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救恩

恆切禱告

老婦人說:「五十年來,我一直為你禱告。」小陸聽了滿懷感恩。當時,我的朋友小陸到了保加利亞的一個村莊,他的父親在這村莊長大,十幾歲時就離開了。這位老婦人是基督徒,住在小陸祖父母家的隔壁。在五十年前,當她聽說小陸在遠方出生了,就開始為小陸禱告。現在,超過半世紀之後,小陸因公務去到那座村莊,並在那裡向一群人講述他的信仰,提到自己年近三十才成為基督徒。在他結束談話後,這位老姐妹近前告訴他,自己多年來持續為他禱告。這使他不禁想到,這位老姐妹堅持不懈的代禱,對他的信主必定帶來了影響。

豐盛恩典

我上網訂購了一些蔬果,打開超市送到家裡來的包裝袋時,我以為只有8根香蕉,沒想到卻有20根!這時我才想到,自己搬到英格蘭居住後,意味著物品的重量不再是以磅而是以公斤計算。我只需要3磅的香蕉,卻訂購了3公斤(大約7磅)!

你是被愛的

為了表達自己的哀傷,小女孩艾莉在一塊木板上寫了這些話:「坦白說,我很難過。沒有人想跟我玩,我還失去了唯一會聽我說話的人。我每天都在哭泣。」然後,她將這塊木板放在公園裡。

請使用我

詹姆斯·莫里斯(James Morris)曾被形容為「一個目不識丁但滿懷熱忱的平信徒」,然而上帝卻使用他帶領托普拉迪(Augustus Toplady)決志歸向耶穌基督。托普拉迪就是十八世紀的經典聖詩《萬古磐石》的作者,他如此描述自己聽到莫里斯傳講福音的情景:「真不可思議,……就在一個穀倉裡,一小群基督徒聚集的時候,我聽到一個連自己的名字都很難拼寫的人傳講福音,但我……竟然就這樣被帶到上帝面前。這當然是主的作為,真是太奇妙了!」

得到醫治!

因脊髓損傷而癱瘓的人有了新的希望。德國研究人員發現了一種刺激神經生長的方法,可以重新連接肌肉和大腦之間的神經通路。這種神經的再生使癱瘓的實驗鼠再度行走,研究人員將繼續進行測試,以判斷這種治療方法對人體是否安全有效。

安身何處

愛爾蘭詩人葉慈(W. B. Yeats)希望自己死後能被葬在本布爾本山下,這是愛爾蘭西部一座宏偉的平頂山。他晚年所寫的一首詩就是《本布爾本山下》,如今他的墓碑上刻著那首詩的最後一句:「冷眼觀生死,騎士策馬行!」

基督洗淨我們

我第一次短期宣教是去巴西的亞馬遜森林,幫忙在河畔蓋一間教堂。該地區只有少數家庭擁有淨水器,某個下午我們去拜訪了其中一個家庭。只見屋主將混濁不堪的水從淨水器的頂部倒入,幾分鐘後所有的髒污雜質全被除去,流出來的是乾淨清澈的飲用水。看到這一幕,我聯想到了被基督潔淨的含義。

無法自救

多年前,紐約市發起了一項安全運動,標語是「保持安全、留在原地」,教導民眾在受困電梯時,如何保持冷靜並確保自身安全。專家指出,被困在電梯裡的人之所以會死亡,大多是因為試圖撬開電梯門,或想用其他方法自行脫困。其實,最佳的救援計劃就是按下警鈴,請求幫助,等待救難人員到場協助。

眼能看見

珍妮薇必須成為她三個孩子的「眼睛」,因孩子們一出生都患有先天性白內障。他們一家住在西非貝南共和國,每當她帶著孩子們到村子的時候,她都得要將嬰兒綁在背上,然後緊抓著兩個大孩子的胳膊和手,時刻提防危險發生。在珍妮薇所處的文化中,人們認為眼盲乃是巫術導致的,珍妮薇只能絕望地向上帝呼救。

替罪的耶穌

一名20歲的富家子弟與朋友飆車時,不慎撞死了一名路人。雖然他後來被判了3年徒刑,但有些人認為,出現在法庭受審,並繼而入獄服刑的那名男子,其實是肇事者花錢找來替他頂罪的人。這種花錢找人頂罪的做法,在某些國家時有所聞。

上帝的話改變人心

克莉絲汀的丈夫小胡是華人,她想為小胡買一本特別的書做為禮物,但在他們所居住的國家,唯一能找到的中文書就是聖經。儘管兩人都不是基督徒,但克莉絲汀希望丈夫還是會喜歡這份禮物。當小胡第一眼看到聖經時,他很不高興,不過最後他還是拿起來翻了翻。在他閱讀的過程中,他逐漸相信了聖經的真理。克莉絲汀對這意料之外的發展並不開心,於是她為了反駁小胡,也開始讀聖經。沒想到,她自己也因為閱讀聖經而被其中的真理所說服,最後相信了耶穌。

全然順服主

中國佈道家宋尚節出生在一個牧師家庭,在家排行第六。在1920年,他獲得赴美留學的獎學金,畢業時榮獲最高榮譽學位,後來繼續進修先後獲得碩士與博士學位。但他在求學過程中卻遠離上帝。然而,在1927年的一個晚上,他將自己的生命獻給基督,並蒙主呼召成為一名傳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