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合一

謙讓的心

在蘇斯博士(Dr. Seuss)寫的一個離奇故事裡,講到「北行的薩克斯人與南行的薩克斯人」要穿過普拉克斯的大草原。兩人正面相遇,卻沒有一方要讓路。第一個薩克斯人氣憤地誓言,就算讓整個世界都動不了,仍要堅持下去。當他們爭得面紅耳赤時,世界卻繼續運行並繞過他們建了高速公路。

對手或隊友?

美國特克薩卡納市不偏不倚的座落於德州與阿肯色州的交界處,全市大約有七萬人。他們有兩位市長、兩個市議會、兩個警察局和消防局。這城市的中學所舉辦的體育賽事總能吸引大批人潮,因為市民分屬兩個州,他們都會支持各自所屬的州立學校。但他們也面對更多考驗,例如他們的公有供水系統受到兩個州政府的法規管理,雙方持有不同的意見。還好,儘管這城市在地理上被劃分為二,但居民之間卻能團結和睦而聲名遠播,每年市民們都會聚集在兩州交界的一條街道上共進晚餐,慶祝他們是合一的群體。

團結與分離

艾文被分派和同事小迪共同進行一項專案,在這期間,艾文面臨極大的挑戰,因為他和小迪對於執行計畫的看法大相逕庭。儘管他們尊重彼此的意見,但截然不同的做法卻使衝突似乎一觸即發。所以在衝突爆發之前,他們決定與主管一起討論彼此間的差異。後來,主管將他們分配到不同的團隊當中。事實證明,這是個明智之舉。艾文也在那天學到一個功課:要體現團結並不表示非得要在一起做事。

形形色色

幾十年來,倫敦一直是世界上最國際化的城市之一。1933年,有位記者談及這個英國的首都時寫道:「我仍然認為倫敦最美的風景,是不同膚色和語言的各族人士聚集而成的群體。」如今,這樣的多元性在倫敦依舊隨處可見,並藉著國際化社會裡混雜交融的氣味、聲音和景象展露出來。這世上最偉大的城市之一,令人著迷的部分原因就在於其多元化之美。

比蜜更甜

演講者正談論敏感的種族問題,但他仍然冷靜從容。站在有大批觀眾圍繞的講台上,他大膽地發言,但言詞優雅、謙遜、和善,甚至帶著幽默。很快地,情緒緊繃的觀眾們明顯地放鬆下來,和演講者一起探討他們所遇見的困境:該如何以冷靜的態度和言詞,去解決他們所面對的棘手問題。換言之,要如何以柔和的方式面對尖銳的課題。

與聖靈同調

當我聽著鋼琴調音師在優雅的平台型大鋼琴上調音時,我想到以前聽過從那台鋼琴流瀉出《華沙協奏曲》絕妙驚人的樂音,以及詩歌《祢真偉大》低沉圓潤的旋律。但如今這台鋼琴極需要調音。雖然有些琴鍵音調準確,然而其他的音調若不是過高就是過低,讓人聽了不太舒服。調音師的職責並非讓每一個琴鍵都能發出相同的音,而是確保每個琴鍵都能發出準確的音調,在演奏時才能創造出整體的和諧感。

群體記憶

神學家毛勵策(Richard Mouw)曾提到記住過往教訓的重要性。他引述社會學家羅伯特.貝拉(Robert Bellah)的話,表示繁盛的國家必定是個「記憶的群體」,為了不忘卻過去,會不斷述說她的故事和成長的過程。這個原則也可延伸至如家庭這樣的社會群體。所謂前事不忘,後事之師,記憶是群體生活一個很重要的部分。

別這麼認定

在討論如何與人和好時,有人說了一句很有智慧的話﹕「不要認定一個人永不會改變。」他觀察到我們常會只記得別人的過錯,卻不給他們改過的機會。

同有一主

玉米,又稱作玉蜀黍,是我家鄉墨西哥主要的糧食作物。玉米的種類繁多,有黃色、棕色、紅色或黑色,甚至還有美麗的混色玉米。然而住在都市裡的人多半不吃混色玉米。身兼餐廳老闆和研究人員的阿瑪多·拉米瑞茲(Amado Ramírez)表示,這是因為民眾認為單一顏色代表品質好。但事實上,混色玉米的味道極佳,而且還可做成非常美味的墨西哥玉米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