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天堂

你會再見到她

我走進昏暗且安靜的房間裡,拉了一張椅子,坐在我朋友潔琦的床邊。在開始與癌症搏鬥的三年前,潔琦是個充滿朝氣的人。我仍然記得她笑逐顏開的樣子──眼裡洋溢生命光彩,笑容滿面容光煥發。現在她靜靜地躺著,一動也不動,只能在這個提供特別照顧的醫療院等我來探訪她。

放手

安寧病房的護士告訴我:「你的父親已進入彌留狀態。」「彌留」是指臨死前最後的階段,對我而言這是個陌生的新名詞,讓我感到像是進入一條去而不返的單行道。在我父親離世前,我與妹妹雖不確定父親是否還聽得見,但我們還是坐在他的床邊,親吻他光潔的頭頂,輕聲告訴他上帝對他的應許。我們吟唱詩歌《禰信實何廣大》,又誦讀詩篇23篇。我們向他述說,我們愛他,並且謝謝他這位好父親。我們知道他渴望與耶穌相聚,便告訴他只管放心地離開。我們忍著心中的悲痛說這些話,學習放開父親的手讓他離開。幾分鐘後,我們的父親就喜樂地蒙主迎接進入永恆的家。

刀刃天使

當英國各地刀械犯罪案不斷攀升時,英國鐵器中心便提出一項方案。該中心與警察部隊合作,他們打造了兩百個收集箱放置在全國各地,藉此鼓勵罪犯放下刀械。有10萬把刀子被匿名的罪犯繳出,有些刀刃上還存留著血跡。這些刀具後來被交給藝術家阿爾菲.布拉德利(Alfie Bradley),他把刀刃磨鈍,並在某些刀子上刻寫年輕受害者的名字,還附上前罪犯們所寫的悔過書。阿爾菲將10萬件刀器焊接在一起,創造出《刀刃天使》,一個約8公尺高的天使雕像,有著閃閃發亮的鋼鐵翅膀。

團圓

小男孩正拆開他那當軍人的爸爸寄來的大盒子,心想爸爸不會回家為他慶祝生日了。他打開大盒子後,發現裡面有一個包著禮物紙的盒子,拆開那盒子後又有一個小盒子,小盒子裡面只放了一張紙,上面寫著:「驚喜!」小男孩正感到困惑,一抬起頭來,就看到爸爸走進了房間。男孩淚眼汪汪地跳進爸爸的臂彎,興奮地大叫:「爸爸,我愛你!我好想你!」

目標與目的

在2018年,耐力運動員科林·奧布拉迪(Colin O'Brady)嘗試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徒步之旅。他拉著一個雪橇,上面裝滿所有的行李和必需品,在54天內獨自徒步跋涉1,500公里穿越南極洲。這實在是個挑戰耐力極限和勇氣的壯舉。

已知誰獲勝

我的主管是某大學籃球隊的超級粉絲。今年這個球隊贏得了全國冠軍,有位同事就發簡訊恭賀他。其實我的主管還沒機會看這場決賽,他十分懊惱,因為還沒看比賽就已知道結果。但他也承認,等他有機會看這場球賽時,即便比賽接近尾聲時兩隊分數逼近,他也不會緊張,因為他已經知道誰獲勝!

我們的新家

在1892年,安妮·摩爾(Annie Moore)是第一位通過愛麗絲島(Ellis Island)關卡入境美國的移民。當她想到馬上就有一個新家和新的開始,一定感到相當興奮!此後,還有數百萬人也都是經過愛麗絲島進入美國。安妮那時只有十幾歲,但卻毅然決然地離開愛爾蘭艱困的環境,展開新的生活。她手裡只拎著一個小袋子,心中懷抱許多夢想、希望和期待,踏上這片充滿機會的國土。

轉瞬即逝

朋友小佩突然離世的消息,讓我驚覺死亡是那麼真實,生命是那麼短暫。小佩是我兒時好友,在一場因道路結冰而導致的交通意外中不幸罹難,逝世時年僅24歲。她在一個破碎的家庭長大,那時她似乎各方面都剛有好轉,而且也才剛信主,怎能這麼快就離開人世?

絢麗的世界

澤維十歲生日時收到淑芳阿姨送的一副眼鏡,他戴上之後不禁喜極而泣。澤維是天生色盲,在他眼中的世界裡只有灰、白、黑三種顏色。但是他戴上這副矯正眼鏡後,第一次看到了彩色的景象。他看到周遭美麗事物的興奮反應,讓他的家人覺得彷彿看到了奇蹟。