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基督復活

脫離背景

我正排隊準備登機,有人拍了我的肩膀。我一轉頭就聽到熱情的問候:「麗莎,還記得我嗎?我是瓊安啊!」我努力回憶所有認識的「瓊安」,但實在一點印象也沒有。她是我以前的鄰居還是同事?糟糕,我真的想不起來!

不被轄制

凱特琳在墨西哥灣和朋友們一起游泳的時候,遭到鯊魚襲擊,一隻鯊魚咬住她的腿拖入水下。凱特琳奮力反抗,向鯊魚的鼻子揮了一拳,鯊魚才鬆開嘴,悻悻然地游走。凱特琳雖然遍體鱗傷,縫了一百多針,但她終究脫離了鯊魚的血盆大口,免於死亡。

苦殤路

在受難週期間,我們都會思想與記念耶穌被釘十字架前的事蹟。在耶穌背著十字架預備受刑的時候,祂所走過的耶路撒冷街道,今天被稱為維亞多勒羅沙(Via Dolorosa),意思是苦殤路。

真平安

有個朋友告訴我,多年來她一直在尋找平安和滿足。她和丈夫一起開創了成功的事業,使她有能力購置豪宅、名牌服飾和昂貴首飾,甚至擁有極富權勢的朋友。然而,這一切都不能讓她得到內心所渴望的平安。有一天,她正陷入低潮絕望時,一個朋友向她傳講福音,她因此認識了賜平安的主耶穌,而且明白了什麼是真正的平安和滿足。

祂瞭解並關心

有人問一位男士,他是否認為無知和冷漠是現代社會的問題,這位男士開玩笑地說:「我不知道,也不關心。」

耶穌哭了

我正專心地看書,朋友靠過來看我在讀什麼。她只瞄了一眼,就驚愕不已地看著我說:「哇,你看這麼悲慘的書啊!」那時,我正在讀《格林童話》的「水晶棺材」,想必是「棺材」兩個字讓她不安。大部分的人都不喜歡提到死亡,但事實上,人人都免不了一死。

驚喜!

義大利畫家卡拉瓦喬(1571-1610年)最為人所知的,是他火爆的性格和異於傳統的藝術技巧。他以平凡的勞動大眾作為聖徒畫像的模特兒,讓觀賞畫作的人覺得自己就是畫中之人。在《以馬忤斯的晚餐》這幅畫中,描繪了門徒認出耶穌就是那位復活主的情景(路加福音24章31節)。客店老闆站立在一旁,耶穌和兩位門徒坐在桌邊,其中一位門徒在驚慌之餘,正要站起來,另一位則驚愕地張開雙手。

嶄新的一頁

關於復活節的記載,有個小細節一直讓我感到很好奇。那就是耶穌為什麼要將釘十字架的傷痕留下來?祂理應可以任意選擇復活後的身體和樣貌,那祂為何要選擇一個有傷痕的身體,讓人看見、讓人摸著呢?

三字訃聞

早在過世之前,康奈爾先生就已經告訴當地的葬儀社,他過世時不要使用傳統的訃聞。這位瑞典的老先生特別交代,他的訃聞只要登三個字:「我死了」。後來他在92歲高齡過世時,他的訃聞真的只刊登「我死了」三個字。這則既突破傳統又簡潔有力的訃聞,引起全球媒體的關注。這位老先生原本只想低調地完成人生的最後一個階段,卻沒想到因著他的三字訃聞,反倒引起更多的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