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救恩

無論何人

薩爾瓦多共和國為尊崇耶穌,在首都的市中心豎立一座耶穌的雕像。雖然這座雕像是位於繁忙的交通樞紐地段,但因為非常高大壯觀,所以很容易就能讓人看見。其名為「神聖救世主紀念碑」,更傳達了耶穌崇高且備受敬畏的地位。

有我的位置

有一位退伍老兵不修邊幅,且說話粗俗。一個朋友關心地詢問他的信仰狀況。那位老兵立刻用輕蔑的口氣說:「在上帝那裡沒有我的位置!」

把結果交給上帝

多年前,我應邀去某間大學的聯誼會所分享。這些男生出名喧鬧無禮,所以我帶一位朋友去支持我。那陣子他們剛贏得美式足球賽冠軍,大家都很興奮。晚餐時,更是一片混亂!最後,他們的主席宣布說:「今天,有兩位男士要跟我們談談上帝。」我雙腿發軟,好不容易站了起來向他們講述上帝的愛。屋內漸漸安靜下來,凝聚著一股全神貫注的氣氛。接下來,還有一段既熱烈且坦誠的問答時間。事後,我們在那裡開辦一個查經班,而且連續幾年都有許多人接受耶穌的救恩。

出了什麼差錯?

有個經常聽到的故事,就是《泰晤士報》在20世紀初向讀者提出一個問題:這世界出了什麼差錯?

驅除入侵者

天才矇矇亮的時候,我的丈夫就起床走進廚房。我看到廚房的燈開了又關,不知道他在做什麼。過後我想起了前一天早上驚悚的一幕,我在廚房檯面上看到一個「入侵者」,就是可憎的小強──蟑螂。當時我忍不住尖叫,丈夫知道我最害怕這種六腳昆蟲,馬上趕過來處理。今天早上他特意提早起床,便是想確保廚房裡沒有任何「入侵者」,好讓我可以安心地進廚房,真是好老公!

永不離棄

朱利奧騎著自行車穿越喬治華盛頓大橋,這是一條橫跨哈德遜河上,連接紐約市和新澤西州的繁忙雙層通道,沒想到他遇到了生死攸關的情況。一名男子站在大橋的壁架上,正準備往下跳。朱利奧知道警方無法及時趕到,因此迅速採取了行動。他在訪談中回憶說,當時他立即跳下自行車,展開雙臂,對那名男子說:「不要跳!我們都愛你!」然後,朱利奧就像帶著拐杖的牧羊人,抓住這名心緒紛亂的男子,並在另一位路人的幫助下將他帶到安全地帶。據報導,即使那名男子已經沒有危險了,朱利奧仍緊緊地抓住他,沒有放手。

曠野中的火焰

十九世紀末期,吉米·懷特在奇華胡安沙漠騎乘時,看見一片奇特的煙雲向天空盤旋而上。這年輕牛仔以為有野火發生,立即騎向煙雲升起的源頭,卻發現那陣「煙」是一大群從地底洞穴傾巢而出的蝙蝠。懷特這才發現新墨西哥州卡爾斯巴德洞窟,這片廣袤無邊、令人嘆為觀止的地底洞窟。

早已得勝!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了29年之後,日本士兵小野田弘男仍躲在叢林裡,不願相信自己的國家已經投降。二戰期間,他奉命前往菲律賓偏遠的盧邦島偵測敵情。縱然參戰各國早已停戰並簽署了和平條約,但多年來小野田弘男仍執意留在叢林裡。直到1974年,小野田弘男的指揮官前往島上尋找他,並且向他確認戰爭已經結束了。

廣闊的恩典

亞馬遜的語音控制設備(Alexa)有一項有趣的功能,就是可以刪除你說過的話。無論你曾經要求它做什麼,或檢索什麼資料,過後你只需簡單地說:「清除我今天說過的每一句話。」系統就會清除所有記錄,好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可惜我們的生命並沒有這種功能,我們每一句說錯的話,每一個卑劣的行為,以及每一個我們希望能夠刪除的片段,都無法單憑一句指令就徹底清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