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e5%a4%a9%e5%a0%82

認識自己

在繪本作家米克·英克潘(Mick Inkpen)的一本名為《不重要》(Nothing)兒童漫畫中,一個褪色破損的動物玩偶被遺留在充滿灰塵的閣樓一隅,他常自問:「我是誰?」這個布偶聽到搬家的人說他「不重要」,便以為自己的名字就叫做「不重要」。

一覺醒來

過去我們家和幾個朋友的家庭相聚的時光,讓我留下了美好的回憶。那時孩子們都還很小,我們這些大人聊天到深夜,孩子們玩累了,就蜷縮在沙發或椅子上睡著了。

最近,我有位從事房屋買賣的朋友佩琪因癌症過世。當我和妻子追憶佩琪的往事時,妻子回想起多年前佩琪曾帶領一位男士信主,後來他還成為我們共同的好友。

有把握的盼望

在1940年代日本侵華時期,華理士(William Wallace)醫師到中國梧州從事醫療宣教。當時,他是思達醫院的負責人,為了避免步兵不定時的攻擊,他要求醫院將他的醫療設備搬上駁船,成為往返河面的行動醫院,繼續救治民眾。

不被轄制

凱特琳在墨西哥灣和朋友們一起游泳的時候,遭到鯊魚襲擊,一隻鯊魚咬住她的腿拖入水下。凱特琳奮力反抗,向鯊魚的鼻子揮了一拳,鯊魚才鬆開嘴,悻悻然地游走。凱特琳雖然遍體鱗傷,縫了一百多針,但她終究脫離了鯊魚的血盆大口,免於死亡。

溫暖的家

兒子問我:「為什麼要搬離我們的家?」我無法對一個五歲的小孩解釋什麼是「家」。也很難讓他明白,我們只是離開一間房子,而不是離開家。因為「家」是指摯愛的親人住在一起的地方,也是在結束漫長的旅程或整天辛苦工作之後,我們渴望回去的地方。

完美世界

凱蒂的學校作業是寫一篇作文,題目是「我的完美世界」。她寫道:「在我的完美世界裡……冰淇淋是免費的,到處都是棒棒糖,天空永遠晴朗,而且只有一些造型可愛的雲朵。」接著,她筆鋒一轉,繼續寫道:「在這個世界,沒有人回到家會聽到壞消息,也沒有人必須傳遞壞消息。」

凝視地平線

在渡輪開始啟動的時候,我的小女兒就說她想吐,看來她開始暈船了。不久,我也感到反胃,於是提醒自己說:「要專注凝視遠處的地平線。」因有些船員說,調整焦點有助於防止暈船。

只是暫別

孫女愛莉每次和我道別時,都有個固定的模式。我們會先緊緊相擁,大聲哀嚎,戲劇化地啜泣約二十秒,然後分開後退一步,輕鬆地說「再見」才轉身離開。儘管我們的道別方式有點傻氣,但我們都很期待很快能再次相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