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上帝的愛和看顧

如此美麗

我還記得很小的時候,第一次透過醫院育嬰室的窗戶看到一個新生兒的情景。年幼無知的我,在看到那皺巴巴、沒有頭髮,還頂著錐形頭的小嬰孩時,感到非常失望。但那嬰孩的母親卻站在我們身旁,不停地對每個人說﹕「他是不是很可愛?」多年後,我又想起這一幕,因為我從視頻裡看到,一位年輕的父親對剛出生的女兒溫柔地唱著《你真美麗》。對那位沉醉在喜悅中的父親來說,這小嬰孩是世上最美麗的創造。

上帝認識你

當我有狀況時,母親似乎有超能力可以很快就察覺。記得有一次,我在學校折騰了一天,回到家的時候,試著掩飾內心的沮喪,希望沒有人會發現。但母親還是關心地問道:「妳怎麼了?」接著她說,「在妳告訴我『沒事』之前,記得我是妳的母親。我生了妳,我比妳自己更瞭解妳。」母親一直提醒我,她對我有深刻的認識與瞭解,這使她能在我最需要她的時候來幫助我。

軟弱變剛強

德魯因為服事耶穌而被監禁了兩年。他讀過一些宣教士的傳記,知道他們在被監禁期間仍然心中喜樂,但德魯承認自己並非如此。他告訴他的妻子說,上帝選錯了人來為祂受苦。他的妻子回答:「不。我想上帝應該是選對了人,因為這件事絕非偶然。」

藏在細節裡

凱文和蓓莉過了很淒慘的一週。先是凱文因癲癇突然惡化而住院,接著他們從寄養中心所收養四個年幼的兄弟姐妹,在新冠疫情期間患了嚴重的幽閉煩躁症。雪上加霜的是,蓓莉在冰箱裡東翻西找,卻做不出像樣的一餐,而且不知為什麼,她在那時極度渴望能吃到胡蘿蔔。

男嬰

一年多來,他的法定姓名就叫「男嬰」。他在出生後幾個小時,就被人隨便用個袋子包起來,遺棄在一間醫院的停車場。直等到一名警衛聽見嬰兒的哭聲,才發現了他。

你還愛我嗎?

十歲的琳琳終於被收養了,但她卻常常擔心害怕,因為在她生長的孤兒院裡,她經常會因為小小的過失而受罰。琳琳問她的養母:「媽咪,妳愛我嗎?」她的養母(我的朋友)給了她肯定的答覆,但琳琳又問:「如果我犯了錯,妳還會愛我嗎?」

天上的飛鳥

夏日太陽剛剛升起,我那一臉微笑的鄰居看見我在前院,便小聲地叫我過去看看。「看什麼?」我也低聲問她,心中十分好奇。她指著她家前廊的一個風鈴,上面的金屬環有個小小的杯形鳥窩。「那是蜂鳥的巢,」她低聲地說,「妳看到幼鳥嗎?」兩隻雛鳥的鳥喙細如針尖,朝上的時候幾乎看不見,令人驚嘆。我們站在那裡,猜想牠們是在等鳥媽媽。我舉起手機準備拍張照片,鄰居說:「別太靠近,免得嚇走鳥媽媽。」於是,我們就這樣遠遠地,關注保護這一窩蜂鳥。

向誰求助?

傑克在中學的時候,同學們都很欣賞他隨和的態度以及運動技能。他最開心的事,就是在半管式滑道上騰空躍起,一手拿著滑板,並且伸出另一隻手保持平衡。

名字的力量

為了激勵在印度孟買的一些街頭兒童,創作歌手雷傑將他們的名字編成一首歌曲,並賦予每個名字獨特的旋律。雷傑教他們唱這首歌,希望能帶給他們一個與自己名字相關的美好記憶。這些缺乏關懷的街頭兒童,很少聽到人帶著愛來叫他們的名字,雷傑用這首歌表達了對他們的尊重與珍視。

學習愛人

在蘇格蘭的格里諾克鎮的一所小學,有三名請了產假的老師(蘇格蘭婦女有一年的產假),每兩個星期就會帶小嬰兒去學校與學生們互動。學生們在與小嬰兒玩耍的過程,培養了同理心,也學習關心別人和替人著想。這種方式對「不太聽話」的學生效果最為顯著,正如其中一位老師說:「學齡兒童在有更多的一對一互動時,能明白照顧小孩是多麼辛苦,也學會理解別人的感受。」

避難所

我和妻子曾入住一間古樸的海濱旅館,有巨大的推拉窗和厚實的石牆。一天下午,暴風雨席捲旅館的所在地,使海水翻騰,風雨擊打著窗戶,彷彿憤怒搥門的拳頭一般。但我們卻平靜淡定,因為旅館的石牆非常堅硬,地基也十分穩固!外頭雖是狂風暴雨,但我們的房間卻是個避難所。

愛與倚靠

札克表面看來是個風趣、聰明,人緣極佳的男生,但內心卻深受憂鬱症困擾。在他15歲自殺身亡之後,他的母親羅萍每當提起他時,總是說:「真的很難理解,這麼優秀討喜的人竟會走到這一步,我真沒想到札克也會自殺。」羅萍在安靜獨處的時候,常會向上帝傾訴她內心的傷慟。她說在札克輕生後,她感到悲傷欲絕,那種錐心的深沉哀痛是無法以言語表達的。然而,她與家人已經學會倚靠上帝和朋友們的扶持,並從中得著力量。如今他們會花許多時間,去關懷那些飽受憂鬱症折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