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e5%a4%a9%e5%a0%82

看顧麻雀

我的母親一生高雅端莊,如今卻年老體弱,躺臥在安寧病床上。她連呼吸都十分費力,她已是風燭殘年、時日無多,與窗外欣欣向榮的明媚春光,形成強烈的對比。

喜樂歡唱

在牙買加的一間醫院裡,有位名為薇歐莉的老太太坐在病床上,面帶微笑地看著前來探視她的一群青少年。日正當中,炎熱的天氣使得病房裡又悶又熱,但她並沒有任何怨言,反倒絞盡腦汁地想要唱一首詩歌。接著,她開心地唱著:「我就行走著、奔跑著、跳躍著,讚美主!」她一邊唱,手臂一邊前後擺動就好像正在奔跑一樣。此時,周遭的人都不禁落淚,因為薇歐莉沒有雙腿。她說自己這樣唱,原因是:「耶穌愛我,將來在天上,我就有腿能跑了。」

永恆家園

有句話說:「天涯無處勝家園。」這反映了我們內心渴望有個能休憩、生活,並且有歸屬感的地方。耶穌與門徒共進最後的晚餐之後,祂談到人心中的這份渴望,以及祂將要面臨死亡與復活。雖然祂即將離世,但祂卻應許門徒必會再來接他們。祂要為他們預備居住的地方,也就是一個家。

滌故更新

在2014年,美國肯塔基州的國家克爾維特跑車博物館的地面塌陷,出現了一個大坑洞,吞沒了8輛珍貴、絕無僅有的頂級跑車。這些車輛遭到嚴重毀損,有些甚至已經無法修復。

小睡片刻

好幾世紀前,一位名叫亨利·德班維的蘇格蘭牧師曾經提到,在他的牧區裡,有一位住在偏遠地區的老姐妹,很渴望親眼看看蘇格蘭的首府愛丁堡。但她遲遲不敢踏上旅程,因為火車必須經過一個又黑又長的隧道,才能抵達目的地。

渴慕家鄉

有一天,妻子走進房間,見我正埋頭在家中的落地型老爺鐘裡。「你在做什麼?」她問道。「這座鐘有我爸媽以前住的房子的味道。」我紅著臉回答,隨手關上了老爺鐘的門。我對妻子說:「妳就當作我剛回家一趟吧!」

做好準備

我公公去世時,我們在殯儀館瞻仰他的遺容,我的小叔走到棺木旁,將公公生前常用的鐵鎚放在他的手邊。多年以後,我婆婆去世時,我先生的家人也悄悄地將一副織針放在她的手指下。這些貼心的舉動使我們想起他們生前常常使用這些工具,讓我們備受安慰。

好得無比

警報聲響起,小男孩因為不熟悉這個龍捲風的警報,便問媽媽那是什麼。媽媽解釋說,那是警告人們,有個威力強大的風暴即將來襲。如果人們不找尋掩護,可能會因此喪命。小男孩回答說:「媽咪,那有什麼不好呢?如果我們死了,不是就可以見到耶穌了嗎?」

上帝的居所

詹姆士·奧格爾索普(James Oglethorpe,1696-1785年)是英國將軍,也是國會議員,他心懷大城市的願景。當他負責英屬殖民地的北美喬治亞州的建設時,就依此願景規劃薩凡納市(Savannah)。他設計一系列的廣場,讓每個廣場都有一片綠地、教堂和商店街,其餘則保留為住宅區。奧格爾索普的高瞻遠矚,締造了薩凡納這座美麗、井然有序的城市,今日更被美國人視為南方的一顆珍珠。

相關主題

> TC-FGSL-ODB

愛的禮物

幾年前,年僅七歲的女兒送我一個小禮物,那是由一根鞋帶圈住五個小木塊的鑰匙圈。如今,鞋帶已經磨損,木塊也已碎裂,但木塊上的字「爸爸我愛你」已刻在我的心版上。

愛的語言

當年我祖母來到墨西哥宣教時,西班牙語學得很辛苦。有一天,她上菜市場,在購買肉類時,她把購物清單交給女店員說:「我的西班牙文不好,也許要你向老闆稍費脣舌。」老闆聽到了,卻以為我袓母要買牛舌,當時祖母也沒發現,直到回家後才知道買錯了。她可從來沒有煮過牛舌呢!

偉大的犧牲

威廉·史泰德(W.T.Stead,1849-1912年)是著名的英國記者,以報導有爭議性的社會議題而聞名。他發表的兩篇報導,強調郵輪的救生艇不足,嚴重威脅乘客的安全。諷刺的是,當鐵達尼號於1912年4月15日撞上冰山的那天,史泰德正好也在船上。根據一份報告指出,當時史泰德幫助婦女和兒童搭上救生艇,過後他將自己的救生衣也讓給別人,並讓出自己在救生艇的位子,犧牲自己的生命,讓他人得以獲救。

> 靈命日糧

合奏

我觀賞著孫女學校樂團的音樂會,這群孩子只有十一、二歲,但他們美妙的合奏卻令我印象深刻。假如他們每個人都想要獨奏,那效果是絕對無法和樂團合奏媲美的。負責各種木管、銅管和打擊樂器的人都必須各盡其職,才能合奏出悅耳動人的樂章。

靜默

救援卡車駛過破舊的茅舍村莊,雞群四處奔逃,光著腳丫的孩子們好奇地觀望,因鮮少有車輛經過這片泥濘地。

同得安慰

一位朋友寄給我她親手製作的陶瓷。打開盒子後,我發現這些珍貴的物品在運送途中破損了。其中一個杯子裂成好幾塊大小碎片和一些陶土粉末。我的丈夫小心翼翼地把這些碎片黏起來後,我將這個美麗但有瑕疵的杯子放在架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