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信靠上帝

信心的試驗

我第一次帶兒子們爬山就去攀登科羅拉多州的一座高山,海拔至少4,267米,他們非常緊張。我也不禁自問:他們能應付這項挑戰嗎?途中,小兒子停下來休息很長的時間,且不斷地說:「爸,我走不動了。」但我相信這次的登山考驗能讓他們獲益良多,而且我希望他們信任我。在距離峰頂約1.6公里處,那一直認為自己已走不動的小兒子卻重獲精力,率先到達峰頂。他很開心,因他即便在恐懼時依然信任我。

塵封的使命

雅蘭的丈夫是位牧師,她花了六年的時間試圖做個「完美的師母」,而且總以自己所欽佩的家婆(同樣是位師母)為榜樣。因此,她認為自己不能再兼任作家和畫家。但在埋葬了自己的創造力之後,她變得鬱鬱寡歡,甚至試圖自殺。還好,不久之後有位住在她家附近的牧師,幫助她走出黑暗。這位牧師與雅蘭一起禱告,並要她每天早上花兩小時寫作。這使雅蘭領悟到,那屬乎自己「塵封的使命」,也就是上帝給她的呼召。她寫道:「對我來說,要成為真正的自己──完整的自我,就是要讓上帝賦予我的每一項創造力都能有發揮的機會。」

青春期的信仰

當孩子進入青春期的時候,或許對父母和孩子來說,都是一生中最痛苦的階段之一。記得我在青少年時期,就很想擺脫母親而成為獨立的個體。那時,我會公開否定她的價值觀、違反她的規定,總覺得這些規則就是要讓我痛苦難受。雖然後來我們對這些規定達成共識,但那段時間我們的關係仍然非常緊繃。母親對我不願遵從她那充滿智慧的教導,必然傷心不已,因她深知那些教導能讓我的身心靈免受不必要的痛苦。

你一切所需

坐在餐桌前,我凝視著周圍喧鬧卻又幸福的畫面。在我們的家族聚會中,家庭成員都齊聚一堂,大人、小孩一起享用佳餚。我也很享受這一切,但是一個念頭卻刺透我的心:妳是在場唯一沒有小孩、沒有自己家庭的女人。

不明白時

一個男孩渴望成為職業運動員,當他的夢想受挫時,他對母親說:「我不明白上帝的計劃。我已經將生命交託給祂了,怎麼還會發生這樣的事!」我們當中誰沒有經歷過出乎意外或令人失望的事?就如一聲不響就斷絕往來的家人;健康亮起紅燈;公司突然搬遷;遭逢意外事故以致生活劇變等等,有誰不會因這些事感慨萬千、滿腹疑問呢?

上帝背著我們

在2019年,颶風多利安以強風豪雨侵襲巴哈馬,導致洪水泛濫,造成該國有史以來最嚴重的天災。當時貝特與患有腦性麻痺的成年兒子在家中避難,但貝特知道他們必須撤離。雖然貝特是個盲人,但仍盡力救自己的兒子。他溫柔地把兒子背在身上,走進深及下巴的水中,把兒子帶到安全之處。

尋求上帝的幫助

在19世紀末,蝗蟲大軍突襲美國明尼蘇達州長達五年之久,讓當地的農作物慘遭浩劫。農民雖試圖用焦油圍困蝗蟲,並將農地燒毀以殺死蟲卵,但都無法徹底消滅蝗蟲,致使許多人處於飢餓邊緣,並對此深感絕望。於是,他們渴盼全州的人民能在某一天同心禱告尋求上帝的幫助,而州長最終同意將4月26日定為禱告日。

上帝顯權能

屋外大雨滂沱,雷電交加,我和六歲的女兒坐在家裡的地板上,看著玻璃門外的狂風驟雨、電閃雷鳴。女兒不斷地說:「哇,上帝好偉大!」我也深有同感。我們都清楚知道自己多麼渺小,而上帝多麼有能力!我的腦海裡隨即浮現約伯記38章24節:「光亮從何路分開?東風從何路分散遍地?」

信靠上帝

在美國獨立戰爭初期,美軍曾對在加拿大魁北克的英軍發動遠征,經過麻州的紐伯里波特時,特意到著名的佈道家喬治·懷特腓(George Whitefield)的墳墓。他們打開他的棺木,取出他的牧師領和袖子,並將他的衣服剪成一片片發給士兵們,因他們誤以為這樣就能旗開得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