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查看所有
David C. McCasland

麥大衛

麥大衛(David McCasland)是我們另一個作者,他居住在美國科羅拉多州科泉市。他和妻子露安有四個已成年的孩子。不寫作的時候,他喜歡遠足,看空軍官校的橄欖球比賽,或是聽音樂會。同時,他也協助美國Our Daily Bread Ministries 電視節目「每日探索」做傳記記錄片。他為探索出版社寫作與編輯過若干本書。

文章 麥大衛

功能失調

我們的身體器官、家庭婚姻、人際關係,還有社會上的組織和政府,都有其特定的功能。功能正常表示正處於妥善運作的秩序中,而功能失調則代表系統損壞、未能妥善運作或是未能發揮預設的功能。

預備孩子

許多育兒網站都會提到:「預備孩子行路,而不是為他們舖路。」與其一生為孩子移除所有的障礙,為他們鋪設一條康莊大道,我們不如裝備他們,讓他們有能力可以面對未來的各種困難和挑戰。

撒種

有位女士寄給我一封極富意義的電子郵件,她這樣寫道:「令堂是我1958年在蒲蘭市小學一年級的老師,她是位好老師,很善良,也很嚴格!她要我們學習詩篇23篇,然後在課堂上朗誦,當時我真是嚇壞了。但是,在1997年我成為基督徒之前,這是我唯一讀過的聖經經文。如今,每當重讀這首詩篇,當年與麥老師有關的回憶就會湧上心頭。」

前車之鑒

失落和失望的經歷常常會使我們感到憤怒、內疚或困惑。有時候,我們的選擇使自己永遠失去一些機會,或者不是我們的錯,但是悲劇還是臨到我們身上。結果我們就像章伯斯所說那樣,深陷在悔恨當中,巴不得有不同的結果。我們可能試著壓抑痛苦的回憶,但卻發現我們根本辦不到。

不要放棄

五十多年來,鮑伯·福斯特一直都是我的好友兼屬靈導師,他從未放棄過我。他持久的友情和鼓勵,曾幫助我走過人生中最黑暗的時刻。

祂瞭解並關心

有人問一位男士,他是否認為無知和冷漠是現代社會的問題,這位男士開玩笑地說:「我不知道,也不關心。」

引至相信

小說家盧·華萊士所創作的《賓漢:基督故事》,自1880年首次出版後,至今從未絕版。這部小說被稱為十九世紀最具影響力的基督教著作,而且故事內容直到今日仍吸引許多讀者。因為這本書是以耶穌真實的事蹟,交織著虛構的年輕猶太貴族猶大·賓漢所寫成的。

夜更思想

陶道森(Dawson Trotman)是20世紀中期活躍的基督徒領袖,也是導航會的創始人,他很強調聖經在基督徒生命中的重要性。陶道森在每晚臨睡前,總是會思想已能默背的經節或一段經文,然後祈求主讓他的生命能做出相關的回應。陶道森將這個習慣稱為「以祂的話語作為結束」,他希望每一天結束的時候,他都是在思考上帝的話語。

最棒的邀請

近來,我在電郵中收到一些邀請函,邀請我去參加「免費的」退休生活說明會、房地產及人壽保險研討會等,這些郵件皆被我立即刪除。然而,當我收到老朋友的聚會邀請函時,就趕快回覆:「是的!我會出席。」邀請+渴望=接受。

相關主題

> TC-FGSL-ODB

愛的禮物

幾年前,年僅七歲的女兒送我一個小禮物,那是由一根鞋帶圈住五個小木塊的鑰匙圈。如今,鞋帶已經磨損,木塊也已碎裂,但木塊上的字「爸爸我愛你」已刻在我的心版上。

愛的語言

當年我祖母來到墨西哥宣教時,西班牙語學得很辛苦。有一天,她上菜市場,在購買肉類時,她把購物清單交給女店員說:「我的西班牙文不好,也許要你向老闆稍費脣舌。」老闆聽到了,卻以為我袓母要買牛舌,當時祖母也沒發現,直到回家後才知道買錯了。她可從來沒有煮過牛舌呢!

偉大的犧牲

威廉·史泰德(W.T.Stead,1849-1912年)是著名的英國記者,以報導有爭議性的社會議題而聞名。他發表的兩篇報導,強調郵輪的救生艇不足,嚴重威脅乘客的安全。諷刺的是,當鐵達尼號於1912年4月15日撞上冰山的那天,史泰德正好也在船上。根據一份報告指出,當時史泰德幫助婦女和兒童搭上救生艇,過後他將自己的救生衣也讓給別人,並讓出自己在救生艇的位子,犧牲自己的生命,讓他人得以獲救。

> 靈命日糧

功能失調

我們的身體器官、家庭婚姻、人際關係,還有社會上的組織和政府,都有其特定的功能。功能正常表示正處於妥善運作的秩序中,而功能失調則代表系統損壞、未能妥善運作或是未能發揮預設的功能。

激流歷險

我坐在橡皮艇上,享受首次在湍急水域漂筏的樂趣,突然聽到前方傳來激流的咆哮聲。霎時,我心裡泛起疑慮和恐懼不安,五味雜陳。漂筏運動真是叫人冷汗直冒的體驗!接下來,我們又進入了平緩的水流。坐在橡皮艇後邊的嚮導帶我們駛過了激流,現在我安全了,起碼在進入下一波激流之前是如此。

嫉妒的解藥

我欣然同意在我兒子媳婦晚間外出時,替他們照看孩子。兩個孫兒跟我擁抱問安之後,我問他們週末各自做了些什麼事?三歲的弟弟,迫不急待地敘述著他在叔叔嬸嬸家過夜、吃了冰淇淋、坐了旋轉木馬,還看了場電影!輪到五歲的哥哥時,我問他做了些什麼,他只說了:「露營。」我又問:「好玩嗎?」他卻神情落寞地回答:「不怎麼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