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  靈命日糧

記這些事

在1943年9月7日,荷蘭猶太裔女作家賀樂孫(Etty Hillesum)在明信片上寫道:「主是我的高台⋯⋯我們唱著歌離開集中營。」她從火車上丟出這張明信片,而這也是她留下的最後一份文件。同年11月30日,她在奧斯威辛集中營遭殺害。賀樂孫在日記中描述在集中營的經歷,這些日記後來被翻譯與出版。她從自己的角度記述了納粹佔領下的恐怖事件,以及上帝所造世界的美好。這些日記被翻譯成67種語言,讓許多讀了這些日記的人,可以相信在邪惡之外仍有美善。

懇求上帝

某個早晨,家庭禱告結束時,當爸爸一說完「阿們」,5歲的凱琳立即大聲地說:「我也為洛根禱告,因為他禱告的時候睜大著眼睛。」

辦自己的事

多年前,我和兒子喬許在上山的小徑上,發現前方揚塵飛舞。我們躡手躡腳地上前去一探究竟,原來有隻獾正忙著在土堆裡建窩。牠把頭和肩膀伸進地洞裡,一邊用前爪使勁地往下挖,一邊用後腳將泥土踢出來。牠正全神貫注地做自己的事,完全沒聽到我們走近的聲音。

誰知道?

據說古時候邊塞有一名老翁,人稱塞翁。他失去了一匹珍貴的馬,鄰居都為他的損失感到遺憾,但塞翁並不難過。他說:「誰知道這對我不是件好事呢?」不久之後,丟失的馬竟帶著一匹馬駒回來。當鄰居前來道賀時,塞翁說:「誰知道這對我不是件壞事呢?」後來,他兒子騎這匹馬駒時摔斷了腿。這看來的確是件壞事,可是當軍隊來到村莊徵召所有的壯丁去打仗時,塞翁的兒子由於瘸腿而豁免。參軍的青年最後大都戰死沙場,塞翁的兒子卻幸免於難。

認識天父

根據傳說,英國指揮家湯瑪士·畢勤爵士曾在酒店大廳見到一位外表出眾的女士。畢勤爵士覺得自己認識她,但卻忘了她的名字,於是便駐足與她攀談。聊天時,畢勤爵士依稀記得她有個兄弟,為了想起她的名字,所以就問起她哥哥的近況,是不是仍從事同一份工作。這位女士回答說:「喔,他很好,他還是在當國王。」

保守看顧

春天來臨,我開始清理花園準備種植花草。當我拔出一大叢冬天的雜草時,眼前的一幕嚇得我魂飛魄散!一條有毒的銅頭蛇就藏在雜草叢裡,離我的手只有寸許的距離,我差一點就把牠抓了起來!我一拔出雜草,就看到牠色彩斑斕的紋路,長長的蛇身就盤繞在我兩腳之間的草叢中。

平靜安穩

兒子沙維爾是個精力充沛的學齡前兒童,總是想逃避他不喜歡但不可缺少的午休時間。他知道如果安靜下來,自己就會不知不覺地睡著。因此,他會在座位上動來動去,滑下沙發,在地板上亂跑,有時還會在房間滾來滾去,吵著說:「媽媽,我餓了!我口渴!我要去洗手間!我想抱抱!」

永不放棄

南蘇丹的克利科族主教尼戈(Semi Nigo)用「戰爭頻傳,遙遙無期」,形容他的教會渴望擁有克利科語的聖經,但卻一再被延誤的情況。事實上,在這之前,他們未曾有過克利科語的文字印刷。幾十年前,尼戈主教的祖父勇敢地開始翻譯聖經的工作,但因戰爭和局勢動盪而使翻譯事工一再受挫。然而,儘管他們所處位於烏干達北部和剛果民主共和國的難民營屢屢受到襲擊,主教和信徒們仍堅持進行聖經翻譯事工。

每早晨都是新的

我弟弟天寶自小患有嚴重的癲癇症,在進入少年期後病情更是變本加厲。每天夜裡都是弟弟和我父母極其痛苦的時刻,因弟弟的症狀一旦發作,經常可持續6個多小時。當時,醫生們找不到任何一種治療方法,既可緩解天寶的症狀,又能使他在白天至少有一段清醒的時間。我父母在禱告中向上帝呼求:「上帝啊,上帝啊,求祢幫助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