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創造

想像豐富的信心

在暴風雨來臨前,我和孫子看到幾棵幼小的白樺樹在狂風中搖擺。孫子大喊:「爺爺,你看,這些樹正在向上帝揮手!」孫子逗趣的描繪令我莞爾一笑,我不禁問自己,我的信心也有如此豐富的想像力嗎?

深層的連結

在一場政治抗議活動中,伊拉克移民阿米娜和美國出生的約瑟夫彼此立場對立。一般認為,人們會因種族和政治理念不同而互相仇視。然而,當一小群暴徒假意找約瑟夫說話,試圖令他的襯衫著火時,阿米娜卻衝上去保護他,使他倖免於難。過後約瑟夫對一位記者說:「雖然我們彼此有很多不同,但在這一刻,我們都認為這是不能接受的行為。」某些比政治更深層的事物,將阿米娜和約瑟夫連結在一起。

擺弄宇宙

在1980年代初期,一位不相信上帝存在的著名天文學家寫道:「若用常理來解釋宇宙的現象,顯然是有一個超級智能擺弄了物理學、化學和生物學。」在這位科學家看來,證據顯示某種力量設計了我們在宇宙中觀察到的一切。他還說:「自然界中沒有任何事物是突然產生的。」換句話說,我們眼見的萬物萬象看來都是由一位創造者設計的。可惜,這位天文學家仍然是一位無神論者。

祢真偉大!

長久以來,指紋都被用以辨識個人身分,但卻會被複製假冒。同樣地,眼睛裡的虹膜也是辨識身分的可靠特徵,直到有人用隱形眼鏡改變虹膜的紋路,偽裝成他人。就算用生物識別技術來辨識身分,還是不太可靠。那麼,還有什麼獨特點能用來辨識身分呢?現在,我們知道每個人的血管脈絡分佈都不一樣,幾乎不可能偽造。你的「脈絡分佈圖」就是獨一無二的辨識符號,讓你與任何人都不一樣。

奇妙創造

某天,當提姆在阿拉斯加的魯特冰河健行時,看到從未見過的苔蘚。儘管他是研究冰河的專家,但他對這些大量的苔蘚小球卻是一無所知。在追蹤鮮綠色的小球多年之後,提姆和他的同事們發現,與樹上的苔蘚不同的是,這些名為「冰河鼠」(glacier mice)的苔蘚沒有依附任何物體,甚至更令人驚訝的是,它們會像羊群或牛群一樣集體行動。最初,提姆和他的同事們以為,苔蘚小球是被風吹動或是滾動滑落,但他們的研究排除了這些猜測。

創世奇工

我和妻子沿著我們這個市鎮的格蘭德河漫步,本來只是單純地親近大自然,但後來卻有意外的驚喜。我們看到水波蕩漾的河面上浮著一根大木條,五、六隻大烏龜趴在上面曬太陽。我們笑看著這些令人讚嘆的爬行動物,因為已經好幾個月不見牠們的蹤跡了。我們因牠們再度現身而歡樂,也因上帝的奇妙創造而享受一段歡欣的時光。

留心大自然

最近我跟朋友踏上我最喜愛的健行路線。爬上迎風坡,穿越一片野花,進入高聳的松樹林,再沿著下坡走到山谷,我們便稍作停留。雲朵飄浮於上,附近溪水潺潺流淌,萬籟俱靜,只聞鳥囀。我們駐足了一刻鐘,享受美好的一切。

強大的心

保羅‧班德醫生與楊腓力合著的《神的傑作》一書中寫道:「蜂鳥的心臟只有幾公克,每分鐘跳動800次;藍鯨的心臟重達半公噸,每分鐘只跳動10下,但在3公里外都能聽到。與兩者相比,人類的心臟有實用功能卻似乎沒那麼神奇,但它仍盡忠職守,每天跳動約10萬次(每分鐘65到70次),從不停下休息,讓大多數的人能活到70歲,甚至更長壽。」

雪景沉思

草根樂團「飛越萊茵」(Over the Rhine)的名字,取自美國俄州一個治安很差的藍領社區。樂團藉著歌曲唱出這個城市每一年的轉變。樂團的一位創始人解釋道:「每年冬天,當我們目睹初雪落下,彷彿進入神聖的時刻。隨著城市的步調漸緩,一切的噪音都沉寂下來,好像進入新的起點。」

上帝的腳印

我們四歲的孫子告訴我妻子卡莉說:「我知道上帝住在哪裡。」卡莉好奇地問:「祂住在哪裡呢?」他回答說:「上帝就住在妳屋外的樹林裡。」

抬頭仰望!

美國電影製作人懷利·奧弗斯特里特(Wylie Overstreet)讓人們透過他的高倍率望遠鏡觀賞月亮的真實景象。許多人都被這彷彿近在眼前的情景所震懾,發出敬畏的低語或驚呼聲。看到如此壯麗的景觀,奧弗斯特里特說:「這讓我們心中充滿讚嘆,知道有些事物遠遠超越我們,明白人類實在微不足道。」

月亮的創造者

在太空人將阿波羅「鷹號」登月艙降落在月球表面的靜海後,尼爾·阿姆斯壯(Neil Armstrong)說:「這是一個人的一小步,卻是人類的一大步。」他是第一個在月球上行走的人。隨後還有其他太空人登上月球,包括「阿波羅計畫」最後一次任務的指令長尤金·塞爾南(Gene Cernan)。他曾說:「我在這裡,而地球就在另一端,充滿了生機、令人讚嘆不已,我覺得地球實在太美,她的存在絕非偶然,一定有一位比你我更大、更有能力的神存在。」這些人身處太空深處以獨特的視角看地球,深切地體會到與浩瀚的宇宙相比,自己是如此渺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