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罪

擒拿狐狸

第一次有蝙蝠闖入我們家時,我們認為這不過是個偶發事件。然而,當蝙蝠第二次在夜間來訪之後,我就開始查閱這種哺乳類動物的資料,發現牠們根本不需要一個很大的入口,只要有個跟硬幣一樣大小的縫隙,牠們就可以鑽進屋內。

即時醫治

在巴哈馬原始森林國家公園,我一邊聽園區導覽員為我們做的介紹,一邊寫下筆記。他告訴我們哪些是需要避開的有毒樹木,這些樹木會流出烏黑的汁液,觸碰到了會讓皮膚紅腫發癢。但通常在有毒樹木旁邊就能找到解藥,他說:「在這棵欖香脂樹的紅色樹皮上割一刀,再把樹脂搓揉在紅腫處,馬上可以得到醫治。」

這裡好滑!

多年前,當我剛學滑雪時,我緊跟著兒子喬許滑到了一個看來相當平緩的斜坡。因為我一路只盯著他看,沒有注意到他已經轉到山上最陡峭的一個山坡滑下去,我跟在他後頭,完全失控地猛衝下山坡。想當然,我跌得鼻青臉腫,留下許多傷疤。

另一次機會

我家附近有一間腳踏車店,店名為「第二次機會」,有許多人會去那裡義務幫忙,修理被丟棄的腳踏車。這家店的老闆會將這些修好的腳踏車,轉贈給有需要的孩子們和成年人,包括無家可歸、身體有缺陷的人,以及努力融入社會的退伍軍人。這不僅讓腳踏車有第二次機會,也讓接受贈與的人有新的開始。一位退役的軍人就騎著煥然一新的腳踏車,去參加工作面試。

重返戰場

小時候,她曾以惡毒的話傷害父母。但她萬萬沒想到,那些惡毒的話竟是她向父母親最後一次說的話。如今,縱然經過多年的心理輔導,她還是無法原諒自己,內心的罪咎和遺憾使她飽受煎熬。

惡性循環

海洛英成癮絕對是個悲劇。吸毒者會產生耐藥性,每次都需要更大的劑量才能達到快感,很快地他們所攝取的劑量便足以致命。上癮者若得知有人死於吸食濃度過高的海洛英,第一個反應或許不是恐懼,而是「我可以在哪裡找到這樣的海洛英?」

在職訓練

巴西一間公司的經理要大廈所有的清潔人員都提交書面報告,因為她想要知道每天誰負責清理了哪些房間,哪些房間尚未清掃,以及打掃每個房間需要多少時間。一週後,她才收到這些理應每天都呈上的書面報告,而且並不完整。

對上帝誠實

我三歲的孫子這天一開始就不怎麼順遂。先是找不到他最喜歡的上衣,後來他要穿的鞋子又讓他很不舒服。最後,他焦慮地對祖母大發雷霆,然後坐下來放聲大哭。

軟弱得幫助

安妮·薛佛·米勒(Anne Sheafe Miller)於1999年與世長辭,享年90歲。其實早在1942年,她就曾因流產引發敗血症而藥石罔效,險些送命。當時,和她在同一間醫院的某位病患提到他認識一位科學家,一直在研究一種神奇的新藥。於是,安妮的醫生強烈要求政府特別通融,給予安妮一點這種新藥。安妮使用輕微的劑量之後,體溫竟在一日之內恢復正常!盤尼西林(青黴素)就這樣救了她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