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查看所有
Tim Gustafson

葛庭墨

葛庭墨是《靈命日糧》及《每日旅程》的作者,也是《探索叢書》的編輯。由於從小由宣教士領養,並在迦納長大,庭墨對生活的看法異於西方社會,他和妻子蕾莎育有一個女兒和七個兒子。對此,也許我們不必感到驚訝,因為他以這段經文作為人生的座右銘:「上帝在祂的聖所作孤兒的父,作寡婦的伸冤者。上帝叫孤獨的有家,使被囚的出來享福。」(詩篇68篇5-6節)

文章 葛庭墨

樂於給予

一位牧師生動地詮釋了「傾囊相助」的真諦。他在教會講台上向會眾發出了一個挑戰,說道:「如果我們將身上的大衣脫下來,送給有需要的人,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呢?」話一說完,牧師便將自己的外套放在禮拜堂的正前方,接著許多人也紛紛仿效。當時正值隆冬,那一天這些人在回家的路上,可能就沒有那麼舒適了。但是他們的捐贈,對許多需要幫助的人而言,冬天會多了點溫暖。

科西的勇氣

在西非多哥的莫諾河邊,科西正預備接受洗禮。他彎腰拾起一尊磨損的木雕,這是他的家族世代膜拜的雕像。現在科西的家人看著他將這奇形怪狀的雕像丟進為這場合所準備的火堆中,從此,他們再也不必用雞隻來祭拜這神像了。

兩張照片

在教堂走廊,一位剛升格的祖母正向朋友展示兩張裱框照片。第一張是她女兒在非洲蒲隆地家鄉時的照片,第二張則是女兒剛生下的男嬰,但她的女兒並未和新生兒合照,因為她在生產過程中不幸過世了。

我的一切

英國聖詩之父以撒·華滋(Isaac Watts)年輕時,覺得教會聖詩的內容貧乏,於是他父親便鼓勵他創作更有內涵的詩歌,而華滋真的辦到了。他創作的聖詩《奇妙十架》,不但被譽為最偉大的英文聖詩,而且也被翻譯成許多語言。

赦罪之恩

媽媽發現四歲的偉偉匆匆離開小貓的窩,因為之前媽媽曾告誡他別碰剛出生的小貓,所以就問他:「你摸過小貓嗎?」

不再疑惑

多馬常被稱為「多疑的多馬」(見約翰福音20章24-29節),但這外號對他並不公平。試問有誰能真正相信,死人能復活呢?我們不妨叫他「勇敢的多馬」,因為當耶穌不顧危險,前往耶路撒冷時,多馬展現了無比的勇氣。

得享美福

四歲的亞瑟知道媽媽要帶他出門,就開心地穿上他最喜愛的連帽T恤。T恤的帽子是呲牙咧嘴的鱷魚頭造型,亞瑟的小臉蛋看似被鱷魚吞噬了!媽媽看了覺得頭疼,因她要帶亞瑟去拜訪好久沒聯絡的朋友,希望亞瑟能讓他們留下好印象。

內心爭戰

英國作家伊夫林·沃(Evelyn Waugh)的遣詞用字常凸顯他性格上的缺點。他後來雖然信了主,卻仍無法完全改掉老毛病。一天,有位女士問他:「沃先生,以你的行為表現怎能自稱是基督徒?」他回答:「這位太太,我或許如妳所言那般差勁,但若不是相信基督,我恐怕比現在更糟!」

加倍的愛

在凱倫的教會裡,有一位姐妹被診斷出患有肌肉萎縮症(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也稱為葛雷克氏症或漸凍人症),情況看來很糟。這個可怕的疾病會影響神經元及肌肉,最後導致全身癱瘓。這位姐妹的醫藥保險並沒有包括在家照顧她的費用,而她的丈夫也不忍心將太太送到安養院去。

相關主題

> TC-FGSL-ODB

愛的禮物

幾年前,年僅七歲的女兒送我一個小禮物,那是由一根鞋帶圈住五個小木塊的鑰匙圈。如今,鞋帶已經磨損,木塊也已碎裂,但木塊上的字「爸爸我愛你」已刻在我的心版上。

愛的語言

當年我祖母來到墨西哥宣教時,西班牙語學得很辛苦。有一天,她上菜市場,在購買肉類時,她把購物清單交給女店員說:「我的西班牙文不好,也許要你向老闆稍費脣舌。」老闆聽到了,卻以為我袓母要買牛舌,當時祖母也沒發現,直到回家後才知道買錯了。她可從來沒有煮過牛舌呢!

偉大的犧牲

威廉·史泰德(W.T.Stead,1849-1912年)是著名的英國記者,以報導有爭議性的社會議題而聞名。他發表的兩篇報導,強調郵輪的救生艇不足,嚴重威脅乘客的安全。諷刺的是,當鐵達尼號於1912年4月15日撞上冰山的那天,史泰德正好也在船上。根據一份報告指出,當時史泰德幫助婦女和兒童搭上救生艇,過後他將自己的救生衣也讓給別人,並讓出自己在救生艇的位子,犧牲自己的生命,讓他人得以獲救。

> 靈命日糧

避免紛爭

一天早晨,住在澳洲珀斯的穆赫蘭發現他的車子不見了。此時,他才意識到自己不小心將車子停在禁區內,車子被拖走了。想到必須繳付600澳元的拖車費與違規停車罰款,穆赫蘭就感到非常懊惱,但他決定不遷怒於負責將他車子取回的工作人員。於是,他非但沒有發洩自己的怒氣,反倒寫了一首幽默的短詩描述此事,並且朗讀給在拖車場的一位工人聽。對方非常喜歡這首詩,原本可能會上演的激烈爭吵也消弭無形。

學習語言

在一間牙買加的小教堂中,我站在會眾面前,盡我所能以當地的方言向大家問安:「哇關,牙買加?」回應比我預期的好,會眾都報以微笑以及熱烈的掌聲。

溫柔觸摸

加拿大地鐵的乘客見證了一個緊張的時刻,最後卻看到感人的一幕。有個年輕人在列車上大聲嚷嚷,說些威嚇的話,嚇壞了其他的乘客。但一位七十歲的老婦人卻走向他,伸手輕輕拍拍他的肩膀。老太太慈愛而溫柔的觸摸讓年輕人冷靜了下來,最後他眼泛淚光地癱坐在車廂地板上,對老太太說:「謝謝妳,老奶奶。」接著便起身離開了。過後,老太太承認自己當時也很害怕,但她說:「我是個母親,而他需要有人安撫他。」雖然在理智上,當時她應該與這個年輕人保持距離,但她卻因為愛而承擔了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