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e4%b8%8a%e5%b8%9d%e7%9a%84%e7%9c%8b%e9%a1%a7

祂曉得

在非洲生活時,一天晚上,當我開車準備回到160公里以外的村莊時,上帝曉得我的狀況嗎?按我當時的景況而言,實在很難說。那時,我發高燒,頭痛欲裂。我祈求說:「主啊,我知道祢和我同在,但我真的很痛苦!」

我靈安靜

想像這樣的畫面,有位父親或母親俯身慈愛地安撫孩子,手指輕輕地放在自己的口鼻之間,柔聲地說:「噓⋯⋯」這個簡單的動作和言詞,是要安撫因失望、不適或疼痛而焦躁不安的孩子,讓他平靜下來。在任何時代、任何地方我們都可能見過這個畫面,而且我們大多都曾接受或給予如此慈愛的安撫。當我默想詩篇131篇2節時,浮上心頭的正是這樣的畫面。

我看見你了

兒子沙維爾兩歲時,有一次在一家鞋店裡的走道跑來跑去,不時躲在一疊疊鞋盒的後面,只要我丈夫阿倫說:「我看見你了!」沙維爾就被逗得哈哈笑。

清楚說明

在度假期間,我和丈夫報名參加一個悠閒的泛舟之旅。我穿著涼鞋、背心裙,戴著寬邊帽,當我們發現行程會經過一小段激流時,我不禁抱怨,因旅遊手冊沒說清楚。所幸與我們同行的那對夫妻對激流泛舟很有經驗。他們教我丈夫划槳的基本技巧,並保證會引導我們安全抵達目的地。還好我有救生衣,但我仍一直尖叫,緊緊抓著橡皮艇上的塑膠把手,直到抵達下游泥濘的河岸。我走上岸,把我錢包裡的水倒出來,我丈夫則幫我把裙子下襬的水擰出來。雖然這趟行程跟旅遊手冊的廣告不相符,仍令我們開懷大笑。

時鐘與日曆

我父親58歲時過世。從那之後,我總會特別在他的忌日追念他,思想他對我生命的影響。當我意識到在我的一生中,父親在我身邊的日子實在不長的時候,我開始省思自己生命的短暫。

無人眷顧

小時候,每當我覺得孤單、不被接納而自怨自艾時,母親想讓我打起精神來,就會唸這段順口溜給我聽:「一條魚,水裡游,孤孤單單在發愁。兩條魚,水裡游,擺擺尾巴點點頭。三條魚,水裡游,快快活活笑開口。許多魚,水裡游,大家都是好朋友。」等我哭喪的臉上綻放笑容後,她便會引導我,使我想起其實我身邊仍有許多值得感恩的人事物。

寡婦的信心

清晨時分,四周仍一片漆黑,阿碧就展開一天的忙碌。再過沒多久,村裡其他人也會醒來,前往橡膠園工作。在中國這個名叫洪庄的村莊,當地居民以收割乳膠為主要收入來源。為了收集更多乳膠,他們必須摸黑工作,在破曉前就將所有乳膠收割完畢。阿碧也是割膠工人,但在工作之前,她會先花時間親近上帝。

失憶症

加州醫院的緊急救援部門,曾救助一名帶有澳洲口音的婦女,但她本人卻想不起自己是誰。人們無從得知她的姓名,也不知她是從哪兒來的,因她患了失憶症,身上又沒有任何身分證明文件。後來,透過醫師幫助她恢復健康、國際媒體報導她的故事,才使她得與家人團聚。

滿足的喜樂

某一天,天氣特別炎熱,八歲的克邁想讓他們社區的郵差能涼快點兒,並補充水分。於是他在前門放了一個保冷箱,裡面裝滿運動飲料和飲用水。居家安全監控系統錄下了郵差的反應,他高興地說:「太好了,有飲用水和運動飲料。感謝上帝,感謝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