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查看所有
Tim Gustafson

葛庭墨

葛庭墨是《靈命日糧》及《每日旅程》的作者,也是《探索叢書》的編輯。由於從小由宣教士領養,並在迦納長大,庭墨對生活的看法異於西方社會,他和妻子蕾莎育有一個女兒和七個兒子。對此,也許我們不必感到驚訝,因為他以這段經文作為人生的座右銘:「上帝在祂的聖所作孤兒的父,作寡婦的伸冤者。上帝叫孤獨的有家,使被囚的出來享福。」(詩篇68篇5-6節)

文章 葛庭墨

慎思明辨

妻子在電話中對我說:「聽!院子裡有一隻猴子!」她拿起話筒讓我仔細聽,還真像是猴子的聲音。這事有點蹊蹺,因為離我們家3000公里以外才會有野生猴群出沒。

莫問出身

有時為了瞭解對方,我們會詢問對方的出身或家庭背景。但對我們許多人來說,答案也許相當複雜。有些時候,我們並不想讓人知道所有的細節。

被人藐視

蘇珊娜.西伯(Susannah Cibber)是18世紀知名的歌手。然而,她的婚變醜聞也是眾所皆知。因此,當1742年4月韓德爾的清唱劇《彌賽亞》於愛爾蘭都柏林首演時,許多觀眾並不贊成由蘇珊娜擔任獨唱。

家書

美國新兵遠離家鄉,為參加二次大戰而進行基本訓練,在面對種種的挑戰之際,他們用幽默感和寫信來減壓。有個年輕士兵所寫的一封家書,誇張地描述了接種疫苗的過程。他寫道:「兩位軍醫拿著魚叉追趕我們,抓住我們,將我們釘在地板上,兩隻手臂一邊一個魚叉。」

別像雜草

父親一邊拿鋤頭給我,一邊對我說:「任意滋長的植物就是雜草。」家中的豌豆園冒出一株玉米苗,我雖然想要保留下來,但一生務農的父親卻要我鏟除它。這株玉米苗只會影響豌豆的生長,並奪取豌豆所需的養分。

消除隔閡

有大批難民入住我們的社區,讓社區的教會人數驟然增長,但也帶來不少挑戰。教會會友要學習如何接納這些新成員,讓他們適應陌生的文化、新的語言和不同的敬拜方式。這些新的變化都可能會帶來一些不愉快。

專家怎麼說?

曾有位專欄作家寫道:「專家的預測總是錯得離譜。」綜觀近代歷史,你會發現他說的是對的。例如,偉大的發明家愛迪生曾宣稱,有聲電影絕對不可能取代默劇。在1928年,汽車大王亨利.福特也宣稱:「人類已變得太聰明,因此不可能再有戰爭發生。」還有許多來自「專家」的預測,結果也都被證實錯得離譜。顯然,即使是天才也不可靠。

釣魚

安德魯在海邊遺失了手機,他認為應該是找不回來了。然而,大約一個星期過後,有個漁夫打電話給他。那個漁夫從重達11公斤的鱈魚肚子裡,將安德魯的手機取出來,經過晾乾、手機恢復功能之後,便用手機與安德魯取得連繫。

領我回家

有一年聖誕節,我因工作而到了偏遠的黑海地區。那天,我頂著強烈的寒風,步履維艱地從工作地點走回住宿的房間。那時候,我迫切地想念那溫暖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