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屬靈爭戰

人生的終結

我經常有機會帶領退修營。離開工作幾天,專心禱告和反思,可以使人感到充實平靜。在營會中,我有時會要求參加者做一個練習:「想像一下,如果你離開了人世,報紙上刊登你的訃告。你希望訃告怎麼寫呢?」結果,有些參加者因而改變了他們生活的優先次序,希望人生的終結毫無遺憾。

激烈爭戰

在1896年,動物標本師卡爾.阿克利(Carl Akeley)在衣索比亞的偏遠地區,被一隻約36公斤重的花豹攻擊。他記得那隻花豹朝他撲了過來,試圖用尖銳的牙齒咬住他的喉嚨。所幸花豹沒有咬到喉嚨,而是緊緊咬住了阿克利的右臂。為了活命,阿克利和花豹扭打成一團,展開一場漫長的激烈爭戰。當阿克利漸漸體力不支時,他知道如果自己先放棄就會難逃一死。於是,他集中僅存的力氣,徒手勒死了那隻大貓。

向日葵之戰

我喜愛向日葵,但我家附近的鹿群卻不一定。每年春天,我會種下向日葵,然後期待在夏天看到美麗的花朵綻放。然而,我的鹿朋友卻不在乎花朵是否美麗,牠們只想把花莖和葉子嚼到乾乾淨淨。於是,每年夏天我和這些四蹄鄰居都會有一場爭戰,因為我希望能看到向日葵在被吞吃殆盡之前花開成熟。有時我贏了,但有時卻是牠們贏了。

說謊者之父

維克逐漸對色情影片上了癮。他有許多朋友都看色情片,他也跟著墮落。但現在他瞭解這實在錯得離譜,因為他得罪了上帝,並讓他的妻子深受打擊。維克誓言要採取積極的行動,不再沾染與色情有關的事物。但他害怕已經太遲了。他能挽回婚姻嗎?他能從此不再犯並得到完全的饒恕嗎?

祂必為你而戰

在著名的「輕騎兵的衝鋒」(Charge of the Light Brigade)戰役中,一支擁用112匹戰馬的英國輕騎兵隊向敵軍開戰。其中一匹在爭戰中受傷的戰馬展現了無比的勇氣與耐力,以至騎乘牠的薩里斯中校,決定讓牠與驍勇善戰的士兵同獲勳章表揚。儘管這場戰役最終以敗戰收場,但他們仍嘉獎了士兵與戰馬。英勇的輕騎兵隊加上奮勇向前的戰馬,使這場戰事成為英國最偉大的軍事事蹟之一,至今仍受人稱頌。

死亡地帶

在2019年,一位登山者從珠穆朗瑪峰的峰頂,看到他人生中最後一次日出。他雖然熬過危險的攀山過程,成功登上峰頂,但高海拔的低氣壓卻使他的心臟受擠壓,結果在下山的途中驟然逝世。一位醫學專家警告說,登山者不要視登頂為旅程的終點,而是上山之後就要儘速下山,當謹記自己正身處「死亡地帶」。

勇敢戰勝

安德居住在一個禁止福音的國家。當我問他如何隱藏自己的信仰時,他說他從未隱藏,而且還經常戴著宣傳自己教會的徽章。每當他被捕時,他都會告訴警察,他們也需要耶穌。安德有這樣的勇氣,是因為他知道上帝與他同在。

屬靈世界

公元1876年,在印第安納州中部鑽探煤礦的一群礦工以為他們發現了地獄之門。歷史學家約翰•巴羅(John Barlow Martin)的報告指出,當時在地下183公尺處,傳來可怕的聲響,並冒出惡臭的濃煙。這些礦工以為自己挖到了魔穴的洞頂,驚慌失措,趕緊封閉了那口井,並逃回自己的家。

置身烈焰

發生在西班牙一個小鎮安迪利亞的一場野火,使將近202平方公里的樹林化為焦土。然而,在那遭到烈火蹂躪的荒地上,大約有一片上千棵翠綠的柏樹仍舊挺拔矗立。這是由於柏樹具有保水能力,才能使這片樹群免於大火的摧殘。

勇敢抵抗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剛開始時,納粹入侵特瑞莎(Teresa Prekerowa)的祖國波蘭,當時她只不過是十多歲。那時正值大屠殺初期,特瑞莎的猶太鄰居開始被納粹黨抓走,再也沒回來了。於是,特瑞莎和其他的波蘭同胞冒著生命危險,設法營救他們的鄰舍,包括那些住在華沙貧民區(隔都)和納粹黨掃除猶太人的地方。特瑞莎經歷了戰爭和大屠殺,後來她成為傑出的歷史學家,但人們記得她是因為她勇敢地挺身而出,對抗納粹的邪惡勢力。為此,耶路撒冷的猶太大屠殺紀念館特別將她列入「國際正義人士」的名單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