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e5%9f%ba%e7%9d%a3%e7%82%ba%e6%95%91%e4%b8%bb%e5%bd%8c%e8%b3%bd%e4%ba%9e

無法測度的救主

去年,我和幾位朋友為三位罹患癌症的姐妹禱告。我們知道上帝有醫治的能力,所以我們每天禱告,求上帝治癒她們。我們曾親眼見到上帝使人痊癒,也堅信祂能再次施行醫治。在抗癌過程中,她們似乎都有好轉的跡象,我們也歡欣喜樂。但到了秋季,她們全都離開人世。有人認為,這是最「終極的醫治」,從某方面而言,也的確如此。但她們的離世仍讓我們心痛,我們多麼希望上帝在今世就醫治她們,但因著某些我們無法明白的因由,神蹟並未降臨。

使者

在參加一個研討會時,一位工作人員遞給我一張紙條,說:「有人要我向你傳達這個消息!」我感到納悶,不知這個消息是會令我緊張抑或是興奮。但當我看到紙條上寫著:「您新添了一位侄子!」我曉得可以歡喜快樂了。

至尊至榮

我丈夫邀朋友來教會,禮拜結束後,他朋友說:「我喜歡這些詩歌和這裡的氣氛,但我不明白,為什麼你們這麼尊崇耶穌呢?」我丈夫向他解釋說,基督信仰就是與基督建立關係。若少了祂,基督信仰就毫無意義。我們之所以聚在一起讚美耶穌,乃是因祂在我們生命中所成就的一切。

又是聖誕節?

在豪威爾斯(William Dean Howells)所寫的故事中,說到一個小女孩希望天天過聖誕節,結果美夢成真,在漫長又可怖的一年裡,每天都過聖誕節。到了第三天,聖誕節不再令人感到歡樂,沒多久大家都厭惡糖果,火雞供不應求、商人漫天喊價,人們收到禮物不再心存感謝,因禮品已堆得滿坑滿谷,人人怒氣相向。

期待彌賽亞

因為車子無法啟動,我們找了汽車維修員。那維修員看起來很年輕,似乎不能為我們解決問題。丈夫丹恩低聲跟我說:「他只是個孩子!他行嗎?」可見我丈夫心存懷疑。他的反應與當時拿撒勒人懷疑耶穌是誰的反應十分相似。

聖誕的意義

在邁入十二月之前,我們北方的城鎮早已瀰漫聖誕的歡欣氣氛。有一間診所在樹木和矮樹叢上,掛上一串串五顏六色的燈飾,到了晚上就成了嘆為觀止的繽紛夜景。還有一間公司把辦公大樓裝飾成一個巨大且華麗的聖誕禮物。聖誕的氛圍隨處可見,而聖誕的商品促銷活動,要人不注意也難。

辯護者

在1962年6月,美國佛羅里達州監獄的一名囚犯吉迪恩(Clarence Earl Gideon)寫信給最高法院,聲稱自己沒有犯罪,要求重審他的案件,並表明沒有能力聘請辯護律師。

上帝關心嗎?

在寫作的生涯中,我經常探討苦難的課題。我一再地思考同樣的問題,猶如觸碰一個從未癒合的傷口。我聽過讀者們的分享,他們痛苦的經歷讓我看到人生有苦難。一位青年牧師打電話告訴我,他的妻子和初生的女嬰因輸血而感染愛滋病,已經生命垂危,他問我:「我該怎麼跟我教會的年輕人說,上帝是慈愛的呢?」

新的生命

父親的話讓拉維深受傷害。「你真是失敗!你讓家族蒙羞!」和其他才華洋溢的兄弟姊妹相比,拉維被視為家中的恥辱。他嘗試在運動方面有所成就,結果也做到了,但仍覺得自己是個失敗者。他常想:我有什麼前途嗎?我真的一無是處嗎?能不能乾脆毫無痛苦地死掉?這些念頭總是在他的腦海盤繞,但他沒有告訴任何人。他的文化背景不允許他訴苦,因為男兒有淚不輕彈,打落牙齒和血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