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活像基督

聽取明智建言

在美國南北內戰期間,林肯總統曾為了要討好一位政治人物,而下令調動北軍的某幾個軍團。當戰爭部長史坦頓收到命令時,不但拒絕執行,而且還說總統很愚昧。有人將史坦頓所說的話告訴林肯,林肯卻回應說:「要是史坦頓說我愚昧,那我必定是愚昧的,因為他幾乎總是對的。讓我去找出問題在哪裡。」在林肯總統與史坦頓交談之後,他明白自己之前所下的命令是個嚴重的錯誤。雖然林肯被史坦頓批評為愚昧,但他的反應卻證明了他的睿智。因為在自己的看法受到史坦頓的反對時,林肯沒有固執己見、剛愎自用,反倒聽取建言,認真思考,改變想法。

難相處的人

露西·沃斯利(Lucy Worsley)是英國歷史學家,也是電視節目主持人。身為公眾人物,她有時會收到一些令人難受的郵件。她因為有輕微的語言障礙,所以捲舌音的發聲不準確。有名觀眾寫道:「露西,我直話直說,拜託妳改善妳的懶音,或乾脆刪掉妳稿件中所有捲舌的字詞。我真受不了妳的節目,這種口齒不清的說話聽了就讓人生氣!達倫」

光明之子

每次搭飛機去到不同的時區時,我都千方百計地想調整時差。我大概什麼方法都試過了!有一回,我決定要將機上用餐時間調整到我即將前往的時區。因此在晚餐時間,我沒有和其他乘客一起享用晚餐,而是一直看電影並試圖入睡。這種選擇性的禁食實在難熬,即使在降落前提供的早餐也不夠我填飽肚子。然而,讓自己和身邊的人「不同步調」的這招卻真的奏效了,我顛覆了生理時鐘而適應了新的時區。

照亮四周

當我和丈夫準備搬往美國另一端的州屬時,我希望仍能與成年的兒子們保持聯繫。我找到一份特別的禮物,是能透過網路而遠程啟動的友誼燈。我為自己及兒子們各買了一盞燈並告訴他們,當我觸摸我的燈座時,他們的燈也會同時亮起,閃亮的燈光代表我的愛與恆切的禱告。無論我們距離有多遠,他們只要輕觸燈座,我的燈也會亮起來。儘管我們知道,沒有任何事物能取代我們親密的相處時光,但每當這些燈被點亮時,就能得著鼓勵,因為知道有人愛我們並為我們禱告。

像耶穌一樣

美國神學家布魯斯·威爾(Bruce Ware)在小時候,看到彼得前書2章21-23節教導我們的言行要像耶穌一樣,感到很氣餒。威爾在他的著作(The Man Christ Jesus)中寫下自己年少時的懊惱:「我認為這太不合理了,尤其是這段經文指出,要像『並沒有犯罪』的耶穌一樣,跟隨祂的腳蹤,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上帝怎麼可能要我們這麼做呢?」

非常手段

十六世紀末,威廉·奧倫治親王(William of Orange)刻意引海水淹沒大部分的國土。這位荷蘭君王採取如此激烈的手段,為要試圖驅逐入侵的西班牙人。然而,這方法行不通,還造成大片優質的農田都被海水吞噬。這就是人們所謂的:「非常時期要用非常手段。」

不同思維

大學期間,我在委內瑞拉待了大半個暑假。當地的食物美味可口、人們親切和善,有濃厚的人情味和舒爽宜人的天氣。但一兩天後我就發現,我和我的新朋友對時間管理的認知大相逕庭。如果我們打算中午一起吃午餐,意味著中午十二點到下午一點之間任何一個時間點。會議或旅行亦然,他們對時間觀念是差不多就好,毋須嚴格守時。我這才意識到,原來我對「準時」的概念,是如此深受本身文化的影響。

一個模子印出來

我們全家在某次出遊時,遇到了一位女士,她在我丈夫小時候就認識他的家人了。她看看我丈夫艾倫和兒子沙維爾,她說:「沙維爾跟他爸,就像同一個模子印出來的。沙維爾的眼睛和笑容,看起來就跟他爸爸一模一樣。」那位女士欣喜地發現他們父子倆長得極為相似,甚至性格也雷同。雖然他們在許多方面都很像,但我兒子還是沒有完全反映出他父親的形象。

往上看

斜眼魷魚(cockeyed squid)住在海洋裡的「弱光區」,陽光難以穿透深海照射到那個區域。這魷魚的綽號,來自牠極為不對稱的雙眼:左眼會隨著時間越長越大,甚至幾乎是右眼的兩倍大。研究軟體動物的科學家推斷,這種魷魚是用比較小的右眼,往下看漆黑的深海處,而用比較大的左眼向著陽光,往上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