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基督再來

故事還未結束

英國警匪劇《重任在肩》的最後一集創下破紀錄的高收視率,因為觀眾都想知道劇中主角與犯罪組織對抗的結果。然而,當故事的結局暗示惡人終將獲勝時,許多觀眾都很失望。一位劇迷說:「我希望將壞人繩之以法,我們需要一個正義的結局。」

哈利路亞!

韓德爾只花24天就完成了清唱劇《彌賽亞》的交響樂創作,令人嘖嘖稱奇。這可能是當今世上最負盛名的一部音樂作品,每年在世界各地被人演奏成千上萬次。這部宏偉的作品在演奏近兩小時之後,就會進入全劇的最高潮,也就是這部清唱劇最知名的片段《哈利路亞合唱曲》。

點亮蠟燭

那天到了中午時分,仍不見天日。那是美國新英格蘭的黑暗日,發生於1780年5月19日早晨,持續數小時之久。當時加拿大森林野火肆虐所產生的濃厚煙霧,可能是導致這種離奇黑暗的原因,但是許多人懷疑是審判日的來臨。

禱告

格林伯格(Gary Greenberg)博士是位科學家兼攝影師,他收集世界各海灘的沙子放大拍攝,經常發現其蘊含的礦石、貝殼與珊瑚的碎屑會呈現令人驚異、生動繽紛的色彩。

把握時間

北卡羅來納大學圖書館收藏著一個懷錶,停止的指針帶出一個令人感傷的故事。指針所指的時間(8點19分56秒)正是懷錶主人以利沙.米歇爾(Elisha Mitchell)於1857年6月27日早晨,在阿帕拉契山脈失足落入瀑布身亡的確切時間。

更近一天

女兒沮喪地說:「我真不敢相信聖誕節已經過去了。」

老化

我的喉嚨開始發癢,直覺大事不妙。結果喉嚨癢變成流行性感冒,而那只是支氣管疾病的開始。從流感再演變成百日咳,沒錯,百日咳又變成了肺炎。

完美的結局

我的丈夫和兒子不斷地切換電視頻道想要找到喜歡的電影,但他們發現想看的電影都已經在播放了。父子倆特別喜歡看結局,所以搜尋電影成為一種遊戲,最終他們鎖定了八部電影。我沮喪地問他們為什麼不選定一部電影從頭看到尾,丈夫笑著對我說:「誰不愛看完美的結局呢?」

真正的我

在爸媽的舊相簿裡有張小男孩的照片。他的臉圓圓地,有雀斑,一頭金色直髮。他愛看卡通片,討厭酪梨,唯一擁有的唱片是阿巴合唱團的專輯。舊相簿裡還有一張少年的照片。他的臉長而不圓,頭髮捲曲不直,沒有雀斑,喜歡酪梨,愛看電影而不愛卡通片,且永不承認擁有阿巴的唱片!這兩個人一點也不像。從科學角度來看,他們有不同的膚色、牙齒、血液和骨骼。然而,他們都是我。這種矛盾使哲學家感到困惑。既然我們一生都在改變,那麼,哪個才是真正的我呢?

貧民窟之歌

南美洲巴拉圭的卡特烏拉是個小貧民窟,那裡的村民極度貧困,只能靠垃圾場內的回收物品維生。然而,在這沒有指望的環境裡,卻孕育出一支美妙的管弦樂團。

再次變甘甜

俄羅斯的婚禮習俗既美好又有意義。其中一個習俗是在宴會中,主持人要大家舉杯向新人敬酒祝福。每個人都從玻璃杯啜了一口之後,便大聲喊道:「苦啊!苦啊!」(Gor’ko! Gor’ko!)當賓客喊苦的時候,這對新人必須站起來互相親吻,表示賓客手中的苦酒將再次變為甘甜。

刀刃天使

當英國各地刀械犯罪案不斷攀升時,英國鐵器中心便提出一項方案。該中心與警察部隊合作,他們打造了兩百個收集箱放置在全國各地,藉此鼓勵罪犯放下刀械。有10萬把刀子被匿名的罪犯繳出,有些刀刃上還存留著血跡。這些刀具後來被交給藝術家阿爾菲.布拉德利(Alfie Bradley),他把刀刃磨鈍,並在某些刀子上刻寫年輕受害者的名字,還附上前罪犯們所寫的悔過書。阿爾菲將10萬件刀器焊接在一起,創造出《刀刃天使》,一個約8公尺高的天使雕像,有著閃閃發亮的鋼鐵翅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