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e9%bc%93%e5%8b%b5

扶持的手

在我們愛達荷州的冬日裡,後院宛如滑冰場,我的孩子們很享受飛舞其上的興奮感。他們年紀還小的時候,教導他們溜冰是一大挑戰,要說服他們從容不迫地踩在又硬又滑的冰面上,真的很困難,因為他們知道跌倒會有多痛。每次他們的腳失控一滑,我或是我丈夫就會伸手把他們扶起來,讓他們站直、站穩。

彼此勉勵

說起湯普森紀念館的蜈蚣越野賽,確實與眾不同。賽程共五公里,每七人合成一個隊伍,他們要共同握住一根繩子跑到三公里處。然後鬆開繩子,各隊隊員各自按自己的速度跑到終點。所以每個人的成績,就是團隊的速度加上自己跑到終點的速度。

鼓勵

在2010年有部電影《王者之聲》(The King’s Speech),講述喬治六世在兄長放棄王位之後,意外成為英國國王。在瀕臨二戰爆發之際,政府官員因看到電台廣播對人民的影響與日俱增,因此熱切盼望能擁有一位極具演說能力的領導人,但國王卻為著口吃的問題而苦苦掙扎。

致我好友

在第一世紀時,使徒約翰寫了一封信給他的朋友該猶,而「寫信」在現今21世紀,已經是一項垂死的藝術了。

柔聲低語

一個年輕人上了飛機坐下後,便開始感到忐忑不安。他驚慌地四處張望,然後閉上雙眼、深呼吸,試著冷靜下來,但卻徒勞無功。飛機起飛時,他慢慢地前後搖晃。走道旁坐著一位年長女士,她將手放在年輕人的手臂上,溫柔地和他聊天,轉移他的注意力。她低聲問道:「你叫什麼名字?」「你從哪裡來?」並柔聲對他說:「我們會沒事的。」「你表現得很好。」這位女士可以因這個年輕人而感到煩躁或不理睬他,但她卻選擇用觸摸和細語來安撫這個年輕人。雖然這看起來是小事,但三小時後飛機降落時,年輕人滿懷感激地對她說:「真的非常謝謝妳!」

齊心協力

為什麼一年有超過五百萬人,願意自費參加幾公里的障礙賽跑呢?在賽程中,他們必須攀爬垂直的高牆、穿越泥漿坑,還要爬入垂直的管道內,任由水柱傾瀉在他們身上。有人將障礙賽視為挑戰自我極限,或戰勝恐懼的壯舉。但對有些人來說,障礙賽的魅力在於團隊合作,在於參賽者彼此之間的支持與幫助。有人將障礙賽稱作「無批評地帶」,參賽者雖互不相識,但卻能彼此相助以完成比賽。

祝福盆

我正在電腦上打字,熟悉的叮鈴聲讓我注意到有一封新的電子郵件。通常我會壓下心中的好奇,不會立即查看每一封郵件。但這封郵件有個吸引人的標題:因你得福。

每天的時光

我將買好的食品雜貨放進車裡,然後小心翼翼地駛出停車場。突然一名男子從我前方衝過,完全沒有發覺我的車正在駛近。我猛踩剎車,幸好沒撞到他。他嚇了一大跳,抬頭看我時,剛好我也看著他。那一刻,我知道自己有兩個選擇:一是不耐煩地對他翻白眼,一是報以寬容的微笑。我選擇了後者。

讓我們跑完吧!

在2016年里約奧運5,000公尺的賽跑中,有兩位運動員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比賽進行到大約3,200公尺,紐西蘭選手妮基.漢布林(Nikki Hamblin)與美國選手艾比.達戈斯蒂諾(Abbey D’Agostino)碰撞跌倒。艾比雖然很快就站起來,但她卻停下腳步扶起妮基。這兩名跑者重新起跑不久之後,艾比就因為右腳在跌倒時受傷,而一拐一拐地前進。這時候,換成妮基停了下來,鼓勵她的夥伴完成賽跑。當艾比終於蹣跚地跨過終點線時,妮基在那裡等著擁抱她。如此互相鼓舞的畫面,多麼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