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敬拜

雪景沉思

草根樂團「飛越萊茵」(Over the Rhine)的名字,取自美國俄州一個治安很差的藍領社區。樂團藉著歌曲唱出這個城市每一年的轉變。樂團的一位創始人解釋道:「每年冬天,當我們目睹初雪落下,彷彿進入神聖的時刻。隨著城市的步調漸緩,一切的噪音都沉寂下來,好像進入新的起點。」

我們不是神

在《返璞歸真》一書中,作者魯益師建議,如果想知道自己是否驕傲,可以自問下列這些問題:「受冷落或被人刻意忽視時,我是否心生不悅?⋯⋯若有人擺出高高在上的姿態或對我耀武揚威,我的感受又是如何?」魯益師認為,驕傲就是「極端之惡」,也是在家庭和國家造成悲劇的主因。他稱驕傲為「靈性之癌」,會吞噬掉人們的愛與知足之心,甚至讓人無法正常思考。

記得歌唱

退休的歌劇歌手南西‧古斯塔夫森(Nancy Gustafson)在探望她母親時,察覺母親的身體機能因失智症而退化,令她難過不已。她母親不認得她,也幾乎不說話。經過幾個月的探望後,南西決定開始唱歌給母親聽。她母親聽到歌聲,眼睛亮了起來,並且也開始唱歌,甚至唱了二十分鐘!南西的母親笑了,還開玩笑說他們是「古家合唱團」!這戲劇性的轉變顯示音樂的力量,正如一些治療師指出,音樂可以喚起人們失去的記憶。唱唱經典老歌也被證實可以提振心情、減少跌倒的發生、降低急診就醫,以及減少鎮靜藥物的使用。

合上帝心意

有人問幾位亞洲的資深銀行家,他們最喜歡在面試新人時提出什麼問題。其中一位回答:「你認為什麼是成功?你會怎樣獲得成功?」這位花旗銀行新加坡分行的執行長解釋說:「我想瞭解面試者追求成功的動機,知道他的核心思想和價值觀,從而找到合適的人選。」

吹號!

用小號獨奏的《安息號》(Taps)是美國軍隊在一天的結束時,或是在葬禮上吹奏的樂曲。令我感到訝異的是,在這首樂曲的一個非正式版本中,其歌詞有幾節的結尾都是:「上帝臨近!」的確,不論是在每晚黑夜來臨前,或為痛失所愛而哀悼之際,這首樂曲的歌詞都給士兵們一個美好的確據,那就是「上帝臨近」。

聖誕節驚奇

在倫敦的一天晚上,我正趕赴一場會議。雖然下著滂沱大雨,但我快遲到了,只好在街上狂奔,拐了個彎,眼前的一幕讓我停住了腳步。在商場林立的攝政街,數十個天使張開閃亮的巨大翅膀,盤旋於來來往往的車輛之上。這些由無數脈衝燈組成的天使,是我見過最神奇的聖誕裝飾。我不是唯一被迷住的人,街上有好幾百人都以驚奇的表情向上注視。

說話與讚美

手術後的中風使譚陌失去說話能力,面臨漫長的復健之旅。幾週後,在教會的感恩節禮拜中,我們喜出望外地看到他,更叫人驚訝的是他竟站起來開口說話。即使他邊想邊說時,言語雜亂、內容重複且時序顛倒。但有一件事很清楚:他在讚美上帝!此時便顯明了人在遭難時仍然蒙恩。

喜樂歡唱

一個週六早晨,6點33分,讚美的歌聲順著樓梯飄了下來。我以為除了我以外,全家人都還在睡夢中,但最小的女兒稚嫩沙啞的歌聲證明我錯了。她還在半夢半醒時,嘴巴已經開始唱讚美詩歌了。

抬頭仰望!

美國電影製作人懷利·奧弗斯特里特(Wylie Overstreet)讓人們透過他的高倍率望遠鏡觀賞月亮的真實景象。許多人都被這彷彿近在眼前的情景所震懾,發出敬畏的低語或驚呼聲。看到如此壯麗的景觀,奧弗斯特里特說:「這讓我們心中充滿讚嘆,知道有些事物遠遠超越我們,明白人類實在微不足道。」

重新得力

精神科醫師柯爾斯(Robert Coles)在那些為服務他人而導致過勞的人身上,看見一個行為模式。第一個徵兆是疲累。接著就是對正在改善的事物嗤之以鼻,再來會出現苦毒、絕望、鬱悶,最後就是進入過勞狀態。

主前起舞

幾年前,我和妻子卡洛琳參加了一間小教會的聚會。在唱詩讚美時,有位姐妹在走道上跳起舞來,接著很快就有許多人加入她一起跳舞。卡洛琳跟我對看一眼,心照不宣地有了共識:「我是不會去跳舞的!」我們來自敬拜講究嚴肅莊重的傳統教會,這種敬拜的形式確實讓我們覺得很不自在。

無法說話的人

在貝里斯的某個老人之家,一位老伯坐在輪椅上,神情愉悅地聆聽一群美國高中生唱著讚美耶穌的詩歌。隨後,當一些年輕人試著跟他談話時才發現,原來他因中風而無法開口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