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查看所有
Tim Gustafson

葛庭墨

葛庭墨是《靈命日糧》及《每日旅程》的作者,也是《探索叢書》的編輯。由於從小由宣教士領養,並在迦納長大,庭墨對生活的看法異於西方社會,他和妻子蕾莎育有一個女兒和七個兒子。對此,也許我們不必感到驚訝,因為他以這段經文作為人生的座右銘:「上帝在祂的聖所作孤兒的父,作寡婦的伸冤者。上帝叫孤獨的有家,使被囚的出來享福。」(詩篇68篇5-6節)

文章 葛庭墨

非常手段

十六世紀末,威廉·奧倫治親王(William of Orange)刻意引海水淹沒大部分的國土。這位荷蘭君王採取如此激烈的手段,為要試圖驅逐入侵的西班牙人。然而,這方法行不通,還造成大片優質的農田都被海水吞噬。這就是人們所謂的:「非常時期要用非常手段。」

漣漪效應

迦納北部有間又小又不起眼的聖經學院,學生寥寥無幾,但美國宣教士鮑伯·海斯(Bob Hayes)卻用一生的時間,在這由鐵皮屋頂和空心磚搭建的建築物裡,致力栽培學生。儘管學生偶爾會退縮不願,但鮑伯仍賦予他們領袖的角色,鼓勵他們講道及教導聖經。鮑伯幾年前去世了,但迦納各地卻湧現了幾十間蓬勃發展的教會、學校,以及另外兩所聖經學院,而這些都是由那間不起眼的學院畢業生所建立的。

說話與讚美

手術後的中風使譚陌失去說話能力,面臨漫長的復健之旅。幾週後,在教會的感恩節禮拜中,我們喜出望外地看到他,更叫人驚訝的是他竟站起來開口說話。即使他邊想邊說時,言語雜亂、內容重複且時序顛倒。但有一件事很清楚:他在讚美上帝!此時便顯明了人在遭難時仍然蒙恩。

有我的位置

有一位退伍老兵不修邊幅,且說話粗俗。一個朋友關心地詢問他的信仰狀況。那位老兵立刻用輕蔑的口氣說:「在上帝那裡沒有我的位置!」

謙讓的心

在蘇斯博士(Dr. Seuss)寫的一個離奇故事裡,講到「北行的薩克斯人與南行的薩克斯人」要穿過普拉克斯的大草原。兩人正面相遇,卻沒有一方要讓路。第一個薩克斯人氣憤地誓言,就算讓整個世界都動不了,仍要堅持下去。當他們爭得面紅耳赤時,世界卻繼續運行並繞過他們建了高速公路。

奇怪的安慰

麗莎罹患癌症又剛流產,她收到了一張慰問卡,上面的經文寫著:「耶和華開他的眼目,他就看見滿山有火車火馬圍繞以利沙」(列王紀下6章17節)。這令她十分納悶,心想:這節關於火車火馬的經文並不適合我的現況啊!

曠野中的火焰

十九世紀末期,吉米·懷特在奇華胡安沙漠騎乘時,看見一片奇特的煙雲向天空盤旋而上。這年輕牛仔以為有野火發生,立即騎向煙雲升起的源頭,卻發現那陣「煙」是一大群從地底洞穴傾巢而出的蝙蝠。懷特這才發現新墨西哥州卡爾斯巴德洞窟,這片廣袤無邊、令人嘆為觀止的地底洞窟。

奔向真愛

麗娜雖然個子嬌小,卻毫不畏懼身高約1·8米且強勢逼人的筱莉。筱莉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來到「危機懷孕關懷中心」,因她早已決定要拿掉腹中的胎兒。麗娜雖溫柔地問她一些問題,但筱莉卻東拉西扯,並說些粗暴的言語。當筱莉開門預備離開時,依舊堅持要去墮胎。

一線曙光

馬爾科姆·蒙格瑞奇(Malcolm Muggeridge)在二次世界大戰中擔任間諜記者,在一個陰鬱的夜晚他寫道﹕「我躺在床上,渾身都是陳腐的酒味,絕望籠罩著我。我孤獨地存在於宇宙中,好像永遠都看不見一線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