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查看所有
Monica La Rose

白茉妮

白茉妮從小和七個兄弟姐妹在美國明尼蘇達州埃傑頓市的一個農場長大。她曾在佩羅斯高地的三一基督教學院修讀英文與神學,並在以琳基督教學校工作,幫助有特殊需要的孩子,之後則在大湍市的加爾文神學院取得神學碩士。她很看重與朋友、家人並和寶貝姪子、姪女相處的時間。

文章 白茉妮

含蓄委婉

美國詩人艾米莉·狄金森(Emily Dickinson)在她的一首詩中寫道:「應說出一切真理,但要說得含蓄委婉。」她認為上帝的真理和榮耀就像強光閃電,對脆弱的人類來說實在是「太亮」了,無法一下子就理解或接受。因此我們最好「說得含蓄委婉」,以溫和、間接的方式,分享上帝的恩典和真理。因為就如詩中的結尾寫道:「真理必須逐漸明亮,否則人人都會失明。」

祂掌管未來

根據心理學家梅格·潔伊(Meg Jay)的研究,我們的大腦在想到未來的自己時,有如想到一個全然陌生的人。為什麼呢?這可能與被稱為「同理心差距」的心理狀況有關。我們可能很難去同情和關心那些我們素不相識或從未謀面的人,甚至是未來的自己。因此潔伊的工作是要幫助年輕人想像未來的自己,並採取一些行動來關心他們。這包括協助他們按自己將來要成為什麼樣的人而制定可行的計劃,好讓他們能追求自己的夢想並繼續茁壯成長。

謙卑是真理

十六世紀的聖女大德蘭(Teresa of Avila)某天在思想上帝何以如此看重謙卑時,突然領悟到了答案:「上帝是至高無上的真理,而謙卑就是真理……。沒有任何美善是出於我們自己,一切的美善都來自恩典的泉源,心靈靠近這所在,就會像一棵樹栽在溪水旁;美善也來自那使我們的服事充滿活力的真光。」大德蘭總結道,「正是透過禱告,我們才能牢牢地記住這個事實,因為禱告的根基就是謙卑。我們愈是在禱告中謙卑自己,上帝就愈會高舉我們。」

那把鑰匙

基廷神父(Thomas Keating)在他的一本經典著作中分享了一個令人難忘的故事。一名教師弄丟了家裡的鑰匙,便蹲在草地上尋找。學生們看見老師在找鑰匙都過來幫忙,但還是找不到。最後,有個比較機靈的學生問道:「老師,你知道自己是在哪裡弄丟了鑰匙嗎?」教師回答:「當然知道。我是在屋子裡弄丟的。」學生們驚呼:「那你為什麼要在屋外找呢?」老師說:「很簡單啊!因為這裡光線比較好。」

可靠的愛

我傷心、自責、憤怒、困惑,百感交集地自問:為什麼我老是想起這件事?

悲傷中有恩典

若蘭在得知自己罹患罕見且無藥可醫的腦癌之後,藉由替重症兒童與其家人攝影留念,找到了新的盼望和目標。若蘭希望藉著這樣的方式,讓那些家庭能捕捉到與孩子在一起的珍貴時刻。她認為:「在絕望的病榻旁,有時充滿悲傷,但也有我們認為不會出現的恩典與美好時光。在最艱難的時刻,那些家庭儘管悲傷,仍選擇以愛相待。」

超越認知

當丈夫得悉他會像許多人一樣,因新冠疫情而將被公司解僱時,我們一時都很難接受。雖然我們相信上帝會照顧我們的基本需求,但有太多未知的因素卻令我們憂心忡忡。

選擇感恩

作家瑪麗蓮·麥肯泰爾(Marilyn McEntyre)曾分享她從一位朋友身上學到的功課:「嫉妒的反面是讚賞和感恩。」縱然這位朋友因身體殘疾和長期疼痛之苦,無法以她所願的方式發揮天賦。但在她離世前,卻仍能用她獨特的方式展現出喜樂的心,與他人一同感恩,讓每一次與人相遇,都充滿了讚賞。

像基督完全

作家凱瑟琳·諾里斯將現代完美主義與馬太福音裡的「完全」進行對比,她寫道:「完美主義是我所知其中一個最可怕的詞語。」她形容現代完美主義是「一種嚴重的心理疾病,使人過於膽怯而不敢承擔必要的風險。」但馬太福音中翻譯為完全的詞語,則是指成熟、完整或整全。她總結說:「要完全,就要為成長留空間,漸漸成熟到可以為別人付出。」

極大的智慧

深受愛戴的主教金口約翰(John Chrysostom)曾寫道:「牧者需要極大的智慧與無數雙眼睛,以便從各個角度審視心靈的狀況。」這是他在談論關懷他人心靈需要的複雜性所說的話。他強調,正因不可能強迫任何人得醫治,所以要觸及他人的心靈必須有極大的同理心和憐憫。

在祂懷中

一日中午,我跟姐姐以及她的孩子們共進午餐。過後,姐姐告訴三歲的外甥女安妮該睡午覺了。但安妮皺著小臉,含淚反對:「可是阿姨今天還沒有抱過我耶!」姐姐笑著說:「好吧!阿姨可以抱妳。但妳想要抱多久?」安妮馬上破涕為笑,開心地說:「五分鐘!」 當我抱起安妮,心裡感激她在不經意間提醒了我,何謂愛與被愛。有時候,我們似乎也忘了信心的道路是要我們學習經歷上帝的愛,經歷祂那遠超過人所能理解的愛(以弗所書3章18節)。如果我們忽略了這一點,我們可能會發現,自己就像耶穌所說的浪子比喻中的哥哥,拼命想贏得天父上帝的認同,卻沒看到祂早已將一切賜給我們(路加福音15章25-32節)。

談論、相信、感受

作家布赫納(Frederick Buechner)在他那本頗具影響力的回憶錄(Telling Secrets)裡說:「我家中有一條家規,就是不可談論、不能相信、不能有任何感受,而不遵守這規條的人就有禍了。」布赫納以自己的經歷為例子,說明這不成文的家規就是造成家庭失常的因素。在布赫納的家庭中,這個「規條」使他不得談論或哀悼自殺的父親,令他無法相信任何人,不能向人傾訴內心的傷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