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查看所有
Winn Collier

郭惟恩

郭惟恩(Winn Collier)。惟恩和妻子敏思以及兩個兒子住在美國維吉尼亞州的夏洛蒂鎮。他喜歡交友、品嚐「公平貿易」的咖啡,也熱愛具有啟發性的電影、值得閱讀的好書。他平常喜歡思考問題,並在山林中漫步。惟恩不僅為雜誌社寫作,也寫了四本與信仰相關的著作,最近還出版一本小說(Love Big, Be Well: Letters to a Small-Town Church)。目前他在夏洛蒂鎮的教會(All Souls Charlottesville)擔任牧師。

文章 郭惟恩

激烈爭戰

在1896年,動物標本師卡爾.阿克利(Carl Akeley)在衣索比亞的偏遠地區,被一隻約36公斤重的花豹攻擊。他記得那隻花豹朝他撲了過來,試圖用尖銳的牙齒咬住他的喉嚨。所幸花豹沒有咬到喉嚨,而是緊緊咬住了阿克利的右臂。為了活命,阿克利和花豹扭打成一團,展開一場漫長的激烈爭戰。當阿克利漸漸體力不支時,他知道如果自己先放棄就會難逃一死。於是,他集中僅存的力氣,徒手勒死了那隻大貓。

真的復活了

在復活節過後的那一週,我五歲的兒子偉德已經聽了不少關於復活的事,但他的問題也不少──通常都是不好應付的。那天我正在開車,他坐在後座的安全座椅上,望著窗外似乎陷入沉思。「爸爸!」他喊了一聲,然後頓了頓,準備給我出難題了,「當耶穌讓我們復活的時候,我們是真的復活了,還是我們以為自己復活了?」

改變了一切

耶魯大學的常任教授雅羅斯拉夫.帕利坎(Jaroslav Pelikan),以其卓越的學術貢獻著稱,被各界視為研究基督教歷史的當代權威之一。他出版了30多本書,並因他豐富的著作而獲得備受尊崇的克魯格終身成就獎(Kluge Prize)。有一位學生回想帕利坎教授在臨終前所說的話,他認為最重要的是這一段話:「若基督復活,其他的事都不重要了;若基督沒有復活,其他的事也都不重要了。」

誠實的生活

在一場艱辛的國際越野賽跑中,肯亞的選手穆塔伊一路領先,來到距離終點約十米之處,已經勝利在望。但賽道的標示讓他誤以為自己已越過終點線,因而停下腳步。跑在第二位的西班牙選手安納亞看到穆塔伊搞錯了,不但沒有趁機超越對手衝向終點,反而上前提醒穆塔伊,並伸手指示他繼續跑向終點,以奪取金牌。當記者問安納亞為何刻意輸了比賽,他強調,勝利應該是屬於穆塔伊而非自己,又說:「若是這樣得到的勝利有什麼價值?那枚獎牌有什麼榮譽?我的母親對此又會有什麼想法呢?」正如某個報導所言:「安納亞選擇了誠實而非勝利。」

好消息帶來喜樂

在1964年的一個晚上,美國阿拉斯加州發生了大地震,強震持續了4分多鐘,震級達9.2級。安克拉治市幾乎被夷為平地,只留下巨大的坑洞與瓦礫。在這黑暗又充滿恐懼的夜晚,新聞播報員吉妮·強斯(Genie Chance)堅守在她的麥克風前,向在收音機旁沮喪的聽眾傳遞消息:一名在叢林工作的丈夫聽到了妻子平安無事;幾個心急如焚的家庭,得知他們參加男童軍露營活動的孩子們盡都平安無虞;一對夫妻得知他們的幾個孩子都被尋獲。當晚,收音機不斷傳出一則又一則的好消息,在一片廢墟中帶來喜樂。

愛的力量

分別住在德國和丹麥的兩位八旬長者,是難能可貴的一對戀人。他們兩人在喪偶之前,都曾享受了60年的婚姻生活。他們倆的住處只相隔15分鐘的路程,卻分屬兩個不同的國家。不過他們依然墜入情網,常常一起做飯、共度美好時光。可惜的是,2020年丹麥政府因新冠疫情而關閉邊界。但他們卻未因此受到攔阻,每天下午3點在邊境一處幽靜的鄉間小路,分坐在各自的國界內,隔著柵欄一起享受下午茶時光。老先生說:「愛使我們相聚在這裡!」他們的愛情勝過邊界的隔閡,也勝過疫情的威脅。

死亡與謙卑

古代學者耶柔米和特土良都說到這樣的故事:在古羅馬,當一位將軍取得重大勝利、凱旋而歸,就會站在閃亮的戰車上,從黎明到日落,沿著首都的中央大道遊行。沿途群眾會大聲歡呼,將軍會沉浸在眾人的崇拜中,陶醉在他一生中最大的榮耀裡。然而,據傳說有一個僕人會一整天站在將軍身後,在將軍耳邊低語:「記住,你終必會死!」在所有的吹捧奉承中,這位將軍迫切需要謙卑,謹記自己終有一死。

荒謬的投資

在1929年,美國經濟崩解,數百萬人傾家蕩產,但佛洛伊德·奧德勒姆(Floyd Odlum)卻倖免於難。那時,人人都驚慌地以低價拋售手中的股票,但奧德勒姆卻在國家的前景黯淡無光之際,狀似愚笨地購買股票。然而奧德勒姆「愚笨」的眼光卻得到回報,為他帶來持續數十年穩健的獲利。

脫離勁敵

高齡94歲的喬治·伏傑諾維奇(George Vujnovich)在2010年獲頒銅星勳章,因他在二戰期間策劃一個救援行動。《紐約時報》稱該次行動為「二戰中最偉大的救援行動之一」。伏傑諾維奇是移民到美國的塞爾維亞人的第二代,後來進入美軍服役。二戰期間,當伏傑諾維奇得知被擊落的美軍飛行員正受到南斯拉夫叛軍的保護時,毅然回到故鄉,跳傘進入森林尋找這些飛行員。他將這些飛行員分成幾個小隊,教導他們如何偽裝融入塞爾維亞人當中(衣著、飲食都跟塞爾維亞人一樣)。接著的幾個月,他徒步帶領每個小隊抵達一個他們在森林中開闢出來的臨時跑道,登上在那裡等候的C-47運輸機。伏傑諾維奇總共救出了512名同袍,讓他們欣喜地回到美國。

一道大光

在2018年,12名泰國男孩在足球教練的帶領下進入迷宮般的地下洞穴,準備利用下午的時間享受一場探險之旅。但突如其來的暴雨導致水位高漲,迫使他們逐步後退,直到洞穴的深處。他們經歷兩週半的時間,才被救難人員救出來。當時他們坐在小小的岩石上,只有六支手電筒忽明忽滅的殘光,直到潛水隊員不顧水位上升的危險,將他們營救出來。他們長時間被困在黑暗中,期盼能早日重獲光明、得著拯救。

既威嚴又慈愛

在2020年,厄瓜多爾的桑蓋火山爆發,根據BBC的報導,黑色的火山灰雲噴到超過12,000公尺的高空,排出的火山灰將四個省份(約802平方公里)覆蓋在灰燼與污煙之下。天空變得灰暗陰森,嚴重的空氣污染簡直讓人無法呼吸。有一位農夫描述當時嚇人的情景:「我們根本不知道這些灰是從哪兒來的。只看到天空變得幽暗,大家都害怕極了。」

信心的試驗

我第一次帶兒子們爬山就去攀登科羅拉多州的一座高山,海拔至少4,267米,他們非常緊張。我也不禁自問:他們能應付這項挑戰嗎?途中,小兒子停下來休息很長的時間,且不斷地說:「爸,我走不動了。」但我相信這次的登山考驗能讓他們獲益良多,而且我希望他們信任我。在距離峰頂約1.6公里處,那一直認為自己已走不動的小兒子卻重獲精力,率先到達峰頂。他很開心,因他即便在恐懼時依然信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