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e5%90%8c%e6%83%85

與人同哀

在2002年,妹妹和妹夫意外喪生後幾個月,朋友邀請我參加教會舉辦的「走過哀傷成長小組」。我雖不情願,但仍然答應參加第一次聚會,而且也不打算去第二次。出乎意料之外,我發現小組的人互相關懷,大家都努力透過上帝和他人的幫助,面對失去至親的傷痛。這個小組吸引我每星期都來參加,透過大家彼此分擔各自的憂傷,我逐漸能接受親人離世的事實,心中也有了平安。

付出關懷

約翰·牛頓(John Newton)曾寫道:「如果我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一個小孩,把一分錢弄丟了,我會給他一分錢,使他不再哭泣。或許,我樂意做更偉大的事,但我不會因善小而不為。」

守護兒童

在1865年,多馬·巴拿多(Thomas Barnado)進入倫敦醫學院就讀時,他的理想就是要到中國宣教行醫。不過當他在自家的倫敦大街上,看到許多無家可歸、饑寒交迫,在垂死邊緣掙扎的孩子,就決心要改變這悲慘的情況。於是,他在倫敦東區成立貧困兒童之家,讓將近六萬名男女孩童脫離貧困並免於夭折。牧師兼神學家約翰·斯托得(John Stott)說:「巴拿多堪稱為街頭兒童的守護者。」

信心的行為

我有一位朋友開車去購買日常用品。途中,她看到有位婦女獨自走在路旁,當下就決定繞回去載她一程。在車上,這位婦女談起自己沒錢搭公車,所以即使天氣悶熱,也不得不走好幾公里的路程回家。朋友聽了之後,不禁感到心酸。因為這名婦女不僅走一大段路回家,那天凌晨她也是步行好幾個小時,趕在清晨四點到達工作地點。

憐憫的心

我們夫妻倆和一群朋友共七個人,在人山人海的遊樂園裡觀賞音樂表演。因為想要坐在一起,我們就試著擠在一排。但有位女士卻硬要插入我們當中,我太太告訴她我們七個人想要坐在一起。但那位女士只是隨口說:「是喔!」接著,就和她另外兩個朋友坐了下來。

隨手行善

有人說,美國作家愛恩·賀伯(Anne Herbert)曾於1982年在某家餐廳的餐墊上寫下:「隨心隨手行善、流露美好行為。」自此,影片及文學作品便開始宣傳這樣的情操,使「隨手行善」成為我們常用的詞彙。

冷漠無情

有位女市民在情急之下,撥電話到我任職的住宅服務中心。她租的房子暖氣出了問題,整個房子冷得就像是個大冰櫃。她急切地問我,她和孩子們該怎麼辦。我不假思索地給了她官方答覆:「請暫時入住飯店,再把帳單寄給房東。」她氣得馬上掛上電話。

相關主題

> TC-FGSL-ODB

愛的禮物

幾年前,年僅七歲的女兒送我一個小禮物,那是由一根鞋帶圈住五個小木塊的鑰匙圈。如今,鞋帶已經磨損,木塊也已碎裂,但木塊上的字「爸爸我愛你」已刻在我的心版上。

愛的語言

當年我祖母來到墨西哥宣教時,西班牙語學得很辛苦。有一天,她上菜市場,在購買肉類時,她把購物清單交給女店員說:「我的西班牙文不好,也許要你向老闆稍費脣舌。」老闆聽到了,卻以為我袓母要買牛舌,當時祖母也沒發現,直到回家後才知道買錯了。她可從來沒有煮過牛舌呢!

偉大的犧牲

威廉·史泰德(W.T.Stead,1849-1912年)是著名的英國記者,以報導有爭議性的社會議題而聞名。他發表的兩篇報導,強調郵輪的救生艇不足,嚴重威脅乘客的安全。諷刺的是,當鐵達尼號於1912年4月15日撞上冰山的那天,史泰德正好也在船上。根據一份報告指出,當時史泰德幫助婦女和兒童搭上救生艇,過後他將自己的救生衣也讓給別人,並讓出自己在救生艇的位子,犧牲自己的生命,讓他人得以獲救。

> 靈命日糧

石板省思

在歷經千百年的戰爭和破壞之後,如今的耶路撒冷城可說是在原有的石礫廢墟上重建的。我們全家人在那地旅遊時,走了一趟維亞多勒羅沙(也稱為苦路),就是相傳耶穌背著十字架前往受死時走過的路。因為天氣炎熱,我們決定暫時歇一下,便走到錫安女修道院陰涼的地下室休息。在那裡,我很意外地發現一些最近出土的古老鋪路石板,上面雕刻著羅馬士兵在閒暇時玩的遊戲。

無形的力量

在參觀美國華盛頓特區的國家藝廊時,我看到一幅畫作,標題為《風》。畫作描繪了暴風橫掃樹林,不僅將高聳挺拔的樹木吹得幾乎倒下,就連低矮的灌木叢也全都傾向同一個方向。

5020病房

傑伊.巴夫頓(Jay Bufton)將他的病房變成了燈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