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e4%b8%8a%e5%b8%9d%e7%9a%84%e7%9c%8b%e9%a1%a7

正合其時

我的大女兒準備離家上大學,昨天我上網為她訂機票時,不捨的情緒油然而生,淚水竟然沾溼了電腦鍵盤,還好鍵盤沒有壞。過去18年來,我享受與她共同生活的每一個日子,因此想到她要離開就令我悲從中來。但我不會因為思念她,而剝奪她眼前的機會。在她人生的這個路口,我應該要讓她去展開新的旅程,學習獨立,到其他的城市開拓眼界。

祂知我名

在參觀紐約市911國家紀念博物館時,我迅速拍下了建在雙塔遺址上其中一座倒映池的照片。在這場世貿中心的恐怖襲擊事件中,有將近三千人罹難,而他們的名字都銘刻在兩座倒映池周圍矮牆的銅板上。後來,當我仔細地觀看自己所拍的照片時,注意到有位女士正伸手撫摸其中一個罹難者的名字。的確,許多人來到這裡,為的就是撫摸他們至親的名字,紀念他們的摯愛。

悉心看顧

當兒子正匆忙趕著出門去學校時,我問他有沒有刷牙。接著我再問一次,並提醒他說實話的重要性。他竟然對我溫柔的警告無動於衷,甚至半開玩笑地對我說:「媽咪,妳應該在浴室裝個監視器,看看我到底有沒有刷牙,那我也就不敢撒謊了。」

祂曉得

在非洲生活時,一天晚上,當我開車準備回到160公里以外的村莊時,上帝曉得我的狀況嗎?按我當時的景況而言,實在很難說。那時,我發高燒,頭痛欲裂。我祈求說:「主啊,我知道祢和我同在,但我真的很痛苦!」

我靈安靜

想像這樣的畫面,有位父親或母親俯身慈愛地安撫孩子,手指輕輕地放在自己的口鼻之間,柔聲地說:「噓⋯⋯」這個簡單的動作和言詞,是要安撫因失望、不適或疼痛而焦躁不安的孩子,讓他平靜下來。在任何時代、任何地方我們都可能見過這個畫面,而且我們大多都曾接受或給予如此慈愛的安撫。當我默想詩篇131篇2節時,浮上心頭的正是這樣的畫面。

我看見你了

兒子沙維爾兩歲時,有一次在一家鞋店裡的走道跑來跑去,不時躲在一疊疊鞋盒的後面,只要我丈夫阿倫說:「我看見你了!」沙維爾就被逗得哈哈笑。

清楚說明

在度假期間,我和丈夫報名參加一個悠閒的泛舟之旅。我穿著涼鞋、背心裙,戴著寬邊帽,當我們發現行程會經過一小段激流時,我不禁抱怨,因旅遊手冊沒說清楚。所幸與我們同行的那對夫妻對激流泛舟很有經驗。他們教我丈夫划槳的基本技巧,並保證會引導我們安全抵達目的地。還好我有救生衣,但我仍一直尖叫,緊緊抓著橡皮艇上的塑膠把手,直到抵達下游泥濘的河岸。我走上岸,把我錢包裡的水倒出來,我丈夫則幫我把裙子下襬的水擰出來。雖然這趟行程跟旅遊手冊的廣告不相符,仍令我們開懷大笑。

時鐘與日曆

我父親58歲時過世。從那之後,我總會特別在他的忌日追念他,思想他對我生命的影響。當我意識到在我的一生中,父親在我身邊的日子實在不長的時候,我開始省思自己生命的短暫。

無人眷顧

小時候,每當我覺得孤單、不被接納而自怨自艾時,母親想讓我打起精神來,就會唸這段順口溜給我聽:「一條魚,水裡游,孤孤單單在發愁。兩條魚,水裡游,擺擺尾巴點點頭。三條魚,水裡游,快快活活笑開口。許多魚,水裡游,大家都是好朋友。」等我哭喪的臉上綻放笑容後,她便會引導我,使我想起其實我身邊仍有許多值得感恩的人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