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查看所有
Kirsten Holmberg

洪可婷

洪可婷擁有許多身分,她是一位作者、講員、朋友、母親、妻子和基督徒。在不同的人生階段,這些不同的角色對她來說都是難能可貴的,她非常感恩,也享受其中。可婷的父親在她九歲時過世,當時,她決定要逃避這位讓她經歷如此巨大失喪的上帝。將近十三年的時間,她都活在憤怒和哀傷中,後來她因降服耶穌基督而得到了醫治。1995年,可婷在美國科羅拉多州的博爾德市與丈夫麥可結婚,現在他們與孩子住在愛達荷州樹城。她常利用寶貴的空檔時間來閱讀、跑步、攝影,或和朋友一起喝杯不含咖啡因的摩卡咖啡。

文章 洪可婷

火腿與雞蛋

有一則寓言說到,有一隻母雞與一隻小豬想要合夥開間早餐店。當牠們在設計菜單時,母雞提議要有火腿與雞蛋,小豬立即反對說:「不必了!如此一來,我對這間早餐店必須毫無保留地全心擺上,但你卻只是參與。」

更加明白

當我們把領養的兒子從國外帶回來的時候,我急切地給他滿滿的愛,還有過去他所欠缺的一切,特別是優質的食物,因為他有營養不良的症狀。可是我們盡了一切的努力,甚至還向專家諮詢,他的成長仍然非常有限。將近三年後,我們才明白為什麼,原來他的身體無法接受某些食物。我們將這些食物從他的日常飲食中剔除後,他在幾個月內就長高了13公分。我一方面懊惱自己過了那麼久才發現,給他的是有礙成長的飲食;一方面也為他的健康狀況明顯好轉,而欣喜不已!

最好的禮物

最近,我丈夫慶祝了生日,因為剛好是整壽(是10的倍數),所以我特別看重。在這之前,我盡心竭力想向他表達尊敬和愛意,多次與孩子們一起討論,如何為他籌備一個最完美的慶生會。我真心期待這次的生日會,能讓他展望未來的十年,也能體會我們對他的敬愛,更希望我們送給他的禮物,能襯托出他生命中這重要的里程碑。

遠遠超過

我媽媽生日的隔天就是我的生日。在我青少年時期,我總是倉促想出一個在我預算之內,又能討媽媽歡心的禮物。媽媽總是會謝謝我買禮物送她,然後隔天,她也會送我一份生日禮物。每一次媽媽送的,都遠遠超過我送給她的禮物。媽媽並不是要貶低我給的禮物,她只是大方地按著她能力所及送禮物給我。顯然,她的能力遠超過我的。

充足有餘

當有人問我和丈夫能否在家中舉辦小組聚會時,我的第一個反應是不能。我覺得有許多不足之處。我家很小,沒辦法容納這麼多人,椅子也不夠,我們更不確定自己有能力帶領小組討論。此外,我也很擔心他們會要求我準備食物,不單是因為我本來就對烹飪不感興趣,而且我也沒有多餘的錢。我覺得我們夫妻「沒有足夠」的資源,我自己更「不足」以做好這件事。然而,我們卻實在希望能為上帝和社區做點事,因此雖然我們仍然擔心,但還是答應了下來。在之後的五年裡,我們因為開放客廳給小組聚會,享受了極大的喜樂。

豐盛有餘

有個童話故事,說到一個窮苦的鄉下男孩巴塞洛繆,有一天他脫帽要向國王致敬時,立刻又有一頂一模一樣的帽子出現在頭上。國王以為男孩未脫帽不尊敬他而勃然大怒,於是將巴塞洛繆帶回皇宮接受懲處。巴塞洛繆脫了450頂帽子,過後一頂就比一頂更加奢華,第五百頂帽子還鑲滿寶石與羽毛,讓國王看了羨慕不已,決定赦免巴塞洛繆的罪,並用500枚金幣買下他的帽子。最後,巴塞洛繆的頭上不再出現帽子了,他重獲自由,開心地抱著金幣回家,解決了家人的生活問題。

向上帝陳明

在青少年時期,每當我面對極大的挑戰,或需做重大的決定前,母親教我學會了藉著紙筆審慎評估的好處。當我無法決定要修讀哪門科目、選擇哪份工作,或不知如何處理一些成長中所面對的問題時,我就會學著像母親一樣,在紙上寫下所有基本的事實,以及採取不同的作法,可能會出現的不同結果。當我把所有的想法都寫下來之後,就能不受情緒影響,對問題有更客觀的看法。

必被尋回

每個週六,女兒都會和她的高中校隊,參加越野賽跑。我們全家人總是會圍在跑道外側,為女兒加油打氣。在衝刺越過終點線後,選手們立刻奔向隊員、教練與父母,彼此相擁;在一旁觀賽的觀眾們也蜂擁而上,往往是三百多人圍繞在一起,幾乎看不到你要找的那個人。我們興奮地在人群中尋找女兒的身影,迫不及待地想把心愛的女兒擁入懷裡。

脫離深水

我專注地觀察水中的狀況,留意每一個危險的跡象。身為救生員,在6小時值班的時間內,我都會目不轉睛地守護在泳池旁,確保泳客們的安全。要是我離開了崗位,或是注意力稍有鬆懈,都有可能讓那些泳池裡的嬉水者陷入危險。只要有人因受傷或泳術不佳而溺水,我就有責任把他們從水中拉上來,將他們帶回安全的池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