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查看所有
Kirsten Holmberg

洪可婷

洪可婷擁有許多身分,她是一位作者、講員、朋友、母親、妻子和基督徒。在不同的人生階段,這些不同的角色對她來說都是難能可貴的,她非常感恩,也享受其中。可婷的父親在她九歲時過世,當時,她決定要逃避這位讓她經歷如此巨大失喪的上帝。將近十三年的時間,她都活在憤怒和哀傷中,後來她因降服耶穌基督而得到了醫治。1995年,可婷在美國科羅拉多州的博爾德市與丈夫麥可結婚,現在他們與孩子住在愛達荷州樹城。她常利用寶貴的空檔時間來閱讀、跑步、攝影,或和朋友一起喝杯不含咖啡因的摩卡咖啡。

文章 洪可婷

要得獎賞

在1994年的電影《阿甘正傳》中,阿甘因跑步而成名。他原本只想「跑到路的盡頭」,後來卻持續跑了3年2個月14天又16小時。每一次他抵達目的地的時候,就會再設定另一個目標繼續跑。他就這樣曲折地橫跨了美國,直到有一天他不想再跑為止。「想跑」使他開始跑步。阿甘說:「那一天,沒有特別的原因,我只是決定去跑一跑。」

街頭醫療隊

由於注射毒品的遊民日益增加,舊金山的城市醫療人員便決定帶醫療隊走上街頭,為那些染上鴉片類藥物成癮的露宿者提供藥物治療。一般而言,醫生都是在診所等待患者上門求診,但這個計畫卻是由醫療隊前往街頭,為這些無家可歸的人提供醫療服務。遊民不必應付交通問題,也無需擔心忘記了看醫生的日期。

是苦或甜?

我的鼻子上長了一塊斑,但我過了大半年才去看醫生。切片檢查的結果幾天後就出來了,是我不想聽到的:皮膚癌。雖然我的這個腫瘤可以動手術切除,也不會危及生命,但我還是覺得這個事實有如苦藥,讓人難以接受。

藍色曲線

在白雪覆蓋的高山速降滑雪賽道,經常都會以噴上藍色油漆的線條作為標示。這些粗糙的曲線也許會令觀眾分心,但卻是選手能否安全獲勝的關鍵。藍色曲線為競賽選手們提供了引導,使他們能清楚看見從山頂滑降到山腳最短的路線。此外,藍色油漆與白雪的對比強化了選手們的視覺,這對如此高速滑行的安全極為重要。

用過皆讚好

在20世紀初期,美國帕卡德汽車公司創造了一句吸引買家的口號:「用過皆讚好!」這個強而有力的標語使該公司建立了豪華汽車領導品牌的聲譽。帕卡德汽車公司似乎知道,產品使用者的個人見證最具有說服力。也就是說,當你聽到朋友對產品感到滿意,那麼對該產品來說,就是一種支持和保證。

腦袋後頭的眼睛

我很小的時候,和其他孩子一樣調皮搗蛋,還會試著不讓大人發現,以免受罰。但我母親總是很快地就知道我做了什麼好事,這常讓我感到不可思議。每每在我驚嘆不已,問她怎麼知道的時候,她總是說:「我腦袋後頭有長眼睛啊!」於是每當母親轉身時,我都會仔細看著她的頭,想知道那雙眼睛到底是隱形的呢?還是被她的頭髮蓋住了?稍微大一點時,我放棄找尋母親的另一雙眼睛,並意識到自己的所做所為,並不是像我想的那樣神不知鬼不覺。母親「腦袋後頭的眼睛」,說明了她對孩子的關愛。

分享披薩

史平今年62歲,是一名無家可歸的退伍軍人。為了避開寒冬,他前往氣候溫暖怡人之地,因為那裡一整年都能在戶外過夜。一天傍晚,他正在擺攤販售自己手繪的藝術品,希望能攢點錢。有位年輕女士走過來,給了史平幾片披薩,他感激地收下。過後,他將食物與另外一名飢腸轆轆的遊民分享。很快地,那位年輕女士看到史平慷慨與他人分享的舉動,又給史平端來另一盤披薩。

為你預備

像其他城市一樣,在巴黎郊區也有許多居民對社區中無家可歸的遊民伸出援手。他們將衣物放在防水袋,掛在特定的欄杆上,讓遊民按照自己的需要取用。防水袋上清楚標明:「我不是丟失的物品,而是為你預備,免得你受凍!」這不僅讓那些露宿街頭的人得到溫暖,更能讓居民瞭解幫助社區中困苦人的重要性。

最佳策略

我們在球場的看臺上,看著女兒參加籃球比賽。我聽到教練對場上的女孩們說出一個字:「雙!」她們的防守策略立即從一對一,改換成兩人合力防守對方身材最高的控球球員。她們成功地阻撓對手,讓她無法投籃得分,最後她們還成功將球搶到,投進自己的籃框得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