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e4%b8%8a%e5%b8%9d%e7%9a%84%e7%9c%8b%e9%a1%a7

反復思想

章伯斯在倫敦的聖經訓練學院教書時(1911-1915年),在課堂上講述的內容常使學生驚訝。有位年輕的女士提到,章伯斯總是等到課堂結束與大家一起用餐時,才會進行討論,以致常在用餐時被許多問題和反對意見轟炸。她回憶說,章伯斯常常只是微笑著回答學生:「現在暫時這樣吧,以後你就會想通了。」他鼓勵學生反復思想那些問題,好讓上帝向他們顯明祂的真理。

屬耶和華的

我們不難發現,刺青在現今社會非常流行。有些人的刺青圖案很小,小到幾乎沒有人會注意到。但有些人,包括運動員、演員,甚或普通人,會選擇大面積的刺青,以不同顏色的墨水,刺上各式各樣的文字和圖案,這股流行趨勢似乎會一直延續。在2014年,美國刺青行業的淨收入就有30億美元,還有額外六千六百萬美元的收入則來自清除刺青的圖案。

上帝的手

我的一個朋友從小就被一對美國宣教士夫婦收養,在迦納成長。當他們全家搬回美國後,他進入大學就讀,但卻因學費問題而必須輟學。後來他與軍隊簽約,不但獲得補助繳付大學學費,還有機會周遊列國。自始至終,上帝都在工作,裝備他擔任一個特殊的職務。如今,他撰寫並編輯有關基督信仰的文學作品,向全世界的讀者宣揚福音。

上帝掌管時間

兒子的住所離我家約三小時的車程。不久前,我到他那裡進行房子整修。工程的進度遲緩,遠超乎預期。每天早上我都禱告在日落前能完工,但到傍晚還是有很多事沒完成。

一個母親的愛

舒婷還小的時候父母就離婚了,由於監護權和其他法律事項的爭執,導致有一段時間她必須住在兒童之家。那時,她被裡頭一些較大的孩子欺負,常感到孤獨和被遺棄。她母親每個月只來看她一次,她父親則幾乎從未現身。然而幾年後,舒婷才由母親的口中得知,儘管兒童之家的規定讓她無法頻繁地去看舒婷,但她每天都會站在柵欄邊上,希望能看到舒婷的身影。她說:「有時,我只是看著妳在花園裡玩,只想知道妳過得好不好。」

笨羊和好牧人

朋友查德在懷俄明州當了一年的牧羊人。他告訴我:「羊真的很笨,牠們只吃眼前的食物。即使面前的草全吃光了,也不會轉頭到其他地方去找草吃,而是開始吃泥土!」

上帝的同在

一位焦慮的父親和他十幾歲的兒子坐在一位巫師面前。巫師問說:「你兒子要去多遠的地方?」這位父親回答說:「他要去一個大城市,很久以後才會回來。」巫師把一個平安符(能帶來好運的護身符)交給孩子的父親,說:「不管他去哪裡,這個平安符都能保他平安。」

先相信

記得小時候我很怕水,但父親仍希望我能學會游泳。所以他經常刻意帶我離開游泳池邊,領我到水深過頭之處。我總是對父親說:「爸!你不可以放手喔!」父親也常回答我說:「我向你保證,我不會放手的,我會牢牢抓著你。」在那水深之處,他成了我唯一的倚靠,也讓我學會如何放鬆和漂浮。

在主懷中

天氣越來越惡劣,手機也傳來警訊,警告大家將可能有洪水爆發。在我家附近學生上下校車的地方,出現了很多的車輛,許多家長都來接孩子。校車到站的時候,已經開始下雨了。我看見一位女士下了車,從後車廂拿傘去接一個小女孩,小心翼翼地保護她不被淋濕,直到她安全上車。眼前的這一幕,正是父母保護照顧子女最美麗的寫照,這也讓我想起,天父對我們無微不至的看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