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  靈命日糧

出路

偵探小說家克莉絲蒂所寫的《怪鐘》一書中,描述一群反派角色犯下連環殺人案。其實他們原本只是想對付一個受害者,後來卻為了掩蓋案情而殺了更多人。其中一個共謀者在面對質問時坦承:「我們本來只想殺一個人。」

彎曲的尖塔

原來教堂彎曲的尖塔會令人緊張。最近我們去拜訪一些朋友時,他們提到一場猛烈的暴風,導致他們教堂高聳的尖塔彎曲了,也引發了一陣恐慌。

相依共存

跟孩子一起登山健行時,我們發現一種輕巧富有彈性的綠色植物,一叢叢地滋生在山徑上。解說牌上註明,這種植物常被稱為「鹿苔」,但其實不是青苔,而是一種地衣。地衣是真菌和藻類共生體,是彼此相依共存、互利互惠而形成的有機體。無論真菌或藻類都無法獨自存活,但若是彼此相依就能成為生命力頑強的植物,可以在某些高山地區生存達4,500年之久。也因為這種植物能抗旱耐寒,因此成為北美馴鹿在嚴冬中少數的食物來源之一。

上帝奇妙的手

從紐約飛往聖安東尼奧的航班啟程二十分鐘後,原本平靜的機艙陷入混亂,飛機也不得不改變原定的飛航計畫。因為飛機的一具引擎發生故障,引擎碎片砸破飛機一扇窗戶,導致機艙迅速減壓。有幾名乘客受傷,還造成一名乘客不幸喪命。若不是在駕駛艙內有一位冷靜、幹練,接受過海軍戰鬥機飛行員培訓的機師,情況可能會更悲慘。當地報紙為這則新聞定的標題是《在奇妙的手裡》。

熊抱

我懷著滿滿的愛,送給小孫子一個大大的絨毛玩偶──熊熊。小孫子的反應是什麼呢?首先是好奇,然後是驚奇詫異,接著好奇心激發他勇敢地探索。他用短短胖胖的手指戳戳熊熊的鼻子,當熊熊向前倒入他的懷裡時,他發出歡樂的笑聲,把他的小腦袋瓜緊靠在熊熊毛茸茸的胸膛,緊緊抱住。當他與熊熊柔軟的身軀緊緊相貼時,一抹漾著酒窩的微笑在他的臉頰上綻開。小孫子顯然不知道熊熊不能真正地愛他,但他卻覺得熊熊愛他,純真地以全心回報。

似乎失去一切

在短短六個月內,明德的生活變得支離破碎。經濟危機摧毀了他的事業和財富;一場意外奪走兒子的生命;母親聽到這噩耗,心臟病發作離開人世;妻子陷入憂鬱;兩個年幼的女兒極度沮喪。他只能重覆詩人所說:「我的上帝,我的上帝!為什麼離棄我?」(詩篇22篇1節)

寬容的指摘

教我山水畫的老師是一位經驗豐富的專業藝術家。當他評估我的第一張習作時,他單手托著下巴,靜靜地站在我的畫作前。我心想,他一定會說,這幅畫真是糟透了。

石頭的渴望

有位葡萄牙詩人在他的詩集中寫了一句話:「啊,石砌的碼頭都充滿了渴望!」詩人以碼頭象徵我們看著船逐漸遠離時,那種悵然若失的心情。船開走了,碼頭依然留在原處,成為希望和夢想、分離和渴望的永久標記。分離讓我們殷切期盼重逢。

愛不停止

我年滿19歲之後,便搬到離家1,100公里以外的地方,當年還沒有傳呼器或手機。有一天,我清早出門辦些雜事,忘了跟母親約好的每日通話。那天傍晚,兩名警察來敲門。因我從未錯過約定,致使母親十分擔憂,她一直打電話給我,電話卻都在忙線中。於是,母親向警察局報案,堅持他們需要來查訪。有位警員對我說:「妳很幸運,因為妳母親很愛妳,沒有停止尋找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