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查看所有
David C. McCasland

麥大衛

麥大衛(David McCasland)是我們另一個作者,他居住在美國科羅拉多州科泉市。他和妻子露安有四個已成年的孩子。不寫作的時候,他喜歡遠足,看空軍官校的橄欖球比賽,或是聽音樂會。同時,他也協助美國Our Daily Bread Ministries 電視節目「每日探索」做傳記記錄片。他為探索出版社寫作與編輯過若干本書。

文章 麥大衛

石板省思

在歷經千百年的戰爭和破壞之後,如今的耶路撒冷城可說是在原有的石礫廢墟上重建的。我們全家人在那地旅遊時,走了一趟維亞多勒羅沙(也稱為苦路),就是相傳耶穌背著十字架前往受死時走過的路。因為天氣炎熱,我們決定暫時歇一下,便走到錫安女修道院陰涼的地下室休息。在那裡,我很意外地發現一些最近出土的古老鋪路石板,上面雕刻著羅馬士兵在閒暇時玩的遊戲。

警醒

當年,我經常需要出國,每晚都在不同的城市過夜。每當下榻一間旅館,我總會要求旅館服務員隔天早晨叫醒我。因為除了鬧鐘之外,我還需要刺耳的電話鈴聲,提醒我應該起床,開始一天的行程。

干擾

專家們認為,我們每天都會因為不同的干擾而花了很多的時間。無論是在工作或在家中,一通電話或有人突然來訪,都很容易讓我們偏離了首要之務。

齊全的裝備

我買了一件冬衣,正要撕下價格標籤時,看見背面印了幾個字,令我不禁莞爾:「警告:本創新產品將讓你等不及想出門去,捨不得進屋來。」的確,一個人只要穿戴合適的禦寒裝備,在惡劣多變的氣候下不只能生存,還能茁壯成長。

看著指揮

世界著名的小提琴家約書亞.貝爾(Joshua Bell),以不尋常的方式指揮聖馬丁學院室內樂團的44位成員。他不是揮舞指揮棒,而是拉著他那把著名的斯特拉迪瓦里小提琴,一邊與其他小提琴家一起演奏,一邊引導團員詮釋樂曲。貝爾告訴科羅拉多公共廣播電台說:「即使我在演奏時,也可傳達各種訊息和指令,唯有團員能辨識出來。他們從我拉小提琴的細微傾斜、揚眉或拉弓等姿態,明白我要傳達的訊息。他們清楚知道我要求整個樂團所奏出的和諧曲調。」

仔細閱讀

在討論電影《魔戒》三部曲時,一個年輕人說他比較喜歡原著小說而不是電影。當被問及理由時,這年輕人答道:「看書的話,我可慢慢仔細閱讀,多久都沒關係。」的確,開卷有益,慢慢仔細閱讀聖經,更是大有益處。

與人同哀

在2002年,妹妹和妹夫意外喪生後幾個月,朋友邀請我參加教會舉辦的「走過哀傷成長小組」。我雖不情願,但仍然答應參加第一次聚會,而且也不打算去第二次。出乎意料之外,我發現小組的人互相關懷,大家都努力透過上帝和他人的幫助,面對失去至親的傷痛。這個小組吸引我每星期都來參加,透過大家彼此分擔各自的憂傷,我逐漸能接受親人離世的事實,心中也有了平安。

休息

著有《大腦超載時代的思考學》一書的丹尼爾·列維廷(Daniel Levitin)說:「我們在過去五年內所創造的資訊,遠勝於過往人類歷史的資訊總和,每天都不斷地衝擊我們⋯⋯在某種層面上來說,我們已沉迷在過度刺激之中。」我們所思所想,都是媒體的報導和流傳的消息。在今日媒體轟炸的環境中,我們越來越不容易找到時間安靜、默想和禱告。

相關主題

> TC-FGSL-ODB

愛的禮物

幾年前,年僅七歲的女兒送我一個小禮物,那是由一根鞋帶圈住五個小木塊的鑰匙圈。如今,鞋帶已經磨損,木塊也已碎裂,但木塊上的字「爸爸我愛你」已刻在我的心版上。

愛的語言

當年我祖母來到墨西哥宣教時,西班牙語學得很辛苦。有一天,她上菜市場,在購買肉類時,她把購物清單交給女店員說:「我的西班牙文不好,也許要你向老闆稍費脣舌。」老闆聽到了,卻以為我袓母要買牛舌,當時祖母也沒發現,直到回家後才知道買錯了。她可從來沒有煮過牛舌呢!

偉大的犧牲

威廉·史泰德(W.T.Stead,1849-1912年)是著名的英國記者,以報導有爭議性的社會議題而聞名。他發表的兩篇報導,強調郵輪的救生艇不足,嚴重威脅乘客的安全。諷刺的是,當鐵達尼號於1912年4月15日撞上冰山的那天,史泰德正好也在船上。根據一份報告指出,當時史泰德幫助婦女和兒童搭上救生艇,過後他將自己的救生衣也讓給別人,並讓出自己在救生艇的位子,犧牲自己的生命,讓他人得以獲救。

> 靈命日糧

美麗無窮盡

我喜歡看著大峽谷,每次站在峽谷邊緣,我都會看見上帝手中的新筆觸,令我嘆為觀止。

我們有能力!

巨大的爆裂聲響讓我嚇了一跳,知道聲音是從廚房傳來的,我趕快衝了過去。原來是我不小心啟動了空的咖啡機。拔掉插頭之後,我握著玻璃壺的把手,順手摸了一下壺底,想要確定如果不會太燙就放在瓷檯上。那一瞬間,玻璃壺底燙傷了我的手指,柔嫩的皮膚立即起了水泡。

石板省思

在歷經千百年的戰爭和破壞之後,如今的耶路撒冷城可說是在原有的石礫廢墟上重建的。我們全家人在那地旅遊時,走了一趟維亞多勒羅沙(也稱為苦路),就是相傳耶穌背著十字架前往受死時走過的路。因為天氣炎熱,我們決定暫時歇一下,便走到錫安女修道院陰涼的地下室休息。在那裡,我很意外地發現一些最近出土的古老鋪路石板,上面雕刻著羅馬士兵在閒暇時玩的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