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查看所有
Kirsten Holmberg

洪可婷

洪可婷擁有許多身分,她是一位作者、講員、朋友、母親、妻子和基督徒。在不同的人生階段,這些不同的角色對她來說都是難能可貴的,她非常感恩,也享受其中。可婷的父親在她九歲時過世,當時,她決定要逃避這位讓她經歷如此巨大失喪的上帝。將近十三年的時間,她都活在憤怒和哀傷中,後來她因降服耶穌基督而得到了醫治。1995年,可婷在美國科羅拉多州的博爾德市與丈夫麥可結婚,現在他們與孩子住在愛達荷州樹城。她常利用寶貴的空檔時間來閱讀、跑步、攝影,或和朋友一起喝杯不含咖啡因的摩卡咖啡。

文章 洪可婷

使之安靜

每年,我會和一群人共同舉辦一個社區活動。我們用11個月的時間策劃每個細節,以確保活動成功。除了決定日期、地點和票價,選擇食品攤販和音響技術員外,我們還得在接近活動日期時,回覆民眾的提問並提供指導。活動結束後,我們還需要蒐集參與者的意見。意見當然有好有壞,我們為讚美之詞感到興奮,也要平息抱怨聲浪。然而,有時惡意的批評實在令人沮喪,讓我們真想就此放棄。

無人眷顧

小時候,每當我覺得孤單、不被接納而自怨自艾時,母親想讓我打起精神來,就會唸這段順口溜給我聽:「一條魚,水裡游,孤孤單單在發愁。兩條魚,水裡游,擺擺尾巴點點頭。三條魚,水裡游,快快活活笑開口。許多魚,水裡游,大家都是好朋友。」等我哭喪的臉上綻放笑容後,她便會引導我,使我想起其實我身邊仍有許多值得感恩的人事物。

改變視角

我的家鄉經歷了三十年來最嚴峻的冬天。我在寒風中花了好幾個鐘頭剷除厚厚的積雪,以致肌肉痠痛不已。然而,這一切好像白費工夫。我進到屋內,疲憊地脫下靴子時,一陣溫暖迎面而來,孩子們也圍繞在火爐旁。當我從溫暖的家中望向窗外時,我對寒冬的視角完全改觀。我看見的不再是有更多的事情要做,乃是銀妝素裹的樹木,以及一片被白雪覆蓋的純白冬景。

理應歡唱

我十三歲時,學校要求學生選修四門興趣探索課程,包括:家政、藝術、合唱和木工。在合唱課第一天,指導老師要每個學生個別到鋼琴旁邊試唱,好依學生的音質、音域而分部。輪到我的時候,老師彈了好幾個音要我試唱。可是我不但沒被分派到任何音部,反而在重唱幾次之後,老師就要我去重新選修其他課程。從那一刻起,我就認為自己根本不該唱歌,我的聲音不適合唱歌。

聽我們想聽的

人類總是會尋找佐證支持自己的論點。研究也顯示,我們確實會加倍搜集支持我們立場的資訊。當我們固執己見,就不會接受他人提出的異議。

然而

我的個性偏向悲觀,對於生活中的種種情況總想著負面的結果。若有一項工作計畫受挫,就會認為其他的計畫,甚至完全無關的計畫也同樣會失敗,覺得自己什麼都做不好。我為自己感到悲哀,我覺得自己是個糟糕的母親,沒有一件事做得好。我若在某一方面受挫,就會造成我在許多方面感到挫敗。

上帝的囑咐

我家老二碧蘭很享受睡在她姐姐房裡的大床上。每晚我為碧蘭蓋被時就嚴厲地叮嚀她,不可以跑下姐姐的床,不然我就會把她送回她自己的小床。夜復一夜,我都在走廊上發現她,然後把垂頭喪氣的她送上她的小床。幾年後我才知道,一向對她友善的姐姐,並不歡迎這個多出來的室友,所以總是跟碧蘭說聽見我在叫她。碧蘭聽了姐姐的話,就下了床出來找我,結果被送回自己的小床。

憐憫勝過審判

我的孩子們在年幼時期,常因爭吵而跑來向我告狀。我會將他們個別帶到一旁,讓他們各自說明事情發生的緣由。確定雙方都有過錯之後,我會在談話結束時問他們,要怎樣才是公平和合理地處置對方的行為,他們都會建議要立即處罰對方。出乎孩子們意料的是,我卻用他們自以為對方應得的懲罰來處置他。瞬間,每個孩子都開始哀嚎,因為他們自以為給對方這樣的責罰十分公平,但當相同的懲罰方式加在自己身上的時候,卻頓時覺得不公平了。

預備地方

我有個朋友最近正準備搬家,而且是要搬到離現址1,600公里以外的地方。他們夫妻倆分工合作,以便在短時間內安頓下來。朋友負責將所有的物品分類裝箱,她丈夫則要承擔尋找新居的重責大任。令我感到驚訝的是,朋友沒有事先察看那個社區,也沒有參與尋找新房子,只是專心準備搬家!我問她是怎麼辦到的?她承認這的確不容易,但她完全相信她的丈夫。因為他們相處多年,她深信丈夫瞭解她的喜好和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