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基督再來

老化

我的喉嚨開始發癢,直覺大事不妙。結果喉嚨癢變成流行性感冒,而那只是支氣管疾病的開始。從流感再演變成百日咳,沒錯,百日咳又變成了肺炎。

完美的結局

我的丈夫和兒子不斷地切換電視頻道想要找到喜歡的電影,但他們發現想看的電影都已經在播放了。父子倆特別喜歡看結局,所以搜尋電影成為一種遊戲,最終他們鎖定了八部電影。我沮喪地問他們為什麼不選定一部電影從頭看到尾,丈夫笑著對我說:「誰不愛看完美的結局呢?」

真正的我

在爸媽的舊相簿裡有張小男孩的照片。他的臉圓圓地,有雀斑,一頭金色直髮。他愛看卡通片,討厭酪梨,唯一擁有的唱片是阿巴合唱團的專輯。舊相簿裡還有一張少年的照片。他的臉長而不圓,頭髮捲曲不直,沒有雀斑,喜歡酪梨,愛看電影而不愛卡通片,且永不承認擁有阿巴的唱片!這兩個人一點也不像。從科學角度來看,他們有不同的膚色、牙齒、血液和骨骼。然而,他們都是我。這種矛盾使哲學家感到困惑。既然我們一生都在改變,那麼,哪個才是真正的我呢?

貧民窟之歌

南美洲巴拉圭的卡特烏拉是個小貧民窟,那裡的村民極度貧困,只能靠垃圾場內的回收物品維生。然而,在這沒有指望的環境裡,卻孕育出一支美妙的管弦樂團。

再次變甘甜

俄羅斯的婚禮習俗既美好又有意義。其中一個習俗是在宴會中,主持人要大家舉杯向新人敬酒祝福。每個人都從玻璃杯啜了一口之後,便大聲喊道:「苦啊!苦啊!」(Gor’ko! Gor’ko!)當賓客喊苦的時候,這對新人必須站起來互相親吻,表示賓客手中的苦酒將再次變為甘甜。

刀刃天使

當英國各地刀械犯罪案不斷攀升時,英國鐵器中心便提出一項方案。該中心與警察部隊合作,他們打造了兩百個收集箱放置在全國各地,藉此鼓勵罪犯放下刀械。有10萬把刀子被匿名的罪犯繳出,有些刀刃上還存留著血跡。這些刀具後來被交給藝術家阿爾菲.布拉德利(Alfie Bradley),他把刀刃磨鈍,並在某些刀子上刻寫年輕受害者的名字,還附上前罪犯們所寫的悔過書。阿爾菲將10萬件刀器焊接在一起,創造出《刀刃天使》,一個約8公尺高的天使雕像,有著閃閃發亮的鋼鐵翅膀。

值得等待

東京澀谷的火車站外,有一座忠犬的雕像,是紀念一隻名為八公的秋田犬,也有人稱牠為小八。人們會紀念牠,是因牠對主人非常忠心。牠的主人是位大學教授,每日都要坐火車上下班。小八每天早上都會陪主人走到車站,下午又會按時去車站等主人回家。

不要忘記

我的外甥女帶著她四歲的女兒嘉莉來訪,我們一起度過一個美好的星期六下午。我們歡樂地在戶外吹泡泡,在公主畫冊上填顏色,一起吃花生醬加果醬三明治。當他們上車準備離開時,嘉莉搖下車窗,甜甜地喊著說:「姨婆,不要忘記我喔!」於是,我趕緊走到車子旁邊,輕聲對她說:「我絕對不會忘記妳。我答應妳,我們很快就會再見面喔!」

警醒預備

美國著名鄉村音樂歌手提姆.麥克羅(Tim McGraw)的歌曲《風中殘燭》令我深受感動。在這首歌曲中,他描述有人獲知健康情況惡化後,完成了一些令人振奮的「願望清單」。這人也選擇更坦然地愛人、原諒人,並且更柔和地對人說話。這首歌告訴我們,若要活得有意義,就要珍惜每一天,有如我們的生命即將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