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查看所有
Patricia Raybon

雷翠霞

雷翠霞(Patricia Raybon)。翠霞曾在《丹佛郵報》擔任編輯,也曾是美國科羅拉多大學波德分校新聞系的副教授。她希望自己的著作能成為愛的橋梁,激勵人們愛上帝也彼此相愛;她的目標是:靠主恩典,讓信仰進入各民族。她熱愛上帝的話語,並積極支持世界各地聖經翻譯的計畫。她有多本著作,也有幾本書籍獲獎。翠霞和丈夫丹恩有兩名子女和五名孫兒,目前住在科羅拉多州。他們喜歡邊看電影邊吃爆米花,也愛看輕鬆的偵探劇和連續劇。

文章 雷翠霞

不再孤單

一位作家朋友為印尼的傳道人撰寫聖經指南時,對於這個國家的團結文化深感興趣。每個印尼人都有一種「互相合作」(gotong royong)的概念。在鄉村裡,村民們會一起修補屋頂或重建橋樑、小路。我的朋友說:「就連在城市裡,人們也會結伴而行,例如讓人陪著去看醫生。這是一種文化規範,所以你永遠不會孤單。」

享受美好

在一間大醫院的藝術長廊,有一幅畫如燈塔一般吸引了我的目光。那深沉柔和的色調突顯出印第安人的形象,令我不禁停下來凝視,對我丈夫驚嘆說:「哇,你看!」

上帝圍繞

在繁忙的機場內,一位年輕的母親正獨自應付孩子的鬧騰。這小孩大發脾氣,尖叫、踢腳,甚至拒絕登機。這個身懷六甲的母親想盡辦法安撫,最後她放棄了,沮喪地坐倒在地上,捂著臉開始抽泣。

塗抹

在1770年代,還沒有發明橡皮擦前,人們會用麵包皮擦去紙上的墨跡。英國工程師愛德華.納爾恩(Edward Nairne)原本要拿一塊麵包皮擦去錯字,卻誤拿了一塊橡膠,結果發現效果更好,而且殘留的橡皮屑也可輕易用手清除。

菲卡的精神

我家附近有間名為菲卡(Fika)的咖啡屋。在瑞典語中,菲卡意為與家人、同事或朋友一起喝咖啡和吃糕點的休息時間。我不是瑞典人,但菲卡卻充分描述了我最喜歡耶穌的一件事,就是祂會安歇片刻,與人一同吃飯和休息。

上帝看見了

我的第一副眼鏡讓我看清楚了這個世界。我有近視,意思是看近物毫不費力,但若沒戴眼鏡,就算是房子另一端的擺設,在我眼裡都模糊不清。在12歲那年戴上第一副眼鏡時,我赫然發現自己能看清楚黑板上的字和樹梢上的小樹葉了。更重要的是,我能看見人們的笑臉!

重要的事

一位在外租房的朋友需要家人幫忙支付12月份的房租。這對他的家人來說是一個負擔,特別在年終的時候,本來就有額外的開支。但他們都願意用自己的積蓄雪中送炭,以感恩的心分享上帝的供應,也獲得我朋友的無限感激。

跟從領袖

三架戰鬥機從我家上空呼嘯而過,它們排列飛行,緊緊相隨,彷彿一體,我和丈夫丹恩看了都不禁發出:「哇!」的讚歎聲。我們住在空軍基地附近,不時能看見這樣的情景。

期待彌賽亞

因為車子無法啟動,我們找了汽車維修員。那維修員看起來很年輕,似乎不能為我們解決問題。丈夫丹恩低聲跟我說:「他只是個孩子!他行嗎?」可見我丈夫心存懷疑。他的反應與當時拿撒勒人懷疑耶穌是誰的反應十分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