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關係

只管求問

醫生告訴這位住在美國蒙大拿州的婦人,她脫落的視網膜無法修補。於是,她學習盲文點字,使用手杖及導盲犬,開始過盲人的生活。15年後,這名婦人的人生有了轉機,因她的丈夫問另一名眼科醫生一個簡單的問題:「她可否得到醫治?」而答案卻是肯定的。這名醫生發覺婦人只是患有常見的白內障,所以先替她摘除了右眼的白內障。翌日,當眼墊取走後,她的視力恢復正常。後來,她左眼的手術也很成功。

團結就是力量

一天深夜,塞繆爾·貝卡加牧師(Samuel Baggaga)接到電話,請他立刻趕往一位教會會友的家。當他抵達時,整間房子已陷入火海。孩子們的父親雖然自己被火燒傷,卻仍返回屋裡救他的一個孩子,最後終於從火場救出已經失去意識的女兒。那裡位於烏干達鄉間,醫院遠在十公里之外。當下沒有任何交通工具,貝卡加牧師和這位父親就抱著孩子往醫院直奔。兩人輪流抱著受傷的孩子,當其中一人跑累了,另一人就接手抱過孩子繼續跑。他們同心協力、互相扶持,終於抵達了醫院,父女倆都得到救治,最後也完全康復。

近鄰

很多社區都會架設網站,讓居民能立即彼此聯繫,而我們社區也不例外。在我居住的社區裡,若有人看見山獅出沒,或發生森林大火需要緊急疏散時,鄰居就會藉著網站互相警示;若臨時需要找人幫忙照顧家中幼兒,大家也會彼此照應;我們甚至還能藉著網站請眾人協助尋找走失的寵物。我們這些彼此相鄰卻曾因生活步調過快而疏離的人,藉著網路的功能,再次連結起來。

一同哀哭

在1994年,東非盧安達的胡圖族人殘殺他們的同胞圖西族人,短短的兩個月便造成百萬人死亡。在這場可怕的種族滅絕之後,傑弗瑞·盧布希(Geoffrey Rwubusisi)會督希望自己的妻子瑪麗能去安慰那些失去至親的婦女,但瑪麗說:「我只想大哭一場。」因她自己也同樣失去親人。這位會督是一位智慧的領導者和關愛妻子的丈夫,他對妻子說:「瑪麗,召集這些婦女和她們一同哀哭吧!」他知道瑪麗所面對的傷痛,能夠讓瑪麗分擔別人的痛苦。

父親的祝福

最近,教會裡有幾位與自己的父親關係不佳的人,請我以一個慈父的身分為他們祝福禱告。這些人受到的創傷大多由於父親的期望過高、太過疏遠,或未能溫柔地陪伴和肯定他們。於是,我開口為他們祝福,求上帝讓他們寬恕自己的父親,得著關係和好的喜悅,明白上帝豐盛的愛而學習敬重父親。當我為他們禱告時,我忍不住地哭了。因為我意識到,我自己和我的孩子們也都需要這樣的祝福。

相互交織

有位朋友給了我一棵她種了四十多年的室內盆栽。這棵跟我差不多高的植物,從三個細長的枝幹長出許多大葉子。時間久了,葉子的重量使這三根枝幹都向地板彎曲。為了讓枝幹伸直,我在花盆底下放了三角椎,把它移到窗戶旁邊,希望葉子能因為向陽作用而向上長,調整它的不良姿勢。

擒拿狐狸

第一次有蝙蝠闖入我們家時,我們認為這不過是個偶發事件。然而,當蝙蝠第二次在夜間來訪之後,我就開始查閱這種哺乳類動物的資料,發現牠們根本不需要一個很大的入口,只要有個跟硬幣一樣大小的縫隙,牠們就可以鑽進屋內。

使人和睦

在紀錄片《見聞者:溫德爾·貝瑞》中,作者貝瑞(Berry)以離異來形容這個世界的狀態,人與人,人與歷史、與土地離異了。原本應該完整結合的事物,已經變得支離破碎。當有人問他該如何回應這令人難過的景況時,貝瑞說:「我們無法把所有的事物結合為一體,但能將兩樣事物結合在一起。」也就是說,我們可以使兩件破碎分離的事物再次合而為一。

大喜訊!

新加坡報紙刊登了一篇簡短但溫暖人心的文章。一群囚犯參加福音機構舉辦的強化家庭關係講座之後,他們得到了一個罕見的機會,可以與他們的家人直接會面。有些囚犯已多年未見自己的孩子,現在他們不用隔著玻璃板談話,而且可以觸摸並擁抱自己的親人。這次的見面讓他們與家人的關係更親密,創傷亦開始得著醫治,他們都不禁流下淚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