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查看所有
Monica La Rose

白茉妮

白茉妮從小和七個兄弟姐妹在美國明尼蘇達州埃傑頓市的一個農場長大。她曾在佩羅斯高地的三一基督教學院修讀英文與神學,並在以琳基督教學校工作,幫助有特殊需要的孩子,之後則在大湍市的加爾文神學院取得神學碩士。她很看重與朋友、家人並和寶貝姪子、姪女相處的時間。

文章 白茉妮

新冠酒店

耶路撒冷的丹琳酒店(Dan Hotel)在2020年以「新冠酒店」之名廣為人知。政府將這家酒店專門提供給新冠肺炎的康復者居住,使酒店成為疫情期間民眾難得能聚集歡樂的場所。由於入住酒店的人都感染了病毒,因此他們能無拘無束地一起唱歌、跳舞和歡笑。這個國家雖因不同的政治和宗教團體彼此對立,局勢益發緊張,但大家共同面對的這場危機,居然創造出了一個空間,讓人們學習不分彼此,甚至成為朋友。

無懼的愛

有些照片實在太讓人震憾而永難忘懷,這也是我看到一幀已故威爾斯王妃黛安娜著名的照片時的經驗。乍看之下,不過是王妃正與一位不知名的人士握手,臉上洋溢溫暖的笑容。但這張看似普通的照片,卻有個非凡的故事。

醫治與修復

音樂劇《大娛樂家》的插曲《從今以後》十分感人,這是主角發現自己傷害了家人和朋友,歷經一番沉痛的自我覺醒後所唱的一首歌。這是一首表達喜悅的歌,歡慶回家以及發現自己所擁有的已夠多了。

上帝的保護

針頭、牛奶、蘑菇、電梯、分娩、蜜蜂、在攪拌機裡的蜜蜂──這些只是知名偵探影集《神經妙探》中,令主角艾德里安·蒙克(Adrian Monk)萬分恐懼的一小部分事物。直到有一次,蒙克與老對手奇夏龍(Harold Krenshaw)被困在上鎖的後車廂裡,他才成功克服一項恐懼症──幽閉恐懼症。

當說的話

近年來,許多基督教作家呼籲信徒要重新思考基督信仰的「詞彙」。例如有位作家強調,即使是神學性很豐富的字詞,因為過於熟悉和過度使用,會導致我們無法體會福音的深度和自己需要上帝,最終使這些詞彙失去其影響力。他建議發生這種情況時,我們可能需要重新學習和體會這些信仰的詞彙,放下既有的觀念,直到我們像是第一次接觸福音一樣。

最惡劣之時

在珍·奧斯汀的《傲慢與偏見》裡,達西先生說:「她還可以,但還沒漂亮到能打動我的心。」這句話讓我永遠記得這部小說,以及它對我的影響。因為當時我讀了這一句話之後,堅信自己永遠都不會喜歡達西先生。

小卻強大

在環境惡劣的北美索諾拉沙漠,夜裡有時會隱隱傳來尖銳的嗥叫聲。你一定沒想到,這聲音是來自一種體型雖小卻很強悍的食蝗鼠,牠正對著月亮嘶嚎以宣示自己的領域。

寶貴應許

在遭受重大挫敗時,我們常會覺得一切都太遲了,人生再也沒有目標、再也沒有價值了。曾經在紐約最高警戒的監獄中服刑的艾列斯,也如此描述自己當時的心情:「我違背了……承諾,對自己未來和人生所許下的承諾。」

寬恕與公義

在1994年,當南非從種族隔離政權過渡到民主制度時,政府不得不面對兩難的困境,那就是該如何處理在種族隔離政權時期的罪行。國家領導人不能無視過去,但若是對這樣的罪行施加嚴厲的懲罰,卻可能加深國家的創傷。正如德斯蒙德·圖圖(Desmond Tutu)這位南非聖公會首位黑人大主教,在其著作《沒有寬恕就沒有未來》中所說:「我們是可以要求公義,執行報復性的公義,但卻會將南非化為灰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