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查看所有
Sheridan Voysey

霍薛頓

霍薛頓現居英國牛津,是位作者、講員和廣播員。他有多本著作,其中包括探索叢書《當上帝說「不」時》,這本書講述了他和妻子茉琳的特殊人生歷程。他曾在澳洲一個現場談話性節目(Open House)擔任主持人多年,每週日晚上與來賓一同探討生命、信仰和文化的課題。他常在世界各地的研討會和活動中擔任講員。他擁有神學和傳播的學位,並在許多教會和福音機構擔任領袖。你可以上網sheridanvoysey.com瀏覽和收聽他的網誌與播客,也可透過臉書(facebook.com/sheridanvoysey)和推特(@sheridanvoysey)進一步瞭解他。

文章 霍薛頓

預備犧牲

在2020年2月新冠病毒的危機剛開始時,報紙上一則專欄觸動我心。文中談到,我們是否願意主動隔離,改變自己的工作、旅遊和消費習慣,來維護別人的健康?作者認為:「病毒不僅測試醫療資源,還反映出我們是否願意為人犧牲自己的權益。」突然間,美德的必要性成了熱門的話題。

無限大能

我就坐在那兒,在購物商場的美食廣場上,為著迫在眉梢的工作期限而全身緊繃,壓力更使我的胃揪成一團。當我拿出漢堡咬了一口,看著行色匆匆的路人從我身邊走過,發現他們也為著自己的苦差事而煩惱。人類是何等的有限啊!我不禁想到,我們的時間有限,體力和能力也都受限。

得以完全

在一部熱門電影中,男主角是位一心追求功成名就,但婚姻卻開始出現問題的運動經紀人。他在試圖挽回妻子桃樂絲的心時,深情地望著妻子說:「妳使我得以完全。」這句感動人心的話,與希臘哲學中的一則故事相呼應。根據那則神話,我們每個人都只是「半個人」,必須找到自己的「另一半」,才能成為完全。

不要報復

早晨,農夫駕著卡車開始視察農作物。當他到達農場最遠的邊界時,發現有人再次利用農場的偏僻位置而非法傾倒垃圾,使他怒不可遏。

誰為大?

庫斯伯特(Cuthbert)在北英格蘭頗受人敬愛。在7世紀時,他主要負責在北英格蘭傳福音,而他也是君主的顧問,影響國家事務。在庫斯伯特去世後,人們也為了記念他而建立了現在的杜倫市。但這些榮譽遠不及他留下的偉大典範。

克服嫉妒

在電影《莫扎特傳》中,年邁的作曲家安東尼奧·薩列里(Antonio Salieri)為到訪的神父彈奏自己的作品。神父尷尬地表示他未能認出那首樂曲時,薩列里隨即轉而彈奏另一首人們所熟悉的樂曲。神父說:「啊,原來這首大作是你的作品!」薩列里說:「不是,這是莫扎特寫的!」接著,觀眾便看到薩列里因嫉妒莫扎特的成就,而設計謀害莫扎特。

信心的禱告

經過多年的努力,素珊終於懷孕了,她和丈夫凱華欣喜若狂。當凱華知道素珊的健康狀況可能會危及胎兒,就每天晚上徹夜不眠為妻兒禱告。直到某天夜裡,凱華覺得自己不需向上帝苦苦哀求,因上帝已應允看顧一切。但一週後,素珊流產了。凱華傷心欲絕,不禁猜想,是否禱告得不夠才會失去孩子?

上帝的兒女

在一個非宗教性的研討會上,我與一群無法生育的夫婦分享個人經歷。許多出席者皆為自己的不孕感到傷心,也對未來感到絕望。我也同樣膝下無子,因此我鼓勵他們說:「即使無法為人父母,你也能擁有充滿意義的身分。我相信你的受造奇妙可畏,還有新的目標正等著你去追尋。」

真正的我

在爸媽的舊相簿裡有張小男孩的照片。他的臉圓圓地,有雀斑,一頭金色直髮。他愛看卡通片,討厭酪梨,唯一擁有的唱片是阿巴合唱團的專輯。舊相簿裡還有一張少年的照片。他的臉長而不圓,頭髮捲曲不直,沒有雀斑,喜歡酪梨,愛看電影而不愛卡通片,且永不承認擁有阿巴的唱片!這兩個人一點也不像。從科學角度來看,他們有不同的膚色、牙齒、血液和骨骼。然而,他們都是我。這種矛盾使哲學家感到困惑。既然我們一生都在改變,那麼,哪個才是真正的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