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友情

聆聽與學習

在美國的一個社區,某條街道的一側,有位屋主在院子裡放了一隻大型的充氣白頭鷹(美國國鳥),白頭鷹身上還披著美國國旗。他的車道上停著一輛大卡車,車窗上有一面彩繪國旗,後保險桿上貼滿愛國貼紙。在街道的另一側,與這屋子正對面的鄰居顯然看法不同,他在院子裡豎立好幾個看板,上面的標語點出美國新聞媒體當前所關注的問題,指出社會許多不公義的現象。

永不孤單

在《經濟學人》的姐妹刊《1843》,作者瑪姬·佛格森(Maggie Fergusson)寫道:「這種痛苦可能比無家可歸、飢餓或患病,更教人受盡折磨。」她是指什麼呢?孤單。佛格森記述有越來越多人感到孤單,這與個人的社會地位或經濟狀況無關。她用各種令人心酸的例子,來說明孤單的滋味。

遭受背叛

在2019年,全球許多藝術館都為紀念達文西逝世500週年而舉辦特展。儘管展出他許多的畫作與科學研究,但一般認為只有五幅畫作是他的真跡,其中包括《最後的晚餐》。

交誼桌

孤單會嚴重威脅我們的身心健康,使人沉溺於社交媒體,或導致不良的飲食習慣等等。英國一項研究顯示,將近三分之二的人(不論年齡或性別)都會在某些時候感到孤單。因此,英國某間超級市場就在店內的咖啡廳設立「交誼桌」,以促進人與人之間的聯繫。若有人需要人際互動,只需坐到桌前加入其他人,或表示希望加入對話就可以與人交談。當他們與人談話時,便會覺得自己與人產生聯繫,融入了群體。

從自憐到讚美

在社區為貧窮孩子捐贈禦寒外套的活動中,孩子們既興奮又感激地翻找成堆的冬衣,想找到最合適的外套。活動的籌劃者表示,新外套不僅能提高孩子們的自我形象,也能提升他們的同儕接受度,以及冬季學期的出席率。

友誼長椅

非洲國家津巴布韋(辛巴威)飽受戰爭創傷,失業率極高,人民深陷絕望,直到他們在「友誼長椅」尋得希望。失去盼望的人可以來到「友誼長椅」和「祖母」說話,這些受過訓練的年長婦女會聆聽抑鬱者的掙扎。以他們國家的語言來說,抑鬱就是「憂思過重」。

真正的朋友

高中時期,我有一個所謂「有時是,有時不是」的朋友。在我們的教會裡,我倆算是「好搭檔」。在校園外,我們偶爾會一起出去玩。但在學校裡,卻不是這樣了。如果她遇見我的時候,只有她單獨一個人,還可能會跟我打聲招呼,要是旁邊還有別人,她根本就不會理睬我。知道她是如此,我就極少在校園內跟她打招呼,因我知道這份友誼只限於校園以外。

朋友的安慰

有一位母親寫道:有一天,她年幼的女兒放學回家時,下半身沾滿了爛泥巴,把她嚇了一大跳。她女兒解釋說,她朋友不小心滑倒掉進泥坑裡。當另外一位同學去找人來幫忙的時候,她女兒不忍心看到朋友抱著受傷的腿獨自坐在那裡,於是就走過去和朋友一起坐在泥坑裡,等老師過來。

最好的朋友

在我十二歲那年,全家搬到了一個沙漠中的小鎮。在天氣酷熱的新學校裡,同學們一上完體育課,就會狂奔到飲水機那邊排隊喝水。我在同級當中比較瘦小,有時在排隊時會被人推擠到後面去。有一天,我那長得又高又壯的朋友荷西,看見我又被人推擠。他就上前來,伸出強壯的膀臂,幫我開道。只見他大喝一聲:「喂!你們先讓他喝水!」此後,我在飲水機那裡再也沒有遇到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