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查看所有
David C. McCasland

麥大衛

麥大衛(David McCasland)是我們另一個作者,他居住在美國科羅拉多州科泉市。他和妻子露安有四個已成年的孩子。不寫作的時候,他喜歡遠足,看空軍官校的橄欖球比賽,或是聽音樂會。同時,他也協助美國Our Daily Bread Ministries 電視節目「每日探索」做傳記記錄片。他為探索出版社寫作與編輯過若干本書。

文章 麥大衛

反復思想

章伯斯在倫敦的聖經訓練學院教書時(1911-1915年),在課堂上講述的內容常使學生驚訝。有位年輕的女士提到,章伯斯總是等到課堂結束與大家一起用餐時,才會進行討論,以致常在用餐時被許多問題和反對意見轟炸。她回憶說,章伯斯常常只是微笑著回答學生:「現在暫時這樣吧,以後你就會想通了。」他鼓勵學生反復思想那些問題,好讓上帝向他們顯明祂的真理。

選擇道路

我有一張美麗的秋景照片。照片中的年輕人騎著馬,在科羅拉多山中的分叉路口,思量著該走哪條路。這讓我想起,美國詩人羅伯特.佛洛斯特的《未擇之路》這首詩。詩中他正考慮該如何選擇眼前的兩條路,雖然這兩條路都很吸引人,但他知道自己不會再回到這裡,因此他必須做出選擇。他寫道:「樹林裡有兩條岔路,而我,我選擇那較少人走過的路,這讓一切都截然不同了。」

祂知我名

在參觀紐約市911國家紀念博物館時,我迅速拍下了建在雙塔遺址上其中一座倒映池的照片。在這場世貿中心的恐怖襲擊事件中,有將近三千人罹難,而他們的名字都銘刻在兩座倒映池周圍矮牆的銅板上。後來,當我仔細地觀看自己所拍的照片時,注意到有位女士正伸手撫摸其中一個罹難者的名字。的確,許多人來到這裡,為的就是撫摸他們至親的名字,紀念他們的摯愛。

無限的愛

一位睿智的朋友告訴我在爭執時,要避免用「你每次」或「你從來沒有」這樣的字眼,特別是對自己的家人。的確,我們常常會對身邊的人失去耐性,諸多責難批評,或對所愛的人感到厭煩,但上帝對我們的愛卻是恆久忍耐永不改變。

活出信仰

我在德州奧斯汀市的一家飯店住宿時,注意到房間的桌子上有一張卡片。上面寫著:

凡事謝恩

多年來,我一直很喜歡閱讀英國作家切斯特頓(G.K. Chesterton)的著作。他的幽默和洞察力常令我忍俊不禁,但隨之會停下來認真地省思。例如,他曾寫道:「你在餐前感恩,那是好的。但我在觀賞戲劇和歌劇之前感恩;在音樂會和啞劇之前感恩;在我看書、寫生、畫畫、游泳、擊劍、拳擊、散步、下棋、跳舞之前都會感恩;甚至在我把筆沾上墨水之前,也都感恩。」

饒恕的禱告

在1960年,六歲的非裔美國人畢露比(Ruby Bridges)是第一個進入美國南部白人公立小學的孩童。好幾個月,她都必須由聯邦巡邏隊護送,經過憤怒家長們的咒詛、威嚇和羞辱才能進入學校。當她進到教室,就單獨跟唯一願意教導她的芭芭拉.亨利老師上課,因為家長都禁止他們的孩子跟露比一同學習。

遼闊之地

賈艾梅(Amy Carmichael,1867-1951年)以營救印度孤女並讓她們展開新的生活而知名。在這項讓她精疲力盡的事工中,也有她所說的「異象時刻」。在她的一本著作中曾經提到:「在忙碌不堪的一天當中,上帝卻讓我們能瞥見祂所應許的『遼闊之地』,扣住了我們的心弦,使我們為之駐足。」

快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