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屬靈改變

喜樂學習

在印度的邁索爾市,有一所由兩節翻新過的火車車廂拼接而成的學校。當地的教育工作者與西南鐵路公司合作,買下這兩節廢棄的車廂並完成改裝。這些車廂基本上就是大型的金屬盒,直到工人們安裝了樓梯、風扇、電燈和書桌才能使用。工人們還粉刷了牆面,並在車廂內外都畫上繽紛彩繪。現在共有六十名學生在那裡上課,全因做了這些奇妙的改變。

潔淨方式

兩個小孩一邊洗手,一邊開心地唱生日快樂歌,分別唱了兩遍,因為媽媽說:「要洗乾淨手上的細菌,就是要這樣長的時間。」所以早在新冠疫情之前,他們已經知道必須花時間才能洗淨手上的污垢。

想像一下!

在一個大受歡迎的居家改造電視節目中,觀眾總是聽到主持人說:「想像一下!」然後,她才展示老舊的家具用品經過修復、單調的牆壁與地板經粉刷上色後,變得煥然一新的模樣。在某一集的節目中,屋主見到改造更新後的房子,甚至欣喜若狂地說了三次:「真是太美了!」

邁向成熟

最近有一份調查,要求測試者確定自己已是成年人的年齡。這些人用特定的行為,作為自己邁入成人階段的證據。有預算和買房子是「成年」的首要標誌,其他成年人的行為,包括週一至週五都煮晚餐、自己安排醫療預約;還有比較搞笑的,如可以自己決定以零食當晚餐,或是因週六晚上不出去玩,能待在家裡而感到興奮。

真正的我

在爸媽的舊相簿裡有張小男孩的照片。他的臉圓圓地,有雀斑,一頭金色直髮。他愛看卡通片,討厭酪梨,唯一擁有的唱片是阿巴合唱團的專輯。舊相簿裡還有一張少年的照片。他的臉長而不圓,頭髮捲曲不直,沒有雀斑,喜歡酪梨,愛看電影而不愛卡通片,且永不承認擁有阿巴的唱片!這兩個人一點也不像。從科學角度來看,他們有不同的膚色、牙齒、血液和骨骼。然而,他們都是我。這種矛盾使哲學家感到困惑。既然我們一生都在改變,那麼,哪個才是真正的我呢?

行走而不奔跑

我看見她每天都早起迎接朝陽。她是我們小區的競走健兒,當我駕車送孩子們去學校時,她總在路肩上快步地走。她會戴上大型的耳機,穿上彩色及膝襪,左手右腳、右手左腳輪流向前邁步,總要有一隻腳接觸地面。競走與快跑或慢跑不同,競走者刻意限制自己,勒住身體想跑步的傾向。競走看起來容易,但仍需要與快跑或慢跑相同的體力、專注力及力量,只是必須有所控制。

矯正視力

在我做了一個左眼的小手術之後,醫生建議我作一次視力檢查。我信心滿滿地遮住右眼,輕鬆地辨認視力檢查表上的每一行字母。但當我遮住左眼時,卻倒抽了口氣。我怎麼一直都沒發現自己的視力竟然那麼糟?

從愚昧中學習

有名男子走進澳洲臥龍崗市的一間便利商店,將一張20澳元紙鈔放在櫃檯上,要求找換零錢。當店員打開收銀機時,男子突然拔槍,要脅店員將收銀機內全部的現金交給他,店員立刻照辦。男子拿了錢就趕緊逃跑,卻把20元留在櫃檯上。最後,他從收銀機搶了多少錢呢?15元!

行這些事

我陪著兒子做他的數學作業,對於解答同一個概念的多個問題,他顯然興趣缺缺。他堅稱自己已經懂了,希望我可以通融一下,不要求他把所有題目都做完。我溫和地向他解釋,概念就只是概念,除非我們學會怎麼實踐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