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e9%9d%a2%e5%b0%8d%e7%96%be%e7%97%85

夜之歌

我父親的一生有許多渴望。他渴望自己身心健全,但卻飽受帕金森氏症逐步地摧殘。他渴望平靜,卻深受憂鬱症的痛苦折磨。他渴望感受到有人愛他、珍惜他,反而總是感到極度孤單寂寞。

以感謝榮耀上帝

我丈夫丹尼最近被確診患上癌症。但醫生即使在與他談論病情時也沒有皺眉,反而微笑著建議他:以感恩開始每一天。她說:「至少要為三件事感恩。」丹尼也同意,他知道感恩可以敞開我們的心,從上帝的美善中得激勵。因此,他以讚美的話開始每一天。上帝啊,感謝祢,讓我昨晚睡得香甜,有乾淨的床舖,今早有燦爛的陽光,桌上有豐盛的早餐,也感謝祢讓我的臉上能帶著微笑。

盡己所能

高齡92歲的莫瑞.布加特(Morrie Boogaart)雖然臥病在床,仍不停地為密西根州無家可歸的街友編織帽子。據說,他在15年內編織了超過8,000頂帽子。莫瑞沒有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健康狀況和行動不便上,反倒是盡己所能,關心別人的需要。他表示這樣做不只讓他心情愉快,也賦予他一個使命。他說:「我會不停地織帽子,直到我回天家。」在2018年2月的一天他回天家了。雖然收到莫瑞手織帽子的人,大多不知道他的故事,也不曉得他織每一頂帽子要耗費多少心力。但莫瑞這份愛的行動,如今卻鼓舞了世界各地的人。

耶穌知道

我有些朋友患病經過治療之後,並未完全得到康復,仍因一些併發症而飽受痛苦。有些朋友雖然已經戒除成癮,但心靈仍飽受煎熬,失去自信和厭惡自己。我很納悶,為什麼上帝不完全醫好他們,一勞永逸地讓他們痊癒呢?

唯有禱告

我的朋友正在接受癌症治療。某天深夜,她打電話給我,那不能自已的啜泣聲讓我也情不自禁地難過流淚,我無聲地禱告著:親愛的主,我該怎麼做呢?

雙重應許

茹思幾年前罹患了癌症,無法正常吃飯、喝水,甚至連吞嚥都有困難。她的體力衰退,無數的手術和治療使現在的茹思和以往的她有天淵之別。

堅信不移

自從我在1992年意外受傷之後,就長期飽受背部和肩頸的疼痛之苦。在極其痛苦和沮喪的時刻,要堅持信靠和讚美上帝實在不容易。然而,每當我覺得再也無法承受時,上帝總是以祂的恆久同在讓我得安慰。祂用永不改變的愛與美善,再次堅固我的信心,讓我得著力量。每當我開始對主的信心動搖時,沙得拉、米煞和亞伯尼歌堅定的信心總是鼓舞了我:他們即使身處於看似無望的景況當中,仍然敬拜上帝,並相信上帝與他們同在。

等待的壓力

過去幾年,我有兩位家人罹患了致命的疾病。對我而言,在陪伴他們度過治療的這段期間,最困難的一件事情就是什麼都無法確定。我巴望著醫生能給個確定的答案,但總是事與願違。醫生給我們的並不是明確的答案,而是無盡的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