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傳福音

別依賴公式

在珍芳年紀還小的時候,有位主日學老師訓練大家如何傳福音,其中包含背誦一系列的經文和一套公式。珍芳和她朋友試著將所學的運用在另一位朋友身上,她們非常緊張,深怕忘記哪個重要的經文或步驟。珍芳說:「我不記得那個朋友最後是否有決志,不過我想應該沒有。」即使是好的方法,若在使用時看重公式過於人,也可能達不到預期的效果。

佳美腳蹤

約翰.納許(John Nash)於1994年獲頒諾貝爾經濟學獎,表彰他在數學領域的開創性工作。此後,他的方程式被世界各地的企業運用,以瞭解競爭和角力的動態。書本《美麗的心靈》和一部同名電影描繪了他的生平,稱讚他有「美麗的大腦」。這不是因他的大腦多好看,而是因大腦所做的工作。

放膽分享

凱琳是我高中時的好朋友。那時,我們常常不是講電話,就是在課堂上傳紙條,計劃下一次去誰的家過夜。我們會一起騎馬,也會一起完成學校的課堂作業。

效法基督

沒有言語,只有音樂和動作,這是在新冠疫情期間舉行的24小時尊巴舞馬拉松。世界各地有數千人一同在網上跟隨著來自印度、中國、墨西哥、美國、南非、歐洲及其他地方的教練跳舞。這些來自不同地方的人不受語言限制而能步伐一致地舞動,這是為什麼呢?尊巴舞是1990年代中期,由一位哥倫比亞的健美操教練所創建的,而這些熱愛尊巴舞的教練運用了非語言提示來與學員進行交流。教練如何舞動,學員便如何跟隨,整場舞蹈無需任何言語或喊口令。

天父的聲音

朋友的父親最近去世了。他的父親自生病後,病情便迅速惡化,短短幾天就與世長辭。朋友和他父親關係密切,但仍有許多想問父親的問題、想要尋求的答案,以及還有好多要聊的話題。這麼多事都還沒來得及說,他父親就離世了。朋友是一位專業的心理輔導員,明白悲傷情緒應有的高低起伏,也知道如何幫助別人度過這些驚濤駭浪。儘管如此,他還是對我說:「有時候,我真的很想聽見我父親的聲音,想要聽他對我說,他深愛著我。這對我來說非常重要!」

該說什麼?

我在舊書店翻閱一箱標示著「魯益師」的書籍時,書店老闆走了過來。我們談及現有的書目時,我想知道他是否對啟發魯益師寫作的信仰感興趣,於是我心中默禱,祈求上帝的引導。突然間,我想到一本傳記裡的記載,然後我們的話題便開始從探討魯益師的品格,轉到上帝的作為。最後,我很感恩上帝聽了我簡短的禱告,將我們的對話引至屬靈的層面。

無畏的信心

尼泊爾人潘理涵(Prem Pradhan,1924-1998年)於二戰期間為英國空軍服役,當時他的戰機被敵軍擊中,在跳傘逃生時不幸受傷導致終生瘸腿。他曾提到:「我跛了一隻腳,上帝竟呼召我去喜馬拉雅山上傳福音,不是很奇怪嗎?」後來,他在尼泊爾傳揚福音,遭到殘酷的迫害,甚至被扔進「死亡地牢」裡,在惡劣的環境中掙扎求存。在15年內,潘理涵在14個不同的監獄裡待了10年。但他仍勇敢地為主做見證,為基督結出改變生命的果實,在獄中帶領多名獄卒和犯人歸主,這些人後來也把主耶穌的福音帶給自己的同胞。

無遠弗屆

十年前,少數民族邦旺人(Banwaon)從未聽過耶穌。他們隱居在菲律賓民答那峨島的群山中,很少與外界接觸。要將一批物資運過去需花兩天的時間,還要在崎嶇的山地中艱苦跋涉才能抵達他們的部落。全世界沒有人注意到他們。

奉召特派

斯里蘭卡有一種三輪計程車,俗稱「嘟嘟車」,對許多人而言是個非常方便且愜意的交通工具。住在首都可倫坡的羅琳認為,嘟嘟車也是傳福音的禾場。在一次搭乘嘟嘟車時,羅琳發現這名友善的司機非常樂意與她談論宗教信仰。羅琳決定下次再搭嘟嘟車時,要向司機傳福音。

翻轉人生

達里爾·尤金·斯塔比雷是棒球界傳奇人物,卻因吸毒幾乎自毀人生。但耶穌使他戒毒並得釋放。如今他幫助別的吸毒者,領他們走上信仰之路。回首前塵,他宣稱是上帝拯救他,讓他脫離綑綁,從一位吸毒者轉變為福音的使者。

分享耶穌

佈道家德懷特·慕迪(1837-1899年)信主不久,就立志每天至少要向一個人傳福音。在忙碌的日子,有時他要到很晚才想起未完成任務。一天晚上,他就寢時才想到當天還沒向人傳福音。他隨即離開溫暖的被窩,換衣出門。站在外頭時見傾盆大雨,他心想,沒人會冒著風雨出來吧!但就在此時,他望見有人走在路上。他便跑過去,請求那位男士讓他站在傘下避雨。得到許可後,慕迪開了話題:「在暴風雨的時候,你有避風港嗎?我可以向你介紹耶穌嗎?」

人人都能得到

加勒比海的伊柳塞拉島(Eleuthera)上,有一座人造橋梁,遊客可以在橋上同時欣賞大西洋的洶湧深藍,以及加勒比海的平靜翠綠,兩者形成壯觀的對比。那裡曾有座天然的石拱橋,但隨著暴風雨沖刷漸漸侵蝕。後來便建了這座人造橋,名為玻璃窗大橋,它成為伊柳塞拉島的觀光勝地,因其分隔太平洋與大西洋,而被譽為「地球上最窄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