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查看所有
Sheridan Voysey

霍薛頓

霍薛頓現居英國牛津,是位作者、講員和廣播員。他有多本著作,其中包括探索叢書《當上帝說「不」時》,這本書講述了他和妻子茉琳的特殊人生歷程。他曾在澳洲一個現場談話性節目(Open House)擔任主持人多年,每週日晚上與來賓一同探討生命、信仰和文化的課題。他常在世界各地的研討會和活動中擔任講員。他擁有神學和傳播的學位,並在許多教會和福音機構擔任領袖。你可以上網sheridanvoysey.com瀏覽和收聽他的網誌與播客,也可透過臉書(facebook.com/sheridanvoysey)和推特(@sheridanvoysey)進一步瞭解他。

文章 霍薛頓

故事還未結束

英國警匪劇《重任在肩》的最後一集創下破紀錄的高收視率,因為觀眾都想知道劇中主角與犯罪組織對抗的結果。然而,當故事的結局暗示惡人終將獲勝時,許多觀眾都很失望。一位劇迷說:「我希望將壞人繩之以法,我們需要一個正義的結局。」

避難所

我和妻子曾入住一間古樸的海濱旅館,有巨大的推拉窗和厚實的石牆。一天下午,暴風雨席捲旅館的所在地,使海水翻騰,風雨擊打著窗戶,彷彿憤怒搥門的拳頭一般。但我們卻平靜淡定,因為旅館的石牆非常堅硬,地基也十分穩固!外頭雖是狂風暴雨,但我們的房間卻是個避難所。

婚姻的比喻

我與妻子茉琳結婚22年,有時我會感到困惑,兩個截然不同的人為何婚姻會美滿。我是作家,她是統計學家;我的工作是處理文字,她是處理數字;我要的是美感,她要的是功能。我們簡直就是兩個世界的人。

成長的呼召

海鞘是一種奇特的海洋生物,通常附在岩石和貝殼上,看似隨著水流擺動的軟性塑膠管。牠們從流過的海水汲取養分,過著被動的生活,與其活躍的幼蟲期截然不同。

上帝的溫柔

我曾聽過一名商人談到他在大學時期的抑鬱時光。那時,他因為憂鬱症而常常感到「無助和無望」。可惜,他從未和任何醫生談論這些感受,而是開始制定更激進的計劃──從當地圖書館預約一本關於自殺的書,並定下自殺的日期。

慷慨與喜樂

研究人員告訴我們,慷慨與快樂之間是有關聯的:那些為人付出金錢與時間的人,會比不願付出的人快樂。一位心理學家依據這個說法做出了一個結論:「不要再將給予和付出當作一種道德義務,而要將之視為快樂的來源。」

人生的終結

我經常有機會帶領退修營。離開工作幾天,專心禱告和反思,可以使人感到充實平靜。在營會中,我有時會要求參加者做一個練習:「想像一下,如果你離開了人世,報紙上刊登你的訃告。你希望訃告怎麼寫呢?」結果,有些參加者因而改變了他們生活的優先次序,希望人生的終結毫無遺憾。

再次歌唱

澳洲的攝政食蜜鳥正身處險境,牠所唱的歌正在消失。這種鳥類曾一度數量繁盛,但現在只剩下約300隻。由於太少可供學習的對象,雄鳥忘記了牠們獨特的求偶之歌,因此也無法吸引配偶,加速這種罕見鳥類走向滅絕。

復活起舞

網路上瘋傳一個優雅老婦人坐在輪椅上的短片,她叫瑪塔.岡薩雷茲(Marta González Saldaña),曾是紐約市芭蕾舞團的首席芭蕾舞者,如今罹患了阿茲海默症。當有人播放柴可夫斯基的《天鵝湖》給她聽時,奇妙的事發生了。隨著音樂響起,她那虛弱的雙手慢慢舉起,當第一聲小號響起時,她竟開始在輪椅上以雙手翩翩起舞。雖然她的智力和身體日漸朽壞,但她的才華依然存在。

歡唱情歌

週六午後,在靜謐的河畔公園裡,有人慢跑,有人垂釣,還有一群海鷗啾啾爭食,而我和妻子則閒坐看著一對戀人。他們看上去將近五十歲,說著我們聽不懂的語言。那位女士坐著深情凝視那位男士的眼眸,而男士則渾然忘我地用母語對她唱了一首情歌,歌聲乘著微風,縈繞在我們耳邊。

遠離那扇門

睡鼠的鼻子抽搐了一下,嗅到了附近有好吃的東西。牠隨著香味,果然找到了一個盛滿美味種子的餵鳥器。睡鼠沿著鐵鏈爬到小屋形狀的餵鳥器,從一扇門溜了進去,整夜都在那裡吃東西。到了早晨,牠才意識到自己身陷困境。小鳥透過餵食器的門啄牠,但牠因為吃了太多種子,體型大了一倍,無法再穿過那扇門逃出去。

明智建言

在2019年4月,巴黎聖母院大教堂的屋頂燃起熊熊大火,古老的木梁與鉛板形成一個大火爐,火勢一發不可收拾。在教堂的尖頂坍塌之後,人們轉而注意到鐘樓。一旦掛著鐵鑄巨鐘的木梁被燒毀,將導致兩座鐘樓塌陷,把教堂夷為廢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