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上帝的看顧

愛,不用等待

有時,我的拉布拉多獵犬麥斯想要吸引我的注意,會叼著我的某樣東西,在我面前晃來晃去。一天早上,當我背對著牠,在書桌上奮筆疾書時,麥斯咬著我的錢包跑了出去。當牠發現我沒有注意到牠,就轉回來用鼻子輕推著我,嘴裡銜著錢包,眼睛閃動狡黠的亮光,直搖尾巴,故意逗弄我陪牠玩。

上帝介入

在一首詩歌中,作者歐瑪烏米‧耶弗埃(Omawumi Efueye)牧師提到當他還在母腹裡的時候,他父母曾試圖中止懷孕。但他父母經歷幾次不尋常的事件而墮胎不成後,便決定生下他,並為他取名歐瑪烏米(意思是這孩子是被愛的)。歐牧師明白這是上帝保守他的生命,促使他放棄一份收入豐厚的職業,走向全職事奉的道路。現在,他忠心地牧養一間位於倫敦的教會。

人人需要憐憫

傑明大學畢業時,才剛信耶穌不久。他在一家知名的石油公司擔任銷售員,經常出差接觸客戶,這也讓他聽到許多令人心碎的故事。同時,他也領悟到,客戶們最需要的並非石油,而是上帝的憐憫。為要更瞭解上帝的心意,傑明進入神學院進修,最終成了一位牧師。

爸,你在哪裡?

我正將車開進我們家的車道,就接到女兒的來電,她緊張地問我說:「爸,你在哪裡?」那天我答應她在六點以前到家,送她去排練。我準時到家,但我女兒的聲音透露了她對我的不信任。我下意識地回答說:「我到了。為什麼妳不相信我呢?」

不睡覺

我是個講求紀律的人,所以我規定孩子們晚上幾點一定要回到家。雖然他們都很自律,但我的習慣都是不睡覺,直等到聽見門把轉動的聲響,確定他們安全到家了才能安然入睡。我雖大可不必等門,但我樂意這麼做。然而,有一次我在等門時竟睡著了,這讓我感到挫敗。那一夜,女兒輕輕地把我搖醒,笑著對我說:「爸爸,我平安到家,你該去睡覺了。」儘管做父親的總是處處為兒女著想,但有時也有無法做到的地方。這雖令人感到慚愧,但也是人之常情。

腦袋後頭的眼睛

我很小的時候,和其他孩子一樣調皮搗蛋,還會試著不讓大人發現,以免受罰。但我母親總是很快地就知道我做了什麼好事,這常讓我感到不可思議。每每在我驚嘆不已,問她怎麼知道的時候,她總是說:「我腦袋後頭有長眼睛啊!」於是每當母親轉身時,我都會仔細看著她的頭,想知道那雙眼睛到底是隱形的呢?還是被她的頭髮蓋住了?稍微大一點時,我放棄找尋母親的另一雙眼睛,並意識到自己的所做所為,並不是像我想的那樣神不知鬼不覺。母親「腦袋後頭的眼睛」,說明了她對孩子的關愛。

好牧人

英國足球聯賽有個很有趣的特色,就是在每次比賽開始前,球迷們都會高唱球隊的隊歌。這些歌曲各有特色,就像輕快的《快樂無比》,或是俏皮搞怪的《我總是在吹泡泡》。其中也有令人驚喜的歌曲,如《詩篇23篇》就是西布朗維奇足球俱樂部(West Bromwich Albion)的隊歌。這首詩篇的經文就展示在這支球隊主場的正面,向每個來看西布朗球賽的球迷,宣揚那位良善、美好的大牧者對人們的關愛。

上帝看顧

芭芭拉生活在1960年代,從小依靠英國政府的社會福利金長大。然而,當她屆滿16歲時,政府已經沒有義務照顧她,導致她和初生的兒子賽門無家可歸。於是,芭芭拉寫信給英國女王請求協助,而且竟然收到回信!女王很同情她並且為她安排,讓她有一間屬於自己的房子。

得著平安

幾年前我和朋友共進午餐時,朋友問道:「你對平安有什麼看法?」「平安?」我有點困惑:「嗯,我不肯定,但你為什麼這樣問?」他回答說:「呃,因為我看到你在教會崇拜時抖著腳,我猜想是否什麼事讓你感到不安。你相信上帝會讓那些愛祂的人得著平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