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查看所有
Tim Gustafson

葛庭墨

葛庭墨是《靈命日糧》及《每日旅程》的作者,也是《探索叢書》的編輯。由於從小由宣教士領養,並在迦納長大,庭墨對生活的看法異於西方社會,他和妻子蕾莎育有一個女兒和七個兒子。對此,也許我們不必感到驚訝,因為他以這段經文作為人生的座右銘:「上帝在祂的聖所作孤兒的父,作寡婦的伸冤者。上帝叫孤獨的有家,使被囚的出來享福。」(詩篇68篇5-6節)

文章 葛庭墨

問題的源頭

在1854年,倫敦有數以千計的民眾喪生,大家猜測:這一定是惡劣的空氣所致。事實上,當時的泰晤士河污水橫流,受到夏季異常高溫的曝曬,散發惡臭,致使倫敦臭氣熏天,這就是史上所稱的「大惡臭」。

藏在細節裡

凱文和蓓莉過了很淒慘的一週。先是凱文因癲癇突然惡化而住院,接著他們從寄養中心所收養四個年幼的兄弟姐妹,在新冠疫情期間患了嚴重的幽閉煩躁症。雪上加霜的是,蓓莉在冰箱裡東翻西找,卻做不出像樣的一餐,而且不知為什麼,她在那時極度渴望能吃到胡蘿蔔。

男嬰

一年多來,他的法定姓名就叫「男嬰」。他在出生後幾個小時,就被人隨便用個袋子包起來,遺棄在一間醫院的停車場。直等到一名警衛聽見嬰兒的哭聲,才發現了他。

獨特的紀元

羅馬皇帝康士坦丁(公元272-337年)雖然大半生都是異教徒,但卻執行一些改革,阻止了對基督徒一連串有計劃的迫害。他甚至設立我們如今所用的曆法,將歷史劃分為主前(before Christ,縮寫BC)以及主後(拉丁文anno Domini,縮寫AD,又稱主的紀年)。

獻上一生

美國一支夫妻樂隊(Over the Rhine)經常發表頗受好評的歌曲。這支樂隊原本是四人組,創立之初並不受歡迎,後來只剩下這對夫妻堅持走下去,最後成為知名的樂隊。這位做丈夫的表示,有些年輕的藝術家會想知道要如何才能迅速成名,有些想知道如何持續創作,在一生中繼續成長。但他認為一心追求成名可能會讓自己的身心飽受傷害,於是他和妻子選擇了一條較平凡的成長之路,一生獻身於音樂創作。

孤單與同在

當新冠疫情爆發時,凱莉正與腦癌搏鬥。後來,她的心臟與肺部周圍積水,必須再次住院。因為正處於疫情期間,醫院加強防疫措施,她的家人都無法探視。於是,她的丈夫德福決定做些事,以表達家人對她的關懷。

園中的上帝

多年前,加拿大歌手瓊妮·密契爾(Joni Mitchell)寫了一首英文歌(Woodstock),歌詞講述人類已經陷入與魔鬼交易的陷阱。密契爾在副歌寫了「回到園中」這句話,鼓勵聽眾追求一種更簡單、更有平安的生活。密契爾的這首歌唱出那一代人的心聲,他們渴望生活有目標、有意義。

徹底改變

在我們密西根州的家裡,多年來牆上一直掛著一把裝飾華麗、祭典上用的弓和箭囊。這些是父親留下來的遺物,是當年我與父親在加納宣教時獲得的紀念品。

拒絕強辯

一名交通警察指示一名司機停車,然後問她是否知道行車被攔下的原因。她困惑地說:「我不知道!」警察溫和地告訴她:「女士,因為妳開車時發簡訊。」「不是!」她抗議道,還舉起手機作證,「你看,我是發電郵!」

預報者的失誤

在1938年9月21日中午,一位年輕的氣象學家查理·皮爾斯(Charles Pierce)對美國氣象局發出預警說,有兩道鋒面正造成強大颶風,吹向美國北部的新英格蘭。但當時的氣象局局長卻嘲笑皮爾斯的預測,並斷言颶風這種熱帶風暴不會到達那麼偏北的區域。

擺弄宇宙

在1980年代初期,一位不相信上帝存在的著名天文學家寫道:「若用常理來解釋宇宙的現象,顯然是有一個超級智能擺弄了物理學、化學和生物學。」在這位科學家看來,證據顯示某種力量設計了我們在宇宙中觀察到的一切。他還說:「自然界中沒有任何事物是突然產生的。」換句話說,我們眼見的萬物萬象看來都是由一位創造者設計的。可惜,這位天文學家仍然是一位無神論者。

並非如此

一名男子追悼他英年早逝的朋友時說:「多麼希望結果並非如此!」這話道出人類亙古的哀痛。死亡令人震驚、受創。我們承受錐心之痛,想要挽回那不可能逆轉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