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查看所有

文章 靈命日糧事工

下一個篇章

「那些接受耶穌為救主的人,已經做了最正確的抉擇,加入了最棒的隊伍。只管勇敢向前,不要放棄。人生固然充滿挑戰,但只要站在耶穌這邊,我們終必得勝!」
卡卡(Kaká)
-巴西足球名將

如果你想要進一步瞭解如何作一個基督徒,或想知道耶穌是誰,祂的出生、死亡和復活的事,靈命日糧事工將非常樂意提供協助。我們相信要認識上帝和瞭解祂比賽的策略,最好的方法就是閱讀聖經。我們出版了許多小冊子福音單張,並有豐富的網路資源可以幫助你。

我們也鼓勵你到附近的教會,那裡有人可以幫助你解答問題,讓你明白何謂相信耶穌。

上一篇:觀眾
回主頁

觀眾

「觀賞曼聯對利物浦的比賽時,看到曼聯的約翰.奧謝(John O’Shea)進球得分,我欣喜若狂地想要打電話給他,才想起他正在球場上。」
貝克漢(David Beckham)
-回憶在2007年曼聯以1-0擊敗利物浦的比賽中, 約翰.奧謝射門得分。

當我們加入上帝的隊伍,就有了新的隊友,就是教會。所有基督徒都是上帝家中的成員,也就是我們的家人了。本來我們在那空蕩的球場上,覺得整個世界都壓在自己肩上,但突然間,卻發現全場觀眾都歡呼支持我們,教會就是這樣。在教會裡,所有人都屬於同一支球隊,並樂意彼此幫助去遵循上帝的比賽策略,緊緊跟隨耶穌,努力向著天國直跑。我們從此不再孤單,永遠是這個普世大家庭中的成員!當然這個家庭並不完美,每個基督徒都有自己必須面對的問題,但上帝家中的人都知道自己需要耶穌,知道耶穌會帶領他們面對一切。

要遵循上帝的比賽策略並不容易,祂會要求我們做一些困難的事,例如不再自私自利,向我們曾經傷害過的人道歉,或向人傳揚上帝。但令人欣慰的是,我們有整個團隊作後盾。上帝從未要我們單打獨鬥,而是要我們以團隊的力量,迎接種種挑戰。

此外,我們還有最佳的教練。作為裁判,上帝說我們過去的記錄一筆勾消,因為耶穌已為我們的過犯付了代價。作為教練,上帝每時每刻看顧我們,並擬定了一個完美的比賽策略,讓我們可以遵循。但並不表示我們可以憑自己的喜好任意而行,且不必承擔任何後果。而是說上帝會幫助我們,讓我們明白如何做得更好,祂也會賜給我們力量,讓我們能重新做人。不論發生什麼事,我們知道耶穌已經贏得比賽。祂已經引領我們進入上帝的大家庭,當我們人生的旅程結束的時候,祂會迎接我們進入天家。

上一篇:新球隊、新教練
下一篇:下一個篇章
回主頁

新球隊、新教練

「我從來沒有想過要離開,我真想一輩子都待在這裡,甚至希望死也不離開。」
亞倫.席亞勒(Alan Shearer)
-英格蘭足球名將,說這話表明他對紐卡斯爾聯隊的忠誠。

誰應該為球隊的表現負責呢?究竟是球員還是教練?這一爭論無止無休。但在球賽結束之後,如果球隊持續表現不佳,唯一會被解僱的就是教練。

教練決定了比賽的策略、球員的位置、如何發定點球,以及其他相關事宜。球員只需瞭解自己該做什麼,遵循教練的指示,在自己的球場位置發揮作用。

上帝的團隊也是如此。身為「球員」,我們要對自己在場上的表現負責(我們是否聽從教練的指示?是否與隊友相互照應?我們信靠耶穌嗎?)。但是到了最後,球隊和比賽的結果卻是由上帝來負責。

上帝將會帶領我們贏得勝利。事實上,因為耶穌的死和復活,祂早已贏得這場比賽。耶穌的受死,替我們還清了所有的罪債;祂的復活,使我們可以得著上帝所賜永遠的新生命。雖然成為上帝隊伍中的一員,但我們仍會遇到許多艱難,例如疾病、生活中的困苦艱難,甚至感覺很多事情不公平。然而,不論我們現在面對什麼景況(包括上述的這些問題和其他的艱難),上帝都會與我們同在,並會幫助我們度過。到了生命的終點,我們可以期盼回歸天家。耶穌應許說:「在我父的家裡,有許多住的地方;……我若去為你們預備地方,就必再來接你們到我那裡去,好使我在哪裡,你們也在哪裡。」(聖經約翰福音14章2-3節)

比賽策略的制定者是上帝,比賽結果的得勝者也是上帝,你我只須相信祂、跟隨祂。

上一篇:被換下場
下一篇:觀眾
回主頁

被換下場

「太好了,跟他說他是比利,讓他回到場上。」
約翰.蘭比(John Lambie)
-蘇格蘭足球教練。他在一位球員腦震盪,不記得自己是誰之後如此說。

通常被替換下場並不是好事。這表示你受傷了,表現不夠好,或是教練想要更改戰術(而這戰術不適合你,當然這也不是好現象)。

但上帝卻告訴我們,在人生中可以被替換是最美的事,這和球場完全不同。我們每個人都可以接受上帝安排的替換,即使我們感覺自己已經被令出場了。

讓自己被換下來,表示我們知道自己在比賽中表現不夠好,知道自己無法獲勝。我們知道自己沒有獲取成功的能力,即使我們拼盡全力,表現出色,到最後還是會面臨死亡並且失去一切。既然在人生的這場比賽中,我們毫無勝算,何不考慮一下上帝提出的替補計畫呢?

耶穌是我們最佳的替補。兩千多年前,祂來到世上,證明了上帝的存在,祂還樂意把我們從註定落敗的一方,轉到獲勝的球隊。聖經告訴我們,耶穌降世為人的主要原因,就是要在人生的賽場上,成為我們的替補。祂活出了我們無法活出的完美生命,在各方面得上帝的喜悅,而且從未犯罪。我們本應承受死亡,但祂卻代替我們死。

耶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並不是意外事故,也不是因為祂是激進分子,而是因為這是上帝的計畫。耶穌為我們受死,一次性替代了我們的罪(「罪」是指人忽略上帝,只為自己而活,且故意行惡)。耶穌從未犯罪,卻代替我們這些罪人而死,讓你我能來到上帝面前(聖經彼得前書3章18節)。

不妨設想一下:耶穌踏入球場,我們這些球員之前所犯下的任何錯誤,所有的處罰,以及我們踢進的烏龍球,全都改列在祂的比賽記錄中。祂在場上的完美表現,卻完全歸在我們的名下!這正是耶穌受死時為我們所成就的事!

耶穌死後第三天復活,祂戰勝了死亡,那麼,死就不再是我們唯一的終局。如果我們接受耶穌代替我們,願意相信祂,我們的人生就能夠有一個全新的開始,一個全新的生命!就像是轉到了新的隊伍,而不再是身處於拼命苦戰,卻仍然註定落敗的一方。而且上帝也不再是比賽的裁判,祂現在是我們的教練,我們成為上帝球隊中的一分子。

上一篇:上帝是什麼樣的裁判?
下一篇:新球隊、新教練
回主頁

輸球的一方

「我不介意每場都輸, 只要最後我們贏得聯賽冠軍就好。」
馬克.維杜卡(Mark Viduka)
-前澳洲足球國家隊隊長

在足球場上,輸球的一方會悲傷難過,在人生中遭遇失敗也是如此。我們可能都經歷過失戀、失業、罹患重大疾病,或身無分文等悲慘的狀況。我們往往是失敗的一方。

在足球比賽中,更糟糕的是你的錯誤導致球隊慘敗。人生也是如此,如果是我們的決定讓人生跌到谷底或關係破裂,我們一定會傷痛不已。但錯誤發生時,我們並不一定想承認那是自己的過失所造成的。有時,為了讓自己好過一點,我們會像足球隊員一樣在場上互相指責,控訴對方是罪魁禍首。

也有些時候,我們想要靠自己解決所有的難題。我們不再相信周圍的人,這就像是自己帶球衝進禁區,焦急地將球直接踢向守門員,而不是將球傳給前鋒射門。你在電視機前,曾有多少次看到球員這樣踢球而大聲尖叫?其實,我們都曾將別人推開,憑著直覺一意孤行,但往往把事情弄得更糟。

還有一些時候,我們會感到心灰意冷。就像我們知道是自己讓球隊落敗,傷害了身邊最親近的人,讓所有的支持者失望,並且根本無法挽回。既是如此,何必自尋煩惱呢?不管我們這一生多麼成功或失敗,反正總有一天我們都會死,失去現今所努力、所擁有的一切,以及心中的摯愛。這樣看來,不論我們多麼努力,永遠都是失敗的一方,並且我們對此也無能為力。

你是否覺得如果這世界有一位上帝,那祂就像是一位不稱職的裁判?祂只是漫不經心地看著比賽繼續進行……。

上一篇:開場!
下一篇:上帝是什麼樣的裁判?
回主頁

上帝能使用你

無論你是誰,上帝都可以使用你來分享祂的愛,把福音的好消息傳給他人。 現在就看看這些被上帝呼召的平凡人的宣教故事!

上帝能使用你

了解更多

無論你是誰,上帝都可以使用你來分享祂的愛,把福音的好消息傳給他人。 現在就看看這些被上帝呼召的平凡人的宣教故事!

六、羅民森的傳承

1911年10月7日,巴塔克教會在斯塔胡魯(Sitahuru)的市集—羅民森當年險些被殺獻祭的地點—慶祝福音事工五十周年,吸引了12,000位基督徒前來觀禮。這只是宣教事工在過去五十年來帶領信主的一部分基督徒。眾宣教士和信徒齊聚一堂回想、反省早期的苦難,就讚美上帝奇妙的作為,如今有超過10萬民信徒以希林當為家。最重要的是,這裡的教會是真正屬於本地的教會,有超過2千位巴塔克人領袖,包括接近30位牧師、700位教師、26位傳道人,和1,500位長老領袖。

教會77歲的「主教」羅民森看著慶典的儀式會心一笑,回想上帝如何幫助他克服多年來在蘇門答臘所面對的反對和逼迫。他十分需要上帝所賜的每一份安慰和力量,特別是在兩任妻子和四個兒女相繼過世時。

他在1866年迎娶的妻子古特布(Karoline Gutbrod)在1887年逝世了。在這之前,他六個兒女之中兩個去世了。1892年,他迎娶哈德(Anna Christine Harder)為妻,他們生了三個兒女。九年之後,第一段婚姻所生的一個兒子在蘇門答臘被人殘殺。1909年,第二任妻子去世。第二段婚姻所生的一個兒子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戰死沙場。

1918年5月23日,羅民森蒙主寵召。當時巴塔克教會有超過18萬會友,由30位牧師和約800位老師帶領牧養。

今天,巴塔克教會是東南亞最大的教會宗派。巴塔克基督教會(The Huria Kristen Batak Protestan Church)是世界信義宗聯會的一員,據說有超過400萬會友。

某些史學家稱讚羅民森是現代最偉大的宣教士之一,但他的承傳是超乎這些數字所能表達的。他最突出之處是他堅忍的信心,深深相信上帝愛世上所有的人。這驅使他去接觸那些不斷抗拒他,甚至還多次要殺死他的人們。為了福音的緣故,他甘願忍受六位部落領袖的敵對和威脅,羅民森反映出上帝完全的愛、長久的寬恕和無比的憐憫。

上一篇:巴塔克人教會的誕生

下一位專題人物:貝蘇菲

回主頁

五、巴塔克人教會的誕生

多虧羅民森的長久忍耐,他的事工逐漸見到果效。1865年8月,他為第一批信徒施洗—四個男人以及他們的妻兒。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這個人數緩慢而穩定地增長。其實,要巴塔克人歸信基督是不容易的:許多人會被趕逐離家、被族人排擠、被指控放棄傳統信仰而不斷遭受攻擊,因而失去社會地位和生計。

最初,羅民森把信徒帶回自己的家中或收留在福音站裡;但當信徒人數增至1,000人,然後到達2,000人以後,就愈來愈困難了。因此,大約在1869年,他把福音站改建為基督教村落,稱為和平村(Huta Dame)。信徒可以在這裡和睦同住、自己種田,在新建成的教堂裡一起崇拜。

不過,這不代表逼迫就此結束了。羅民森和信徒還是經常被騷擾,敵人打亂他們的崇拜、滋擾在田間工作的婦女、故意挑起事端,與教會領袖爭吵,要求金錢賠償、開槍打死幾位信徒、煽動其他部落領袖來攻擊和平村。有一次,祭司王西新加曼加拉加十二世(Sisingamangaraja XII)向村子宣戰,使得羅民森和前來支援的宣教士同工約翰遜(Peter Johanssen)不得不作最壞的打算。

羅民森寫信給家鄉的禮賢差會副總監說:「願主好好預備我們的心,叫我們願意以死來榮耀祂的名。」一如往常,他心裡只想著寬恕和主的使命。他補充說:「對於宣教士們所流的血,我們以差派更多的和平使者來回應。」「報福音,傳喜信的人,他們的腳蹤何等佳美,叫這窮國認識救主。」

上帝再次介入來保守宣教士和剛成立的教會。眾部落領袖發生內訌,無暇顧及和平村;跟著又出現天花疫情,攔阻他們進入村子。羅民森總是在萬事中見到美好。據他觀察,戰爭雖然危險,但也讓村民看到在耶穌裡的寶貴和平。他總結說:「我們也盼望巴塔克的諸戰事有美善的一面,並相信我們沒有搞錯。」

他的確沒有搞錯。十九世紀末,整個巴塔克族和村落都回轉歸向主,羅民森在希林當成立的小教會也變成一間成熟的本土教會,有自己的系統和層級制度。它也拓展到多巴湖周圍的地方,成立許多「分堂」、一間訓練本地牧者的神學院,和一個接觸其他巴塔克部落的宣教組織。

上一篇:不友善的禮遇
下一篇:羅民森的傳承

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