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  靈命日糧

破除循環

浩偉第一次被父親毒打是他七歲生日的那天,他因不小心打破窗戶而遭父親無情虐打。浩偉回憶說:「他總是對我拳打腳踢,然後再道歉。他是個有暴力傾向的酒鬼,我也沾染了這樣的惡習,如今正在努力擺脫這種惡性循環。」

向上看

雲幕低垂,擋住了地平線,並使能見度僅有幾百公尺。時間慢慢地過去,這陰霾的天氣對我情緒的影響顯而易見。但是,午後時分,雲層漸漸散開,我看到了美麗的派克峰(Pikes Peak),還有兩側相連的山脈。這是我居住的城市最知名的地標。我臉上露出微笑並深刻體會到,眼睛所見的事物或視線所及,都會影響我們的屬靈眼光。我不禁想到詩人吟唱:「我要向山舉目」(詩篇121篇1節)。的確,有時候,我們只需要稍微向上看,抬高視線!

紙皇冠

為慶祝特別的節日,我們家舉辦一次聚餐。吃完飯後,大家就打開派對小禮物,裡面裝滿各式糖果、小玩具、五彩碎紙,以及另一樣特別的物品──紙皇冠。我們每個人都迫不及待地戴上皇冠,然後圍坐在桌旁,微笑地看著彼此。於此片刻,我們每個人儼然都是國王或王后,雖然我們的王國不過是自己家裡的餐廳,而且桌上杯盤狼藉,一片凌亂。

挖出來!

詩芮在弟弟和弟媳的婚姻出現問題時,就迫切地禱告,希望他們能夠和好,但他們還是離婚了。接著,她的弟媳帶著孩子遠走他鄉,而孩子的爸爸並沒有反對。從此以後,詩芮再也沒有見過她極其疼愛的姪女。多年後,詩芮說:「因為試圖獨自忍受這件事所造成的傷痛,我讓苦毒的根在我的心裡生長,如今已開始蔓延到我的家人和朋友中。」

無人被忽視

我在飯店附設的健身房運動時,與負責打掃的安娜聊了起來,發現她有令人驚嘆的生命歷程。她說:「有時候,我覺得別人對我視而不見,但我期盼上帝能使用我。我曾是個街頭妓女,吸毒成癮。但我知道,上帝要我戒毒並跟隨祂。幾年前的某一天,我跪在耶穌腳前,祂釋放了我。」

吹號!

用小號獨奏的《安息號》(Taps)是美國軍隊在一天的結束時,或是在葬禮上吹奏的樂曲。令我感到訝異的是,在這首樂曲的一個非正式版本中,其歌詞有幾節的結尾都是:「上帝臨近!」的確,不論是在每晚黑夜來臨前,或為痛失所愛而哀悼之際,這首樂曲的歌詞都給士兵們一個美好的確據,那就是「上帝臨近」。

深遠的愛

三歲的迪藍•麥考伊(Dylan McCoy)跌進了他祖父後院的水井裡。這個12公尺深的水井,以石頭砌成,但因為井蓋板腐爛而使迪藍掉了進去。還好迪藍剛學會游泳,在他父親下到井裡去救他之前,可以浮在3公尺深的水面上。消防隊員帶了繩索要將男孩吊出井口,但迪藍的父親因擔心兒子的安危,早已從滑溜的石頭爬下井底,以確認兒子平安無虞。

漸漸成熟

查爾斯•西緬牧師(Charles Simeon,1759-1836年)牧養英國劍橋聖三一堂五十多年,影響深遠。在他事工生涯的早年,曾遇見鄰區的亨利·魏恩牧師(Henry Venn)和他的幾位千金。初次會面之後,幾個女孩覺得年輕的西緬牧師既嚴厲又自負。於是,魏恩牧師要女兒從樹上摘一顆還未成熟的桃子,當她們不懂父親為何要她們這麼做時,他回答說:「女兒啊,現在這顆桃子是青澀的,所以我們必須等待。等它多曬一點太陽、多淋一些雨水之後,就會變得成熟而甜美。西緬牧師也是如此。」

隨時讚美敬拜

我在基督徒會議中心的餐廳排隊拿自助早餐時,有一群婦女也進入餐廳。我對排在我身後的一位姐妹微笑打招呼,她也向我問好,還說:「我見過妳。」我們舀了些炒蛋到自己的盤中,努力回想我們在哪裡見過面。但我很肯定她認錯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