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查看所有
Mike Wittmer

韋陌格

韋陌格(Mike Wittmer)。陌格是美國大湍市神學院的系統神學教授,他有好幾本著作已經在探索書屋出版。陌格和妻子茱莉有三名正值少年期的子女,因此他們忙得沒時間擁有任何嗜好。但是陌格會為他所支持的克里夫蘭球隊加油打氣,也喜歡品嚐各式各樣的亞洲菜餚,更熱愛撰寫與基督教神學相關的文章和書籍。

文章 韋陌格

直到地極

通常一張地圖,只要看地圖的中心位置,我們就可以很容易判斷地圖是由誰或哪個單位繪製的。人們通常會將自己的家看成是世界的中心,然後從這個中心點再向外延伸。比如,當我們說到附近的城鎮要往北80公里,或往南駕駛半天的車程時,都是以自己的所在地為中心點,向外延伸。詩篇也是如此描繪聖經「地圖」,以舊約時期上帝在地上的居所為中心,這中心點就是耶路撒冷。

全都沒了!

淘氣的英國藝術家班克斯(Banksy)又對大眾開了個玩笑。在蘇富比的拍賣會中,他的畫作《氣球女孩》以一百萬英鎊售出。當拍賣師大喊「成交!」之後,突然警鈴大作,畫作自動下滑,預先安裝在畫框底部的碎紙機瞬間攪碎了半幅畫。班克斯在推特上發了競標者看著這幅畫遭到毀壞的照片,並附上說明:「沒了,沒了,全都沒了!」

逐步後退

在泰國北部,有支名為「野豬」的少年足球隊前往一個洞穴探險。一個小時後,當他們折返時,發現洞穴的出入口早已被洪水淹沒。於是,他們不得不退到洞穴裡去。隨著水勢一天天地上漲,他們越退越深,最後他們受困的地點離出入口竟遠超過4公里。兩個星期後,當人們英勇地將他們拯救出來時,許多人都想知道,到底他們為何會陷入如此絕望的困境,答案是:逐步後退。

你的價值

凱特琳如今是位出色的作家,她寫下被性侵後與憂鬱症搏鬥的過程。與身體受到的傷害相比,她的心靈承受更深的創傷,讓她認定:「我是沒人要的,也沒有人會看上我這樣的女孩。」她覺得自己不值得被愛,是任人隨意糟蹋後撇棄的人。

長大成人

有一位牧師回憶他幼年學騎腳踏車時,父親常常走在他身旁,扶著腳踏車。但一次他看見幾個女孩子坐在門廊上,就逞強說:「爸爸,我會騎了,不需要扶我了!」結果他因為沒有父親的扶持而失去平衡,跌得鼻青臉腫。他以為自己長大了,不需要父親的幫助,其實不然。

警醒預備

美國著名鄉村音樂歌手提姆.麥克羅(Tim McGraw)的歌曲《風中殘燭》令我深受感動。在這首歌曲中,他描述有人獲知健康情況惡化後,完成了一些令人振奮的「願望清單」。這人也選擇更坦然地愛人、原諒人,並且更柔和地對人說話。這首歌告訴我們,若要活得有意義,就要珍惜每一天,有如我們的生命即將結束。

圍欄之中

有位同學送給我們一隻繁殖犬,那是一隻因年老而無法繼續生育的純種柯利牧羊犬。不久後,我們發現這隻美麗的牧羊犬先前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很可憐地被關在圍欄內,以致牠只會繞行小小的圈子,不會玩拋接遊戲,也不會跑直線。即使是在大院子裡面玩,牠還是以為自己仍受圍欄的約束。

口袋裡裝的

在1865年,美國總統亞伯拉罕·林肯在福特劇院遭人暗殺。那晚,他的口袋裡裝的是兩副眼鏡、拭鏡布、小刀、掛錶、手帕、一個內有一張南方邦聯5元紙鈔的皮夾,以及8張剪報,其中幾張是讚揚他個人或政策的報導。

惡性循環

海洛英成癮絕對是個悲劇。吸毒者會產生耐藥性,每次都需要更大的劑量才能達到快感,很快地他們所攝取的劑量便足以致命。上癮者若得知有人死於吸食濃度過高的海洛英,第一個反應或許不是恐懼,而是「我可以在哪裡找到這樣的海洛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