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謙卑

真的僕人

公元前27年,羅馬統治者屋大維(Octavian)來到元老院,宣示放棄一切權力。那時,他已打贏一場內戰,成為羅馬共和國唯一的執政官,他的權力就像個羅馬皇帝。但屋大維明白這龐大的權力沒有得到肯定,所以他在元老院前宣布放棄所有權力,願意接受指派擔任普通的公僕。元老院如何回應呢?他們尊榮這位統治者,授予他一頂槲葉環並稱他為羅馬人民的公僕,甚至尊稱他為「奧古斯都」,意為神聖偉大。

借來的鞋

在2018年,加州野火蔓燒,一位名叫蓋博的高中生在逃離家園的混亂之際,錯過了他心心念念的加州越野資格賽,從而無法參加接下來的加州越野賽。錯過這資格賽,將使他耗費四年辛苦受訓的心血付諸流水,也無法繼續他的運動生涯。

為誰而做?

這個畫面實在讓我忍俊不禁:群眾聚集在墨西哥一條大街的兩旁,揮舞旗幟並拋出彩色紙屑,等候歡迎教宗的到來。一隻流浪小狗大搖大擺地走在大街的中央,似乎咧嘴微笑的樣子,彷彿所有的歡呼聲都是為牠而發。是啊!每個人都應該要有得意的一天,連這隻小狗也想如此。

面對批評

嚴厲的話會傷人。所以我一位得獎的作家朋友,在面對批評時,常感到萬分糾結不知如何回應。他的新作品獲得五星評價和一個重要的獎項,但一位頗具聲望的雜誌審稿人一面讚揚他的書寫得很好,卻又明褒暗貶地給了嚴厲的批評。這位作家轉而向朋友求助:「我該怎麼回應呢?」

真丟人!

我人生中最丟臉的經驗是發生在神學院。那是神學院的50週年紀念日,我對著教職員、學生和朋友們發表演說。我拿著講稿走向講台,望向底下一片黑鴉鴉的群眾,接著我的目光落在前排那群聲譽卓著的教授們身上,他們穿著學位袍,一臉嚴肅地坐在那裡。突然之間,我腦中一片空白,瞠目結舌、思緒斷線。開始時,我不知所云地講了幾句話,接著想到什麼就說什麼。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講到哪兒了,便開始亂翻手中的講稿,時不時迸出一句無厘頭的話,把台下聽眾搞得一頭霧水。等到終於沒頭沒腦地講完之後,我爬回自己的座位死盯著地板,滿心羞愧,恨不得挖個洞鑽進去。

真謙卑,真偉大

隨著美國獨立戰爭因英國出人意表的投降而結束後,許多政客與軍事將領試圖讓喬治·華盛頓將軍成為新的君王。當時,世人都在觀望,想知道當華盛頓掌握了絕對的權力時,是否仍能堅守他開放、自由的理念。但英國國王喬治三世卻有不同的看法,他認為如果華盛頓能抵擋權力的誘惑,返回維吉尼亞州的農莊,華盛頓才算是「世界上最偉大的人」。這位國王知道,拒絕權力的誘惑所體現的偉大,才是真正的崇高與恢宏的象徵。

有益的試探

十五世紀的修士金碧士(Thomas à Kempis)在《效法基督》這本廣受喜愛的經典文集裡,提出一個關於試探的觀點,這觀點也許會令人感到詫異。他並未強調試探可能會帶來的痛苦與困難,反倒認為試探是有益的,因為它使我們謙卑,能潔淨及教導我們。金碧士還指出:「勝過試探的關鍵在於真正的謙卑與忍耐,藉此我們能勝過仇敵。」

別搶耶穌的鏡頭

當牧師在領袖訓練會上,問了一個與耶穌生平有關的難題時,我立刻舉起手。我剛讀過那段經文,所以我知道答案。我想讓其他在場的人都曉得,我能回答這問題,畢竟我可是個聖經教師。但我又想到,若在他們面前被難倒了,該有多糗啊!於是,我因害怕出糗而感到困窘,便把手放了下來。難道我就這麼愛面子嗎?

主角

我曾聽說有個學生在一所著名的神學院修讀講道學。這年輕人有點自命不凡,在一次講道練習時,他以雄辯的口才、鏗鏘有力的聲調,充滿激情地講完他所預備的信息。過後,他洋洋得意地走下台,但教授頓了一頓才作出回應:「講道很有力,條理分明,動之以情。只有一個問題,那就是整篇講道中,沒有一句話是以上帝為主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