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罪

重建毀壞之處

道恩在十七歲時,因偷竊與吸食海洛英,不得不離開家人在南非開普敦市曼恩伯格鎮的住處。他並沒有離家太遠,而是在他母親的後院搭建一間簡陋的鐵皮屋。那裡很快就被人稱為「賭場」,一個人們吸毒犯罪的地方。然而,道恩在十九歲時,因相信耶穌而得救,從此開始了漫長又艱辛的戒毒過程。最後他靠著上帝的幫助及主內朋友的支持,終於成功脫離毒癮。那間鐵皮屋在搭建成的十年後,被道恩與同伴改造成一所家庭教會。這個曾經是罪惡沉淪的黑暗之地,現在卻成為禱告和敬拜上帝之處。

如霧消散

一天清晨,我來到住家附近的池塘。一艘小船翻躺在池邊,我坐在上面,心裡想著事情,並看著微風吹拂著水面的薄霧。縷縷白霧盤旋上騰,宛如迷你「龍捲風」,然後緩緩靜止。不久,陽光穿透雲層照射下來,薄霧就消散了。

認罪得釋放

麥明在濫用藥物和犯姦淫的罪中苦苦掙扎,感到萬念俱灰。他把自己非常在意的人際關係弄得一團糟,且時時受到良心的譴責。在痛苦當中,他逕自前往一間教會,請牧師和他談一談。他告訴牧師自己複雜的經歷,並且聆聽牧師與他分享上帝的憐憫和饒恕之後,麥明感到得著了釋放。

驅除入侵者

天才矇矇亮的時候,我的丈夫就起床走進廚房。我看到廚房的燈開了又關,不知道他在做什麼。過後我想起了前一天早上驚悚的一幕,我在廚房檯面上看到一個「入侵者」,就是可憎的小強──蟑螂。當時我忍不住尖叫,丈夫知道我最害怕這種六腳昆蟲,馬上趕過來處理。今天早上他特意提早起床,便是想確保廚房裡沒有任何「入侵者」,好讓我可以安心地進廚房,真是好老公!

恩典大於罪惡

我的社區大學英語教授說:「如果我觸摸聖經,它會在我手中起火。」我聽了有點難過。那天早上,我們閱讀的小說裡引用了一節聖經的經文,當教授注意到我拿出聖經查閱時,她說了這一番話。這位教授似乎認為自己的罪孽過於深重,以致無法被赦免。可惜我那時沒有勇氣去告訴她關於上帝的愛,以及聖經明確指出,我們隨時都能尋求上帝的寬恕。

別被騙了!

斑點白蠟蟲(或稱提燈蟲)是一種美麗的昆蟲,牠的外翅佈滿斑點,內翅則帶有亮紅的斑點,一飛起來便會熠熠生光。但牠的美麗卻是欺騙人的偽裝。這種昆蟲在2014年首度出現於美國,在北美洲被視為有侵略性的害蟲,因為牠對環境和經濟具有潛在的殺傷力。斑點白蠟蟲會啃食任何樹木的內部,其中也包括櫻桃樹和其他的果樹,並在樹上留下會導致發霉的黏液,造成植物死亡或無法結出果實。

嚴禁捕撈

彭柯麗是二戰時期納粹屠殺的倖存者,她明白寬恕的重要性。在她所寫的《為主前進》一書中,提到她喜愛的一個想像中的畫面,就是上帝赦免人的罪並將這些罪扔進大海。她說:「我們若承認自己的罪,上帝就將我們的罪投進深海,叫它們永遠消失……我相信上帝還會在那裡設立一個『嚴禁捕撈』的告示牌。」

早已得勝!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了29年之後,日本士兵小野田弘男仍躲在叢林裡,不願相信自己的國家已經投降。二戰期間,他奉命前往菲律賓偏遠的盧邦島偵測敵情。縱然參戰各國早已停戰並簽署了和平條約,但多年來小野田弘男仍執意留在叢林裡。直到1974年,小野田弘男的指揮官前往島上尋找他,並且向他確認戰爭已經結束了。

祂的傷痕

與克強交談後,我才明白為何他和人打招呼時,總是喜歡輕碰拳頭而非握手,因為握手會暴露他曾經自殘在手腕上留下的疤痕。對我們而言,把別人或自己造成的外在或內在傷痕隱藏起來,是很自然的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