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查看所有
Julie Schwab

施竹俐

施竹俐(Julie Schwab)。竹俐現居於美國密西根州,這裡也是她成長的地方。她從小就喜歡在後院的樹林中探索,也喜歡與家人去看各式拖拉機的展覽。她於2017在房角石大學取得「創意寫作」學士學位,並於2018年在自由大學取得神學碩士學位。她喜愛彈奏吉他、學習烹飪,以及從事與創意有關的活動。她熱愛上帝的話語、文學創作和文字編輯,且經常閱讀關於寫作和文法的書籍,竹俐還喜歡與人談論寫作及基督徒的生活。此外,她也在生活中不斷地體會到上帝奇妙的作為和祂的慈愛。

文章 施竹俐

恩典大於罪惡

我的社區大學英語教授說:「如果我觸摸聖經,它會在我手中起火。」我聽了有點難過。那天早上,我們閱讀的小說裡引用了一節聖經的經文,當教授注意到我拿出聖經查閱時,她說了這一番話。這位教授似乎認為自己的罪孽過於深重,以致無法被赦免。可惜我那時沒有勇氣去告訴她關於上帝的愛,以及聖經明確指出,我們隨時都能尋求上帝的寬恕。

白白接受

我和父母在餐館吃完豐盛的晚餐後,對父親說:「謝謝你請我吃晚餐。」我從大學開始便獨立生活,這次假期回家鄉,再次讓父母為我付帳感覺有些奇怪。父親說:「竹俐,不用客氣,妳不必總是向我道謝。我曉得妳已經能夠獨立自主,但妳仍舊是我女兒,也是家裡的一分子。」我聽了倍覺溫馨,笑著回答說:「爸爸,謝謝你。」

什麼最重要?

我垂頭喪氣地對朋友感嘆道︰「我不知道要如何把所有的事情做完!」他在電話裡提醒我︰「別氣餒,妳應該要嘉獎自己。妳已經做很多了!」然後他列出了我正努力達成的事情,包括保持健康的生活、努力工作、在研究所取得好成績、寫作,還有參加查經班。沒錯,我想為上帝做這些事,但到頭來我卻更專注於自己完成了什麼事,而不是怎樣做這些事。也許我想要做的事實在太多了。

靈裡困倦

扎克·艾斯懷(Zack Eswine)牧師在他所寫的一本書中(The Imperfect Pastor)提到:「有時我們只做了一小時,但感覺就好像做了一整天的苦工。」雖然他在這裡是指牧師常背負重擔,但其實人人都承受著沉重的情緒和責任,使我們身心靈俱疲,只想倒頭大睡。

戴上新眼鏡

我18歲時視力便開始模糊,但我根本不想配戴眼鏡。記得那時父親說:「看到樹上的每片葉子,總比只看到一片矇矓的綠色更好!」父親說得對極了。戴上了眼鏡後,讓我清楚看見一切事物,使朦朧化為美麗!

耶和華必預備

在我大學畢業,準備念研究所的那個暑假,我特別焦慮不安。因我喜歡凡事都要詳細規劃,可是去外州念研究所又沒有工作,實在讓我不安。可是就在我離開暑期工作的前幾天,公司希望我能繼續為他們工作,即使人在外州也沒問題。我當然接受這樣的安排,而且也因為上帝的看顧,心中滿有平安。

生命的試煉

我朋友的父親被確診罹患癌症,但他在化療期間成為基督徒,而他的癌細胞也消失了。可惜18個月後他的癌症復發,情況比之前更嚴重。面對癌症復發的事實,他和妻子雖然有擔憂也有疑問,但因為他們在首次病發時,經歷到上帝大能的看顧,所以他們仍忠心地信靠上帝。

將來有收成

我的朋友帶著襁褓中的孫兒和我一起去散步。她推著嬰兒車,洩氣地說自己這段路都白走了,因為她的手臂沒有擺動,戴在手腕上的計步器就不會計算她走了多少步。我提醒她,走這段路仍有助於身體健康。她笑著說:「對,但我真的很想要快點得到那個電子金星的獎勵!」

海藻與矽藻

我緊挨著朋友的肩膀,看著她手機裡從顯微鏡翻拍的照片,問她說:「什麼是矽藻?」她解釋:「喔,這是一種藻類,只不過很難看見。有時我們要在鏡片上滴油,或等它死了才能看到。」她繼續看其他的照片,我則坐在一旁不住地讚嘆,上帝創造的生命竟可以如此複雜精細,我們只有透過顯微鏡才能看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