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查看所有
Sheridan Voysey

霍薛頓

霍薛頓現居英國牛津,是位作者、講員和廣播員。他有多本著作,其中包括探索叢書《當上帝說「不」時》,這本書講述了他和妻子茉琳的特殊人生歷程。他曾在澳洲一個現場談話性節目(Open House)擔任主持人多年,每週日晚上與來賓一同探討生命、信仰和文化的課題。他常在世界各地的研討會和活動中擔任講員。他擁有神學和傳播的學位,並在許多教會和福音機構擔任領袖。你可以上網sheridanvoysey.com瀏覽和收聽他的網誌與播客,也可透過臉書(facebook.com/sheridanvoysey)和推特(@sheridanvoysey)進一步瞭解他。

文章 霍薛頓

明智建言

在2019年4月,巴黎聖母院大教堂的屋頂燃起熊熊大火,古老的木梁與鉛板形成一個大火爐,火勢一發不可收拾。在教堂的尖頂坍塌之後,人們轉而注意到鐘樓。一旦掛著鐵鑄巨鐘的木梁被燒毀,將導致兩座鐘樓塌陷,把教堂夷為廢墟。

真正的快樂

在公元十世紀,阿卜杜·拉赫曼三世(Abd al-Rahman III)是西班牙哥多華的統治者。拉赫曼成功治理哥多華五十年,得到臣民的愛戴,敵人對他畏懼,也受到盟友的敬重。後來,拉赫曼深入審視自己的一生,在談到自己享有的特權時,他說:「財富與尊榮,權柄與享樂,盡在我掌握之中!」然而,當他計算這五十年有多少真正快樂的日子時,只算出14天。真是發人深省!

新起點效應

在步入三十歲時,寶妮對自己還在做不喜歡的銷售工作而感到難過,她決定停止拖延,開始尋找新工作。在除夕夜,達威對著鏡中的自己發誓,新的一年一定要減重。一個月又過去了,但家銘依然暴躁易怒,他保證自己下個月會更努力地控制情緒。

聖誕嬰孩

你能想像嗎?那位讓雪松從種子中生長出來的上帝,竟成為人類嬰孩的胚胎;那位創造繁星的上帝,竟紆尊降貴由母腹而生;那位充滿諸天的上帝,竟然願意成為現今超音波上的一個小點。耶穌雖有上帝的本質,卻甘願放下一切(腓立比書2章6-7節)。這是多麼不可思議啊!

我是他的手

住在中國河北省的賈海霞在2000年完全失明,他的朋友賈文其則從小就失去雙臂,但他們找到克服身體殘疾的方法。海霞說:「我是他的手,他是我的眼。」他們互相扶持,一起改造了他們所居住的村莊。

好消息

在1941年希特勒不斷在歐洲擴張軍事統治時,有人請求德裔美籍小說家史坦貝克(John Steinbeck)協助抵抗暴政。但不是要他去前線作戰或勞軍,而是請他寫個故事。於是他寫下《月落》(The Moon Is Down),講述一塊和平之地遭邪惡政權入侵。地下出版社印製了這本書,秘密地分送到被納粹佔領的國家,為傳遞一則信息:盟軍要來了,透過仿效小說中的人物,讀者就能獲得自由。藉著《月落》,史坦貝克為那些被納粹統治的人們帶來好消息──他們就要得自由了!

苦難的原因

我去一個教會講道,聚會結束後和一位姐妹討論我分享的信息,她說:「你的意思是,也許這不是我的錯!」她的回應讓我感到意外。她說她有慢性疾病,並經常為此禱告、禁食、認罪,而且她一聽到有人說要怎麼做才能得醫治,她就全都照做,但還是沒得痊癒,所以她覺得一定是自己犯了錯。

預備犧牲

在2020年2月新冠病毒的危機剛開始時,報紙上一則專欄觸動我心。文中談到,我們是否願意主動隔離,改變自己的工作、旅遊和消費習慣,來維護別人的健康?作者認為:「病毒不僅測試醫療資源,還反映出我們是否願意為人犧牲自己的權益。」突然間,美德的必要性成了熱門的話題。

無限大能

我就坐在那兒,在購物商場的美食廣場上,為著迫在眉梢的工作期限而全身緊繃,壓力更使我的胃揪成一團。當我拿出漢堡咬了一口,看著行色匆匆的路人從我身邊走過,發現他們也為著自己的苦差事而煩惱。人類是何等的有限啊!我不禁想到,我們的時間有限,體力和能力也都受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