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  靈命日糧

祂知我心

我在超市的自助結帳區前面排隊等候,看見一位顧客完成了交易,我就走過去把選購的商品放在台上,開始用機器掃過條碼和秤重。突然,一位女士怒氣沖沖地到我面前來指責我。原來,我沒有注意到她排在我前面,應該是她先結帳。我意識到自己的錯誤,馬上真誠地向她道歉:「我沒注意到妳在前面,實在很抱歉。」但她一再謾罵,說:「不,你是故意插隊的!」

彼此建立

古魯家族是一部動畫片中的原始人家庭,他們深信「唯一的生存之道就是一家人團結在一起」。他們害怕這個世界和其他人,所以在尋找安全的住所時,他們發現已經有一個陌生的家庭居住在那個地區,便感到十分恐懼。但他們很快就學會接受新鄰居的不同之處,學習對方的優點,與對方共同生存。後來,他們發現其實和新鄰居在一起很快樂,而且確實需要和別人一起生活,才會過得充實。

太空聖餐

在1969年7月20日,阿波羅11號的鷹號登月艙降落在月球的寧靜海。幾個太空人並沒有馬上踏上月球表面,因為他們需要一點時間從飛行中恢復過來。在等候期間,太空人伯茲·艾德林(Buzz Aldrin)拿出他事前獲准帶上月球的餅和酒,預備守聖餐。他讀完聖經後,品嚐了人類首次在月球上享用的食物。後來,他寫道:「我把酒倒進了我們教會給我的聖餐杯中。因月球的重力是地球的六分之一,所以酒是慢慢地、優雅地捲曲在杯壁上。」艾德林在外太空守聖餐,以具體的行動表明他相信基督在十字架上的犧牲,並且相信耶穌會再來的應許。

為主而做

我為一家雜誌社寫稿,而且覺得這「很重要」,所以我一直很努力,希望能呈上最好的文章給高級編輯。為了達到她的標準,我深感壓力,不斷地塗塗改改,修正我的想法和思路。但我的問題到底是什麼呢?是所寫的主題太具挑戰性嗎?還是我真正擔心的是個人榮辱:主編是否會讚賞我,而不僅僅是我的作品呢?

遠遠逃離

今年夏天,我兩度因接觸毒藤而皮膚紅腫發癢,因毒藤分泌的樹脂會引起皮膚過敏。我兩次碰觸到毒藤,都是為了清除庭院中的雜花亂草。其實當時在清除雜草時,我都看到了潛伏在周圍的討厭敵人──三葉毒藤。然而,我以為靠近它也沒關係,我應該不會遭到它的禍害。當然,我很快便知道自己錯了。與其靠近這些綠色宿敵,倒不如遠遠逃離!

上帝的朋友

兩個初次見面的人若發現彼此有共同的朋友,會覺得格外親切。最令人感到溫馨的情況,或許是友善的主人在熱情接待客人的時候,說:「很高興認識你,你是小陳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

上帝的供應

每個星期,三歲的波波都會和他媽媽到教會,幫忙社區關懷事工部把福音車上的食品搬下來。一天,波波在家無意中聽到媽媽告訴外婆,載送食品的福音車壞了。波波著急地說:「哎呀!那他們要怎麼送食物?」媽媽向他解釋說,教會應該會讓大家奉獻買一輛新的卡車。波波高興地說:「我有錢!」然後,他到自己房裡,拿了一個貼著彩色貼紙的塑膠罐給媽媽,裡面裝了約39美元的硬幣。雖然波波的錢不多,但上帝使用他的慷慨付出連同其他人的奉獻,讓教會買了一輛新的冷藏卡車,使教會能繼續服務他們的社區。

並肩同行

在2020年,一隻可愛又忠心的狗兒比利成了網絡之星。牠的主人羅素弄傷了腳踝,行走需要依靠拐杖。不久,比利陪羅素走路時,也開始一瘸一拐。羅素擔心比利的情況,便帶牠去看獸醫。但檢查之後,獸醫卻說比利根本沒有問題!因為比利單獨行動時可以四處奔跑。原來,比利在陪伴羅素走路時,假裝自己和主人一樣跛腳。這應該就是我們所說的同理別人的痛苦吧!

懇切禱告

在新冠疫情期間,一位備受矚目的女名人說:「我曾經歷一段黑暗時期。」這一句話述說了她內心的煎熬和痛苦。在這段黑暗籠罩的日子,適應新常態是她其中一個挑戰,她也承認自己在混亂的思緒中,曾有輕生的念頭。後來,她努力走出情緒低谷,包括與一位關心她的朋友分享內心的掙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