會對她唱這首歌,每一刻我都樂在其中。現在,小女兒已20多歲,而我仍叫她小太陽。

凡是⋯⋯

每週五晚上,我們全家收看的國內新聞台會以一則激勵人心的報導作為結束。相較於其他的新聞報導,這樣的溫馨結尾總能讓人耳目一新。最近有一則感人的報導,是講述一位記者在感染新冠病毒痊癒後,毅然決定以捐出血漿來幫助其他患者對抗病毒。雖然抗體的療效在當時尚未獲得證實,但想到那麼多人仍束手無策,即使扎針捐血漿會造成不適,這位記者認為若能讓更多人受益,這一點付出是微不足道的。

美好的理由

兩位婦人分別坐在機艙內走道兩旁的座位。飛行時間是兩個小時,所以我坐在後面難免會看到她們的一些互動。她們很明顯是互相認識的,甚至可能是親屬關係。其中較年輕的婦人(約六十多歲)不停從手提袋中拿出新鮮的蘋果片遞給較年長的婦人(約九十歲),還有自製的小塊三文治,清潔用的小毛巾,最後是一份新的《紐約時報》。每個遞交動作都是如此溫柔,並帶著尊敬。當我們站著準備離開機艙時,我告訴那位較年輕的婦人﹕「我注意到妳很關心她,真的很感人。」她回答說﹕「她是我媽媽,也是我最好的朋友。」

禱告不匆忙

夏威夷的基督徒愛麗絲講了一個故事,談到夏威夷人在進入廟宇敬拜神祇之前,會先在外面靜坐好一段時間以做好預備。進了廟宇,會緩慢爬行到祭壇前祈禱。過後,他們又回到外面靜坐很長一段時間,好將「生命氣息」吹入他們的禱告。所以當宣教士來到夏威夷時,夏威夷人覺得這些宣教士的禱告很奇怪。宣教士站著說幾句話就是在「禱告」,說完「阿們」就結束了。夏威夷人形容這些禱告「沒有生命氣息」。

花時間親近上帝

在諾曼·麥克林(Norman Maclean)的經典小說《大河戀》中,描述了生長在蒙大拿州西部的一對兄弟和父親之間的溫馨故事。諾曼的父親是長老教會的牧師,諾曼和弟弟保羅每個星期日上午都會去教會聽父親講道,而他們的父親在晚上還有證道服事。在兩堂聚會的空檔,兄弟倆會和父親到小溪山林間散步,父親也能藉此暫離工作並放鬆心情。父親這樣的特意安排是要退到大自然當中,恢復精神和體力,為晚上的服事作充分的準備。

上帝的國

我母親一生為許多事投注心力,但其中最為堅持的一件事,就是要讓孩童們認識耶穌。母親不常公開表示不同的意見,但我看過的少數幾次都是因為有人試圖削減兒童事工的預算,去支付他們認為更「重要」的項目。她告訴我:「我只有在懷你弟弟的那年暑假,沒有參與主日學的服事。」我算了一下,發現母親在教會的兒童事工服事了長達55年之久。

行走而不奔跑

我看見她每天都早起迎接朝陽。她是我們小區的競走健兒,當我駕車送孩子們去學校時,她總在路肩上快步地走。她會戴上大型的耳機,穿上彩色及膝襪,左手右腳、右手左腳輪流向前邁步,總要有一隻腳接觸地面。競走與快跑或慢跑不同,競走者刻意限制自己,勒住身體想跑步的傾向。競走看起來容易,但仍需要與快跑或慢跑相同的體力、專注力及力量,只是必須有所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